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运:乌兹别克斯坦不会乱

2016-09-14 01:07:00 环球时报 王海运 分享
参与

  乌兹别克斯坦中央选举委员会日前宣布将于12月4日举行总统选举,选举工作正式拉开帷幕。在大权独揽的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9月初突然去世后,国内外不少人议论,乌政局可能出现大的混乱。他们的理由是:高层权力出现真空,权力争夺必然加剧,存在失控危险;“三股势力”可能乘机作乱,外部势力策动“颜色革命”的危险增大;不同部族之间也可能因为权力分配问题发生恶性争斗。不过在笔者看来,虽然乌兹别克斯坦的不稳因素可能增多,但总体局势有望保持基本稳定。

  卡里莫夫总统去世之前身患重疾多时,早已对身后之事做出周密安排。卡于去年提前修改宪法,确定现任总统无法视事时的最高权力交接程序。卡里莫夫去世后,总理米尔济约耶夫这个深受其信任的实权派人物被议会推荐为代总统。在他主导下,卡去世后从葬礼安排到外国来宾接待,一切井然有序。这表明,乌并未出现所谓“权力真空”。

  卡里莫夫拥有崇高威望,乌的文化传统比较保守、讲究正统,从精英层到社会大众,主流意识不允许打破卡的政治安排。乌的伊斯兰教信徒占到总人口的80%—90%,但绝大多数是世俗政治的支持者,教派势力当会尊重卡的遗愿。卡精心打造的强力部门高度忠诚,有望发挥乌政局“稳定器”的重要作用。

  在卡执政期间,政治反对派早已失去生存空间,既缺少有影响力的领袖人物,又缺少必要的社会基础。西方确有在中亚国家策动“颜色革命”、建立亲西方政权的企图,但其在乌的政治存在非常薄弱,又缺少有影响力的亲西方政党作为“抓手”,因而要在乌制造混乱心有余而力不足。

  西亚北非民主动乱的教训是血淋淋的。美国等西方国家在西亚北非策动“阿拉伯之春”、发动局部战争,导致动乱不已、民不聊生,其对中亚国家民众的警示是活生生的。在此情况下,西方势力欲借乌权力交接之机制造“民主动乱”,很难得到民众的支持。不同地区、不同部族间确实可能发生这样那样的利益争斗,但较小可能引发全局性混乱。

  俄罗斯是重大影响因素,不会坐视乌兹别克斯坦动乱变天。普京在委派梅德韦杰夫总理参加卡的葬礼之后又亲自赴撒马尔罕祭奠卡,意在表明对卡的诚挚尊敬、对乌事态发展的高度重视。另外,乌是中亚地区地缘政治枢纽部,又是上合组织重要成员国。乌还是中土天然气管道重要过境国、“丝绸之路经济带”重要节点国家。因此,在保证乌局势稳定问题上,上合组织当会发挥重要作用,中国当会表现出“大国作为”。

  基于以上观察思考,笔者大胆预测,乌大选有望有序进行,权力争夺不至于引起大的混乱。乌新政府有望继承卡的基本内外政策,卡确立的中央集权政治制度及渐进改革、适度开放的发展模式亦不可能出现大的改变。当然,新总统对内不大可能像卡那样集权,相当长时间里成不了“超级总统”。在对外关系方面,乌很可能继续实行“大国平衡”外交战略,但是存在较大幅度向俄靠拢,甚至重返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可能性。对上合组织及“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乌新政府仍将保持比较积极的姿态。(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