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评论:贺喜民进党三十而法西斯 并致台湾民主哀

2016-09-25 14:52: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转眼三十年倏忽而过,历经艰难而创立的民进党,也在而立之年第二次执政;蔡英文以民进党主席身份,在为创党三十周年系列举办的记者会上,她理性感性兼具地谈起:“有一件事情一直没有改变,一直存在于民进党人的基因里面;那就是民进党人对于“人民”这两个字,有一种特别的感情。”只是不知道在蔡英文、在民进党心中眼里的“人民”,如何定义?

  预算施压公务员闭嘴,前所未有

  记者会前一天,时事评论人范畴写了一篇文章《小英若不暴怒,后果可能亡党亡国》,民进党三十岁生日还没过,就重题警示“亡党亡国”,文中以不点名方式叙述了一件“小事”,原来在“立法院”开议前,某位民进党“立委”致电某机构主管,要他的下属“闭嘴”,否则将删除该机关预算。“立委”以预算大权施压行政机关,不是新闻,但以“闭嘴”为前提,至少是解严(民进党创党)迄今三十年之闻所未闻之事。

  

  工研院长特别助理杜紫辰被要求“闭嘴”

  范畴提的当事人是民进党“立委”罗致政,述及机关是经济部辖下工研院,被罗致政下达封口令、甚至还要求调阅其薪资资料的,是在“5·20”后即降转院长办公室资深特助的杜紫辰。工研院是研究机关,基本上与中研院一般独立于政治之外,或为政策服务但不为政党服务,杜紫辰为此脸书发文讥嘲,黄国昌任职于中研院期间天天呛马没事,工研院接受政府委託不能持与民进党不同之意见。罗致政虽解释非关干预言论自由,只是提醒“公务员要谨守分际”,然而,学者出身的罗致政,理当明白即使工研院接受台当局委托,既为研究案就得利弊俱陈,才能提供政府在利弊得失间的政策抉择,难不成公务员在蔡治下,就没有言论自由了?如果这个逻辑成立,华航员工还能罢工吗?台电员工还能全台步行反电业法修正吗?

  施压特侦办马案,蓝绿“地裂”

  民进党二次执政,蓝绿壁垒更甚,而社会对立更烈,年金改革、反迫迁不谈,就在蔡英文记者会前,“立法院”司法委员会为特侦组存废召开会议,民进党“立委”翻来覆去挂念的只有一件事:为什么不办马英九?上溯猫缆案和富邦案,让检察总长颜大和百般无奈解释,“特侦组不能什么都包,这是马市长任内的案子,由北检承办。”说穿了,特侦组也成了办蓝办绿的政治工具;马政府除林益世大案外,卸任迄今四个月,没办出大案,结果兆丰银却成了祭品,美国因为违反“申报规定”罚他,一转回头竟成了“洗钱”,董总遭殃不说,前朝财金首长也成锁定的追罪标的,这已经很难以洩愤形容,简直是累代之仇了。

    

  检察总长颜大和列席““立法院””司法委员会备询,被追问为何不办马案?

  口口声声要团结台湾的蔡英文,不知有没有一点知觉,台湾历经三次政党替,政治圈分蓝分绿在所难免,然而,就在她就任这四个月,从蓝绿鸿沟一划而成了地裂,从企业、财经金融到司法,顺绿者昌。

  未经司法程序冻结国民党产,与威权国民党何异?

  最值得警示的是,蔡政府打著“转型正义”的旗号,却挥著“朕即法律”的行政独裁之剑,锁住政敌之喉,不当党产委员会正是代表号。不当党产条例与委员会有“违宪”之虞,论者已多,关键就在个案立法与有罪推定,论罪与影响人民权益者(包括财产与自由)皆需司法认定,这是最基本的人权保障,不当党产委员会主委顾立雄身为律师,岂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很遗憾的,不当党产条例成为他手上的“尚方宝剑”,就在蔡英文记者会和绿委追究特侦组为什么不办马英九之前,他举行记者会宣布要求永丰银行冻结国民党帐户,未来资金“只能流入,不能流出”,同时要求台银未来对九张尚未提领支票,必须向法院进行清偿提存,持有人未来将不得兑领。

  根据《银行法》规定,银行非依法院之裁判或其他法律之规定,不得接受第三人有关停止给付存款或汇款、扣留担保物或保管物或其他类似之请求,顾立雄许许仗著“或其他法律之规定”,认为冻结合法,但是,实务上不论民刑事诉讼,都必须取得法院强制处分令,才能要求银行冻结特定帐户;即使是银行查有洗钱疑虑等问题,也得通报检调单位,经过司法程序认定要才能冻结。

  

  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主委顾立雄要求永丰银行冻结国民党帐户。

  顾立雄无视不当党产条例明显“违宪”,也无视涉及人民权益者必须经由法律程序的基本人权,民进党不以为怪,唯一的解释是自党主席蔡英文以降的民进党人,对国民党根底里的仇恨与敌视,但是,不要忘了,即使是犯罪组织都要法律认定,国民党曾经是无视人权与法律的政党,“认定”流氓就一清扫光,民进党要做这样的独裁政党吗?国民党至少在民进党成立之后,与民进党一样是依照人团法合法登记的政党,要论“罪”,也不该是顾立雄认定,别忘了,包括顾立雄和所有的不当党产委员,甚至连任命都未经国会同意,有什么权力要人生要人死?

  莫忘前辈打出来的“民主人权”

  顾立雄在受访时,坦言也曾就冻结党产部份反覆思量比例原则,就算有比例原则,也该由法官衡酌,而非由顾立雄一人认定;同样的,顾立雄要国民党自己举证中投创设时资金是否为合法收入,认定有罪要人自证无罪,又是一个逆法律逻辑之举。

  政党不该经营事业,中投公司应该清理或清算,甚或收归国有,但都得循正常“合宪合法”的程序,民主程序的繁複,是为了确保民主,而非便宜独断。

  民进党三十年,促成三次政党轮替,对台湾民主有重大贡献,蔡英文告诉党人,必须回顾那段从街头到执政,前辈们努力付出、改变台湾的民主序曲:“我们很希望,他们的理想,能够被下一代一一的铭记。”那么民进党特别要提醒自己,不要成为和那个威权时代一般无法(“宪”)无天的政党,否则,今日之一步确实也会被铭记:贺喜民进党三十而法西斯,并致台湾民主哀。(文章来源:台湾风传媒)

责编:赵衍龙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