梅新育:菲当务之急是改善对华关系

2016-07-29 01:22:00 环球时报 梅新育 分享
参与

  据菲律宾媒体日前报道,菲新任总统杜特尔特不久前在马银兰佬省武努安社视察生物质发电厂时表示,希望中国帮助菲律宾发展经济。他还暗示,愿意按照前总统拉莫斯的建议,搁置仲裁法庭的裁决,恢复与中国的双边对话。

  所谓南海仲裁案的裁决对中国没有丝毫效力,这一点已众所周知。面对这样一场闹剧,南海其他声索国需要做出理性的选择:是沉浸在意淫的喧嚣之中而与本区域头号大国陷入无休止的争端,徒然耗费自己宝贵的资源而助区域外大国火中取栗;还是结束过去,走向未来,开辟互利合作坦途。

  值得重视的是,即使在当初挑起南海仲裁案的菲律宾,新的执政力量也日益展现出倾向后一种理性选择,从菲律宾新国防部长德尔芬·洛伦萨纳公开声明打击极端分子优先于解决南海领土争端;到新任外长亚赛表示希望与中国的争端能够“软着陆”;再到杜特尔特表态不会沿袭阿基诺政府打算与美国在南海共同巡逻的做法,菲律宾与中国应开展经济合作……我们都看到了这一点。最突出的是,中国可能成为杜特尔特上任后外访第一站。

  是的,菲律宾确实应该与中国全面改善关系了,因为这个国家的当务之急是打击犯罪、镇压极端主义和反政府武装、稳定发展经济、推进社会改革。且不提正是严峻的刑事犯罪形势,把铁腕打击犯罪的杜特尔特推上了新总统宝座,也不必说极端主义与反政府武装可能导致菲律宾国家解体,即使在阿基诺三世政府引为自豪的经济业绩方面,菲律宾的隐患也很多。这个国家去年GDP总值2919.7亿美元,人均2875美元;这个人均数字仅相当于2014年世行定义的中等收入国家人均GDP(4724美元)的61%。

  菲律宾收入分配更是严重失衡。按菲律宾政府划定的贫困线,2004—2014年间,其贫困线下人口比例高达25.2%;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每日1.25美元收入线衡量,2002—2012年间,其贫困线下人口比例19.0%。而且,从近年其劳动力市场走势来看,失业率降低不甚明显,年轻人失业率尤其过高,意味着该国减贫负担相当沉重。

  进一步剖析菲律宾经济,其隐忧更令人不可忽视。因为菲律宾经济结构决定了它在外部经济环境变动中相对脆弱,国际经济政治环境的变动迟早会对该国经济产生较大打击,特别是其外劳汇款和国内消费。

  深受经济社会不确定性困扰的菲律宾需要和平稳定的外部环境,需要对华经贸助力其经济持续稳定增长,中国也能够给菲律宾提供这样的空间。2015年菲律宾货物贸易逆差增长较快,其中对华出口锐减是重要原因之一,2015年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自菲律宾进口下降8.6%,今年前4个月进一步下降13.1%。同时,中国对菲律宾出口继续高增长,2014年、2015年分别增长16.9%和15.0%,今年前4个月同比增幅竟高达27.4%。这样的结构,表明菲律宾经济离不开中国供应消费品、资本设备,却不能如同其他东盟成员国那样充分利用中国进口需求快速膨胀的机会。如果能够根本改善对华关系,对菲律宾经济无疑是重大佳音。(作者是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责编:冷春洋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