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民主制度正被西方滥用

2016-11-05 01:01:00 环球时报 王义桅 分享
参与

  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曾断言,民主是最不坏的政治制度。这话流露着西方政治的自信,也包含着无奈。说无奈,一是因为民主制度只能避免最坏,无法追求最好。二是因为时过境迁,这个世界不再是西方一枝独秀了。欧洲目前的困境就是再好不过的注解。英国今年6月滥用直接民主的最高形式——全民公投做出脱欧决定,导致多输。可现在这场戏又闹出了新剧情,让人见证了“欧洲政治唯一的确定性就是不确定性”。

  英国高等法院日前裁定,政府在启动脱欧程序前需经议会批准,这意味着政府在脱欧程序主导权上遭遇重大挫折,脱欧进程增添变数。英国政府已表示将向最高法院上诉,预计高院将在12月初就此作出最终裁决。这有可能在英国制造一场全面的“宪法危机”:全民公投的脱欧决定暂时被搁置了,如果议会投票结果与公投结果不同,那么“公权VS人民”的情况就会出现。这就是民主运行过程中的悖论。经过几百年的运作,西方民主已经游戏化,甚至异化成了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民主功利主义等形式。西方民主不能做到知行合一、与时俱进的现象比比皆是,导致“以民主之名背离民主之实”的现象频发。

  随着全球化的深入,民主本身已对西方形成了“回旋飞镖”效应,加之西方的滥用,民主越来越呈现“坏”的一面。英国脱欧乱象只是西方民主制度的一个缩影。今天的西方民主制度很像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只因握有祖上留下的家产,所以还能继续挥霍一下。但在这个竞争日益激烈的世界,这种情况恐怕越来越难以为继。不仅欧洲如此,美国的情形也好不到哪去,当下的这场美国大选已让美国民主丑态百出。西方该好好考虑对自身政治体制进行改革了,否则全面走衰的趋势不可逆转。

  按照熊彼特的说法,民主方法要取得成功须具备一些必要条件,比如人的素质,即领导和管理政党机器的人,选出来进入议会和升任内阁职务的人,应有足够优秀的水平;再如民主自制、即自我克制,要做到这一点,选民和议会须在智力和道德水平上有相当高度。可是如今放眼欧美,真正具备这类条件的国家并不多,民主扭曲、错乱的例子却俯拾皆是。

  西方的政治乱象基本都与缺乏优秀的政治领袖有关,政客横行让英国脱欧、美国大选丢人现眼,世界深受其害。笔者深感民主应区分积极民主与消极民主:政治安排、国家治理搞得定,才是积极民主,才能“为民做主”、真正为民谋福祉;如果这些方面都搞不定,那就是消极民主,虽然表面上“让民做主”,但实际上却在贻害百姓。

  英国脱欧到底搞得定还是搞不定,到底尊重公投结果还是需要议会授权,就展示出了“让民做主”还是“为民做主”的纠结。(作者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任)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