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颐武:王宝强到郭德纲,伦理与现实的纠结

2016-09-08 01:10:00 环球时报 张颐武 分享
参与

  最近,王宝强、马蓉高调诉诸公众的离婚案,曹云金与郭德纲的师徒恩怨等都在持续发酵。夫妻同命师徒同心原本是传统中最值得珍惜的遗产,却在现实中好像面对着诸多挑战。夫妻间的情感危机最后变成财产划分的持续争斗,师徒间的纠结和不平起源于收入分配不公的冲突,两者最终都演化成多少有些狗血的难解纠缠。双方都觉得吃了亏,抱怨不公平。

  其实无论夫妻的争斗还是师徒的争斗,都涉及不同的传统观念在当下所受到的冲击。而这种冲击的来源核心却是财产关系的纠结。

  前者的婚姻关系决裂,实质是一套激进的感情观受到冲击。那套感情观来自于西方自由恋爱的观念,但却没有把西方式的私有财产观念拿来。过去中国人都没有什么说得出的私有财产:民国时代,激进青年放弃财产;新中国计划经济时代,个人存款几百元就是大户,结婚离婚也没什么财产观念。但就那点东西,分的时候也会撕破脸干起来。

  现在财产多起来,当然这个问题变严重了。在西方要结婚,两人谈感情,各自的律师谈财产。婚前财产有公证,婚后财产要分割也早有合法协议,这就避免了骗财产的实在风险。丑话说在前面,看起来不一定浪漫,却避免了狗血互撕的闹剧。我们前面瞎浪漫,对人性过于天真,后面就会变成不堪的事情。大众网民这次一边倒的核心,就是不希望老实人被耍吃大亏,这种想法还是很有底线意识的。现在看,还是不能光靠把什么都寄托在浪漫的想象,还是要有法律和契约保障。

  后者的师徒关系决裂,其实是传统手艺技艺师徒关系缺少现代契约制约的结果。传统手艺技艺的师徒其实把儒家那一套民间化,以“情”来管理:送孩子学艺,就是让师傅给他饭碗,师傅是徒弟的衣食父母,学艺期间生活也由师傅管。学本事期间给师傅打杂干活,学成后也得一段时间回报师傅。这是“情分”,但也是“利”互换。商品社会一开始就有钱的问题在,交钱学习很难算得上传统师徒。这种实在的关系和师徒的情分确实存在一定矛盾。往往师傅认为:什么都是师傅给的,不能讲钱,这是传统道德规矩。但徒弟觉得师傅赚那么多,自己那么卖力气却得不到多少,就愤愤不平。一开始的责权不明晰,最后矛盾积累爆发,双方都觉得委屈。按传统,师傅觉得徒弟大逆不道;按现实,徒弟觉得师傅薄情寡义。这些都是人性使然,其实一开始在“情”中把理讲明,把契约订在前面,感情反而容易持久。

  问题的关键,其实还是建立现代财产关系。所谓现代人的权利,往往靠财产来界定。如法律关系里的赔偿,虽涉及精神,但通常伴有物质赔偿。当下财产往往涉及数量巨大,利益繁多,更加难以厘清。自己人明算账,大家可接受、不吃亏为好。

  现代的商业社会,一面需要感情和精神,另一面也需要契约来保护权利和责任的平衡。这些其实都是我们社会当下遇到问题的一个方面。社会对此关注,一面当然有八卦成分,但另一面其实也是为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困惑焦虑的表征。(作者是北京大学教授)

责编:何卓谦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