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定位中美关系,一言难以蔽之

2016-08-02 01:56:00 环球时报 金灿荣 分享
参与

  近日美国兰德公司一份报告预测了中美有可能发生战争的四种场景,引发两国讨论。如何定义当前中美关系,也成为令不少人困扰的难题。其实,中美之间一直存在一种“词穷”困境,用一个简单的词定义它,历来都是非常困难的。

  首先中美关系有结构上的复杂性。中美关系不像美苏关系以敌对为主,也不像美日关系以合作为主。美日虽然矛盾重重,但合作面很稳定;美苏在竞争中有合作,但竞争面很稳定。所以他们的关系都是比较好定义的。中美关系非常复杂,又合作又竞争,但二者都没有占据主导地位。

  其次,两国间不稳定因素很多,所以关系总有变化。例如两国的力量对比总在变动。此外,中国当下还有不少内部问题,让外界觉得中国具有不确定性。所以,结构复杂性加上力量变动性,使中美关系本身很难找一个词来定义。

  但也有个别成功的例子。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的中国问题学者何汉里提出“亦敌亦友”(frenemy)的概念,获得两国学界的认可。另一个是美国前国务卿罗伯特·佐立克在2005年提出的“利益攸关方”(responsible stateholder),也得到中美双方政策界的认可。

  不过,无论是“亦敌亦友”,还是“利益攸关方”,都是一种客观描述,积极与消极并存。两国关系的基本事实中有一部分是自然发生的,也有一些是可以人为操作的。如果完全接受了客观情况,那么主观能动性就会有所缺失。中美关系中存在主观能动性发挥作用的空间。

  面对相同的事实,心态不一样,拿出的政策也就不一样。强调复杂性消极的一面,就会选择一种对抗性思路,强调复杂性合作的一面,就会选择双赢的道路。美国的“回归亚洲”,体现了一种防范心理。而中国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强调增加合作面。

  所以说,面对中美关系的复杂性,态度很重要。从主观应对的政策角度上,我们可以提一些更为积极的东西。至少从中方角度出发,我们还是希望可以让两国关系的走向积极一点。新型大国关系首先表达了一个好的意愿,就是要跳出了“老大老二必有一战”的历史悲剧。另外,新型大国关系包含的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路径,也是值得两国一试的。

  对于中美关系,中国的整体思路是,态度上积极看待,战略上发展合作,战术上控制危机。我们承认中美之间有问题,而且问题挺多挺严重,但有决心控制问题。战略上,尽量把合作面搞大。战术上通过保持定期对话,推进矛盾和危机的控制。这种思路没有问题,不过中美关系有两个巴掌,美国怎么应对,中国没有把握。我们在正确的方向上尽人事,具体怎样就只能听天命了。(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责编:何卓谦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