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凤英:杭州G20力排干扰为世界经济谋出路

2016-08-29 01:39:00 环球时报 陈凤英 分享
参与

  面临较以往更复杂的国际环境

  二十国集团(G20)杭州峰会渐行渐近,世界期待峰会引领全球经济走出低谷。作为东道国的中国希望与各方合作,在峰会上聚焦世界经济最突出、最紧迫的问题,为世界经济强劲稳定增长指明方向。总体来看,杭州峰会面临的国际环境较以往历次峰会都更复杂。

  首先,世界经济增长持续低迷。华尔街金融风暴过去8年,世界经济至今增长乏力,反周期性货币与财政政策效应消耗殆尽,全球发展不平衡问题远未解决,传统经济体制和发展模式潜能日益消退,现有全球治理机制和架构缺陷逐渐显现。这些因素导致世界经济刺激性复苏结束、周期性扩张延迟、科技性创新未临、潜在增长率下降。毫无疑问,问题根源在于治理手段与体制机制。杭州峰会的首要任务就是要给世界经济找准病灶、对症下药,既要治标以求眼下稳增长,又要治本以谋长远添动力。因此峰会将“结构性改革”与“创新增长方式”置于重要位置。

  其次,保护主义行径蔓延。危机以来,国际贸易增长持续走低,全球直接投资迟迟不能恢复元气。这固然与全球需求不足有直接关系,但保护主义上升也应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自华盛顿峰会以来,领导人在每次峰会上都做类似承诺:支持WTO多边合作机制,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不以保护主义做法重蹈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的覆辙。但事实是,这些年来保护主义行径不降反升。据WTO统计,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G20成员国累计采取1583项新的贸易限制举措而只取消387项此类措施。尤其2015年10月中旬到今年5月中旬,G20国家又采取145项新的保护主义措施,平均每月出台20.7项,达到2009年以来最严重地步。鉴于此,中国有责任将“强劲的国际贸易和投资”列入杭州峰会议题,希望通过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激活全球贸易与投资。

  第三,全球化跌入低谷。世界范围内正在掀起新一轮反全球化声浪。在欧洲,民粹主义在法国等多国渗透蔓延,德国极右政党支持率上升。恐袭、难民安置、英国退欧等打乱欧洲一体化步伐。在美国,大选中出现的“特朗普现象”改变美国政坛生态,也使社会阶层撕裂,反全球化、反穆斯林、反精英与反主流媒体等边缘理念再入政治主流。即使特朗普输掉大选,民粹主义在美国也将长期存在。在拉美,经济低迷甚至衰退使一些国家深陷“中等收入陷阱”,委内瑞拉巴西等国右翼势力“回潮”,政治极化、社会分化和市场内向趋势加剧,不确定、不稳定、不安全情绪上升并由经济向政治社会领域蔓延。面对这种反全球化氛围,中国将“包容和联动式发展”列为杭州峰会重要议题,希望构建起合作共赢、包容联动的世界经济。

  第四,多国领导人频频更迭。事实上,杭州峰会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G20多国领导人将进入更迭期,这可能会影响杭州峰会所达成共识与计划的落实。在发达国家,美国总统选举如火如荼,无论特朗普还是希拉里胜出,未来较长时期美国政策都将内向、保护主义上升;法、德两国明年都将举行大选,而一旦领导更迭,则欧洲一体化进程和G20机制内合作都将受到影响。在新兴市场,巴西总统或被罢免,国内社会混乱、政局不稳;土耳其未遂政变引发危机,加剧社会与政局动荡。关键在于,新领导人们关注点不同、需求也各异,比如英国新首相的首要任务是处理退欧问题,美国新总统需弥合被大选撕裂的社会阶层。在此背景下,G20内领导人之间构建相互信任的关系变得尤为重要。因此,杭州峰会的一大看点就是除G20领导人峰会外,双边互动性会晤将明显增多,由此强加成员国领导人间的沟通与互动。

  排除干扰向世界呈现别样精彩

  筹办峰会期间,中国多次遭到某些国家、机构或舆论的造谣中伤甚至人为制造的麻烦。比如今年2月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前夕,一些西方国家和舆论大肆宣扬要对人民币汇率进行所谓“新广场协议”安排。再如,美国等国一手导演所谓“南海仲裁案”,试图削弱我外交资源。即便如此,中国力排干扰,坚持G20是全球经济合作主要论坛原则,发扬同舟共济的伙伴精神,紧扣峰会主题“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同成员国和国际机构展开沟通磋商协调,通过举办杭州峰会提升中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向世界全面展示大国责任与智慧。

  杭州峰会具有“开放、透明、包容”三大亮点。在议题设计和内容安排方面,中国不但与G20成员国密切合作,还与联合国非盟、“77国集团”以及IMF、世行、WTO、国际劳工组织、OECD等国际组织或机构磋商。议题设计也充分体现包容性,涵盖当前世界经济几乎所有主要难题。在嘉宾国方面,中国邀请“77国集团”主席国泰国,另外还有埃及哈萨克斯坦老挝塞内加尔等,充分体现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

  杭州峰会还有“文件、会议、会址”三多特点。本届峰会期间将签署包括《杭州行动计划》《深化结构性改革议程》等近30份文件;筹办峰会期间,除杭州领导人峰会外,我们已举办诸类会议,比如能源部长等专业部长会议,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等财金渠道会议,多次协调人会议以及智库会议(T20)等配套会议;我们不仅在杭州以外的国内多地举办会议,还走出国门到巴黎、伦敦、华盛顿等地办会。这些方面都是峰会有史以来最多。

  作为东道国,中国以谋大势、做实事的大国姿态克服种种困难、力排诸多干扰,为举办G20峰会付出巨大辛劳。希望其他各方能与中国同心协力举办一次富有成果的杭州峰会。(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责编:何卓谦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