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锋:世界变局下的亚太经略

2016-11-25 00:55:00 环球时报 刘锋 分享
参与

  2016年可谓国际社会的“爆冷”年。随着英国脱欧、特朗普逆袭等“黑天鹅”事件出现,国际政治光谱光怪陆离、充满戏剧色彩,一方面保守主义强力回归,另一方面人们求变心切,社会分裂和价值分化不断加深。如今冷战结束已1/4世纪,世界俨然处在新的十字路口,一些重大矛盾问题又凸显出来。

  一是治与乱之惑。世界究竟将更安全还是更纷乱?尽管这一问题见仁见智,但不争的事实是,当今世界远不如千年之交预想的那么美好。中东乱局、欧洲困局、亚太迷局乱花迷眼,短期内均破解无望。未来美式袖手旁观或“出工不出力”可能并非权宜之计,而是成为常态。当一个崇尚“回归”和“休养生息”的美国警察形象日益清晰时,世界将面临一个更加不确定的未来。中国秉承古老东方智慧的和平、合作要义,践行新安全观,其角色和担当必定进一步吃重。

  二是开与合之变。发轫于上世纪80年代的新一轮全球化进程如今正面临逆风,欧美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英国公投脱欧、TPP胎死腹中更是振聋发聩地敲响反全球化的警钟。正所谓乱邦不居、危墙不立,乱世闭祸、治世开放,开与合之间尽显对世界大势的认知与实践,高下立判。得益于30多年前邓小平同志的远见卓识,中国紧紧把握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勇立于全球化的风口,也分享到全球化发展的红利。当前中国致力于用建设性方案与行动推动开放与合作,“一带一路”和自贸区战略就是中国升级版的对外开放。

  三是破与立之争。世界既有国际秩序面临混乱与失序,亟待修复与重构。美国自身综合实力的下降使其主导国际秩序独木难支、力不从心。美欧等主导的既有国际秩序正在经历调整,而新的国际秩序仍在艰难磨合、碰撞和孕育过程中,世界正处在过渡期和嬗变期。作为全球最大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新的崛起大国和传统守成大国,中美两国间的角力很大程度上暗合了秩序“破与立”的大博弈。是存旧图新还是破旧立新?这取决于世界潮流所向和中美的良性战略互动。

  面对这种大的国际背景,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仍然存在,维护、用好和延长这个重要战略机遇期极为重要。尤其在经略周边和亚太的战略进程中,明断治乱之问、把握开合之势、恪守破立之道,应是题中应有之义。

  长期以来,亚太地区在全球战略板块中相对稳定和平静。2009年美国奥巴马政府义无反顾从欧洲和中东抽身,转而到亚太下注,搅得亚太局势一度剑拔弩张。但除了给外界留下“顾此失彼”的战略冲动印象外,美国并未从对抗中国的战略棋局中捞取太多筹码,反倒是中国在危机应对中更多了些自信和坚定。到如今,所谓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经济上“断腿”、政治上不得人心,单靠军事大棒的威慑又能走多远?不难设想,美国政府大换班后,“亚太再平衡”战略要么名存实亡,要么改弦更张、顺势调整。无论如何,它终将成为奥巴马政府未竟的政治遗产。有鉴于此,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也将迎来新的机遇和空间,这对整个亚太地区乃至全世界不啻是福音。(作者是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客座教授)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