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G20给老百姓带来益处是实实在在的

2016-09-02 01:06:00 环球时报 王文 分享
参与

  G20峰会临近,坊间却流传一些关于安保不便、杭州空城的怨言,甚至还有不少抹黑峰会的谣言。这些舆论背后折射的是,人们对G20重要性以及G20对中国老百姓带来的实际好处缺乏感知与了解。这需要智库学者用最通俗易懂的语言讲清楚。

  G20已被公认为全球经济治理的首要平台。由于G20领导人峰会机制是2008年为了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而产生的,还没有常设秘书处,每年领导人聚首要讨论的议题由主办国来主导。作为2016年G20智库会议(T20)共同牵头智库的执行负责人,笔者参与了大量G20的筹备工作,深深感受到议程设置对主办国带来的益处,而这些益处对每一位老百姓来讲都是实实在在的。

  G20让中国人的钱更稳、更值

  G20重点讨论的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尤其是各个大国对人民币即将在2016年10月1日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的决议再确认与再支持,将减轻中国人“钱袋子”的缩水压力,大大增加人们旅游、留学、海淘的便利,跨境投资也将更为便捷。

  笔者曾在几十个国家的兑换市场发现,人民币兑换当地货币的比价,通常会贵于同等价值的美元兑换当地货币的比价。比如,在土耳其,1美元约等于3土耳其里拉,按这个汇率,大约2块多人民币就能够兑换1个土耳其里拉。但实际上,在许多旅游景点、机场的兑换点,却需要3块多人民币才能兑换1个土耳其里拉。理由是在国际货币体系中,人民币通常被认为是不稳定的货币,导致在实际市场操作中的币值低估。这是全球机制不公平带来的消极影响。

  如果G20层面上能够就人民币的价值与稳定性取得重大战略共识,人民币兑换当地货币将回归正常,国际金融体系的效率将会大大提升,老百姓出国必须要进行的兑换、消费、支付也将更便利。粗略估计,人民币国际化的顺利推进能为中国贸易、老百姓出国消费额年均至少省下3000亿元的交易成本。

  人民币加入SDR仅仅是G20层面上诸多金融议程里的一小部分,数页G20领导人公报里仅浓缩为几个词的篇幅。2016年中国杭州G20峰会还将围绕全球金融安全网、推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份额和治理改革、完善主权债重组机制、改进对资本流动的监测等国际金融架构的改革,这些都将降低老百姓持有人民币的风险,便于老百姓购买各国的理财产品,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产,等等。

  更重要的是,金融议程也只在G20公报中占有几段的篇幅。今年,占有全球经济总量约90%、贸易总量约80%、人口约70%的20个国家领导人在杭州聚首,与八个重要嘉宾国、七大国际组织负责人讨论的议程相当广泛。比如,2016年首次纳入G20峰会议程的绿色金融,G20追逃追赃高级别原则以及G20制订创业行动计划等等。

  G20给中国人争脸的事更多

  今年在杭州主办的G20峰会是中国人有史以来第一次主导全球治理的顶层设计,极大提升了中国人的话语权、影响力与在国际社会上的受尊重程度。

  杭州人民的受益是最直接的。筹备G20使杭州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速位居主要城市的第一位。而G20之后,杭州不仅将因主办过重大峰会而一跃成为国内的准一线城市,更将跃升成为世界的一线旅游城市。

  全国老百姓也能从G20峰会逐渐获益。今年G20峰会讨论核心议题是创新经济增长方式,这是涉及如何缓解目前国内经济下行压力的国际重大议题。假设通过G20机制在创新增长方式,推动全球结构性改革、扭转全球贸易增速连续五年低于经济增速的颓势能取得突破,中国经济也将受益,而且从事贸易、对外投资的诸多公司、个体从业者都将得到实际好处,每一位老百姓也能沾光。

  G20对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自然是不言而喻。更应令所有中国人感到骄傲的是,当世界为经济低迷而一筹莫展时,中国人亮出的一张张靓丽的名片与方案却让世界眼前一亮。过去半年多,笔者与同事们在全球十个城市承办T20,为中国G20预热,遇到的每一位外国学者无不对中国的经济成就与方案设计报以肯定。国家崛起带来的个人自豪与自信显而易见。

  更令全球期待的是,中国在本届G20峰会加入了有史以来最多的发展中国家元素。比如,中国把联合国可持续发展2030议程置于G20讨论的突出位置,让“发展”成为全球大国协调的新使命,让G20寻找到了新方向。要知道,欧美一些智库曾建议废掉G20这个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平起平坐讨论全球治理的唯一平台,他们想过河拆桥。而中国此举无异于挽救了G20,让G20继续延续下去,也让发展中国家拥有持久与发达国家对话的平台。

  G20是中国社会的全球“成人礼”

  超越眼前的实际益处,G20为中国人带来更深远的,还有与全世界打交道的经验积累,以及国际知识的极大拓展。此前,无论是相关部委的官员,还是智库学者、经济精英,都极其缺少组织20个大国共同商议的经历,但是,过去半年多,大量部委官员、学者、企业人士都参与到近百场G20层面的部长会、工作组会、配套会与其他会务筹备中,开始主持20国的讨论话题与议程设置,了解各个大国的政治规则与行动规范,更充分积累了如何说服其他19个谈判对象、将本国意愿以巧妙方式升级成全球共识的难得经验。这些经历堪称中国社会的一次全球拓展的“成人礼”。

  通过这次G20的筹备,我们既看到了国际博弈的残酷与激烈,也看到了全球致力于去战争化、去冲突化解决矛盾的努力与诚意,更看到了中国思想与方案正在向全球有效推广的信心与希望,还看到了全球体系平等化、公正化趋势带给中国的益处与动力。了解这些进步与收获,我想,任何的辛劳与付出也是值得的。

  梁启超曾把中国发展划分为三个阶段“中国之中国”、“亚洲之中国”和“世界之中国”。套用梁氏划分,当下的中国已到了第三个阶段,但中国社会恐怕还没有完全做好能力筹备、思想储备与心理准备。G20峰会肯定解决不了目前所有全球难题,但举办一场如此大规模、高影响力的全球峰会,对中国社会的磨炼与提升是相当有必要的。为此,一些坊间舆论不妨更超脱、更长远地看待这次难得的G20峰会。(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所在机构是2016年G20智库会议(T20)共同牵头智库,新著有《2016:G20与中国》等。)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