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观智库举办“国观智库-东盟智库对话会”,与东盟学者共商南海合作

2016-12-09 09:07: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国观智库——东盟智库对话会专家合影

  2016年12月8日,由国观智库主办、清华海峡研究院协办的“国观智库-东盟智库对话会”在北京召开。本次对话会以“新时期的南海局势——冲突与合作”为主题,立足于当前脆弱多变的地区局势,致力于促进中国与东盟国家的政策沟通,为中国维护地区秩序稳定、促进地区合作发展做出来自社会智库的贡献。   

  2016年,南海局势波诡云谲,敏感事件接连发生,域外国家频繁介入,致使地区秩序陷入危险境地。目前,地区各国已意识到加强危机管控、促进合作发展的重要性。作为地区重要一员,中国期盼与各国加强对话、增进信任,也希望在下阶段地区合作与发展中承担更大责任。

  在此背景下,国观智库举办此次对话会,以此推动中国公共外交、促进与东盟智库的学术与政策交流。国观智库参考自身对国际智库和学者的研究成果,综合国际舆论影响力和国家决策影响力两大标准,从众多东盟智库学者中遴选并邀请12位重要嘉宾参与本次对话。

  对话会共有中外发言嘉宾24位,围绕以下议题展开讨论:

  1、“大国互动下东盟的战略选择”

  2、“后仲裁案时期区域秩序的重塑”

  3、“区域秩序重塑过程中的中国贡献”

  4、“南海的未来:共同发展”

国观智库创始人、总裁任力波

  对话会伊始,国观智库创始人、总裁任力波致欢迎辞,并为本次会议订下了“不避现实,面向未来”的基调。他在致辞中说,在争议中选择合作需要勇气,在战争中选择和平需要勇气,就南海问题而言,在现实中面对未来更需要勇气。国观智库坚定的认为南海应成为和平之海。南海足够大,足以容下周边各国,域内国家应建立共同安全的理念、确立共同发展的框架、实现共同利益的未来,使南海问题得以妥善解决。

  对话会开始后,各国学者结合自身研究方向,从不同角度对南海相关议题进行解读。

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研究员胡波

  中美战略博弈是中外嘉宾热议的首个问题。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研究员胡波认为,南海目前正处于“脆弱的稳定”,相关各方在高压和高风险状态下表现出一种集体的收缩与克制,但基本立场和政策并未发生实质性改变。特朗普上台后的南海政策尚不明朗,地区性突发事件发生的风险依然存在。澳门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教授由冀借用毛主席的言论评价南海问题,认为“中美关系是纲,其他关系是目”。当前中国面临的不仅仅是南海地区性问题,而是作为其幕后推手的美国试图连接堪培拉、华盛顿、东京三方,甚至进一步延续到亚洲其它国家所形成的亚太新局势。

  对此,印度尼西亚大学东盟研究中心创始人Evi Fitriani表达了不同的声音,她认为中方学者普遍存在较强的反美情绪,有关“南海问题是由美国一手造成”的观点比较片面。菲律宾大学海洋事务与海洋法研究所所长Jay Batongbacal也认为,并不是所有南海问题都是美国引起的,例如很多渔业纠纷就已绵延数十年。随后,中外学者在自由讨论环节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双方各抒己见,你来我往,将本次对话会推向第一个高潮。

越南外交学院研究员Hoang Thi Tuan Oanh

  此外,部分学者还就东盟国家的南海政策展开讨论。来自菲律宾德拉沙大学的外交事务分析专家Richard Javad Heydarian深度剖析了杜特尔特的外交政策及其国内外因素,认为下一阶段菲律宾的外交政策受到国内民族主义和军方的双重压力,结合杜特尔特本人的性格色彩与外交素人身份,其外交策略具有极强的不确定性。来自越南外交学院与社科院的三名研究员Hoang Thi Tuan Oanh、Do Tien Sam(杜进森)、Duong Van Huy(杨文辉)也分别对中越关系及未来中越合作的前景进行了展望。

  还有学者围绕南海地区的国际法问题展开讨论。关于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观智库首席研究员、国家海洋局第三研究所研究员周秋麟分析了中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他认为历史性权利的主张要满足三个条件:一是对于主张历史性权利的区域应当实行管理;二是这种管理要有持续性;三是别国的态度。依照此标准,他认为中国在南海拥有充分的历史证据和国际法证据来证明自己的历史性权利。国家海洋信息中心副总工、研究员王晓惠认为,中国拥有历史性权利,别国也有历史性权利,双方应妥善解决权利纠纷,寻求合作道路。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薛晨、上海社科院海洋法研究中心主任金永明、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余敏友也对中国的历史性权利进行了梳理。

印尼海洋和渔业部高级顾问Hasjim Djalal

  前国际海底管理局主席、印尼海洋和渔业部高级顾问Hasjim Djalal认为,中国应该澄清南海断续线的内涵和范围,以便为地区国家协商谈判划定范围。菲律宾大学海洋事务与海洋法研究所所长Jay Batongbacal则聚焦渔业执法冲突,认为渔业纠纷很容易引起各国民族主义情绪,政府层面应管控危机、加强沟通,妥善解决渔业执法冲突。此外,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Ian Storey和香港大学政治系主任胡伟星也从不同角度分析了南海地区的国家法争议。

  此外,诸多学者从地区合作出发,分析南海秩序的发展前景以及中国在其中的贡献。Hasjim Djalal认为,中国90年代初就提出了共同开发的理念,但是它的范围、执行主体和实施方式等问题迟迟未能解决。“我们非常欢迎共同开发方案,但具体实施还有很多困难,需要智库机构好好研究。”他建议各国可以从技术层面入手加强合作,并认为大国在合作中要谨慎对待小国利益。国观智库高级研究员、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刘丰认为,中国与东盟国家应该迈向下一步,加速实现《南海各方行为准则》的达成。地区国家应视彼此为平等一方,不断增进互信,特别是在中国崛起的大背景下,区域安全方面需要采用共同安全的哲学观和价值观。此外,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副教授李明江、印尼大学政治系主任Evi Fitriani、马来西亚战略与国际研究所高级研究员Hee Kong Yong分别从制度创新、外交合作、产业对接等方面阐述了南海地区合作的设想。

  本次国观智库——东盟智库对话会上,各方专家均以客观、负责、务实的态度就一些敏感问题敞开心扉,这正是国观智库举办本次会议的初衷。国观智库欢迎建设性的争论,也期待探讨未来合作的路径。会上有一些问题已经解决,有一些问题仍在讨论,还有一些问题引发了一些新问题,这为国观智库与东盟智库保持长期沟通和交流增添了必要性。本次会议后,国观智库将继续与东盟智库加强沟通和合作,为双方学术交流和政策沟通开拓更多路径。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