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仰:“丧文化”,不必过敏不可轻视

2016-09-30 01:39:00 环球时报 刘仰 分享
参与

  最近有一个新名词,叫做“丧文化”。它并没有准确的定义,大致是指今天的一些年轻人热衷颓废和绝望,并着力表现那种麻木不仁、冷漠无情、行尸走肉的生活方式和人生态度。前一段时间网上流行的“葛优躺”“北京瘫”就是这种“丧文化”的表现形式之一。

  事实上它并不新鲜。西方的“嬉皮士”运动,上世纪80年代初在我国发生的由潘晓的一封信引发的“人生”大讨论等等,都与此种“丧文化”有相似之处。

  年轻人在成长阶段容易产生迷茫和彷徨,如果缺乏正确的引导,要么会使未来的人生道路走偏,要么会使得颓废、腐朽的状态延续过长时间,从而荒废了青春。当然,现在有不少在网络上表演“丧文化”的年轻人,其实不过是发泄郁闷、舒缓压力,就好比某些人一边高呼自己“累成狗”,一边还是怀揣着远大梦想而努力奋斗。所以,所谓“丧文化”有时候的确只是年轻人阶段性的玩闹。

  然而,我们也不应该忽视“丧文化”背后的深层原因。

  首先,有些“丧文化”是外来的,它的确有真实的社会背景和存在。例如来自日本的“宅文化”,由于日本社会比较富裕以及发展长期不景气,不少年轻人“宅”在蜗居里“啃老”,只通过网络等现代信息手段与社会发生关联。他们一方面在无望的人生中长期颓废,另一方面也使得网络上充斥了“丧文化”的魅影。

  其次,作为一种地域政治和社会竞争方式,向竞争对手的下一代大肆传播颓废冷漠的“丧文化”,消磨年轻人的斗志,使得竞争对手在未来某个时候整体上丧失朝气蓬勃的发展动力,也可以看成是“软实力”较量的手段。

  第三,个人主义是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核心价值观之一。个人主义的人生观很容易变成极端的个人至上,导致一个人在社会中孤立无援,仿佛到处都是敌人和陷阱。当社会看不到希望时,个人至上就容易变成自暴自弃、甘于堕落的颓废人生。事实上,即便一切价值观都没有了落脚之处,只要还有家庭和亲情,人们就容易找到方向,找到自己的责任所在。而西方资本主义文化则往往轻视家庭、蔑视亲情,常常使现代人失去了最后的依托,在孤独的沉沦中难以自拔。

  因此,我们一方面不必因为年轻人玩闹性地张扬“丧文化”而惊恐万分,另一方面也应该对“丧文化”现象得以滋长蔓延的态势保持警惕。值得庆幸的是,当今中国充满勃勃生机,中国的年轻人依然有值得期待的美好未来。那么,面对“丧文化”在网络上的传播,我们更应该做好有效的引导,用习主席的话说就是:让每个中国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机会。(作者是北京学者)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