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林:“伊斯兰国”已成美在中东博弈筹码

2016-10-25 00:55:00 环球时报 田文林 分享
参与

  连日来,在美军全力配合下,伊拉克摩苏尔收复战打得如火如荼。摩苏尔是伊第二大城市,也是“伊斯兰国”在伊境内占据的最后一座大城市。摩苏尔收复战节节胜利,似乎意味着“伊斯兰国”已经成了来日不多的“秋后蚂蚱”。但事实并不那么乐观。除了“伊斯兰国”自身的意识形态顽固性外,很大程度是因为美国在反恐问题上的暧昧态度和双重标准。

  美国外交惯于借力打力,借扶植主要对手的对立面来消耗乃至打败对手。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后,美国开始大力扶植伊斯兰武装势力,“七党联盟”“塔利班”等伊斯兰武装,以及“基地”组织等恐怖势力,均在这一时期发展壮大。“伊斯兰国”的前身“一神论和圣战组织”也创立于该时期。“9·11”后,美国对待极端势力从纵容转向全力打击。但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反恐战争”,导致当地安全形势失控,美国又在最后关头不负责任地匆忙撤军,由此为“伊斯兰国”填补权力空白提供难得机遇。“伊斯兰国”的出现,本身就是美国中东政策的恶果。

  从效果看,“伊斯兰国”的极端做法,固然威胁美国自身安全,但该组织适度发展也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这种两面性决定了美国对“伊斯兰国”的态度是“既打压又纵容”。所谓“打压”,就是不允许该组织在美国的“势力范围”伊拉克发展壮大;所谓“纵容”,就是鼓励“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发展壮大,目的是借其消耗叙政府军和俄罗斯的力量。因此,美国在组建反恐联盟时,故意将叙利亚、伊朗等坚定反恐的国家排除在外,对叙利亚反恐也并不热心,反而频频“误炸”参与反恐的叙利亚政府军。换言之,“伊斯兰国”已成为美国进行地缘政治博弈的筹码。

  当前,美国在伊拉克战场参与打击“伊斯兰国”,看似是为了与叙利亚反恐战场齐头并进,实则恰恰相反。自2015年9月底俄罗斯武力介入叙利亚局势以来,一度岌岌可危的巴沙尔政权转危为安,并逐渐由守转攻。而美国一直谋求使巴沙尔下台,并将中东视为禁脔,因此对当前巴沙尔政府趋稳、俄罗斯“重返中东”的动向颇为恼怒。美国国防部长卡特曾称,俄罗斯武力介入是“根本性的错误”,拒绝与俄进行相关合作,并想方设法掣肘叙政府军和俄罗斯反恐行动。

  这次摩苏尔之战,反恐联军从北面、东面和南面合围摩苏尔,惟独空出靠近叙利亚边境的西侧,这显然是网开一面,鼓励“伊斯兰国”向叙利亚逃窜。据俄新社报道,美国可能与沙特达成协议,同意让9000名“伊斯兰国”极端分子转移至叙利亚东部地区。因此,摩苏尔战役与其说是歼灭战,不如说是驱逐战。只要将伊境内的极端分子驱赶至叙利亚,美国战役目标便已实现。可以想见,如果“伊斯兰国”心领神会,公开打出“反叙不反伊”或“反俄不反美”旗号,很可能得到美国全力支持。就此而言,中东反恐任务并未临近尾声,而是进入一个阴晴不定的新阶段。(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新著《困顿与突围:变化世界中的中东政治》)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