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颐武:铭记苦难过往绝非渲染历史悲情

2016-12-14 00:57:00 环球时报 张颐武 分享
参与

  昨天是纪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国家公祭日。这一公祭仪式体现了中华民族对现代历史中惨痛过去的铭记,对于民族艰难奋斗历程的尊重。但这些也引起了一些邻国的疑虑,一些人以为中国的公祭是走不出历史的悲情,认为这是对邻国的敌意表现。这些人认为,中国强大了,就会把历史问题作为对他国威胁的理由。这种说法不仅存在于日本,也存在于一些曾受到日本侵略的国家。

  这当然是对中国公祭的隔膜和曲解,也是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盲视表现,但却值得引起重视。

  在近现代历史中,中国人民曾经承受了深重的苦难,有过很深的民族悲情。现代中国的奋斗历史是对中华民族走出这种历史困局中的纪录。随着发展和综合国力的提升,中国已经通过自身的奋斗脱离了困境和失败,站在了新的历史平台上。国家公祭,当然不是为了仇恨,而是为了让民族历史的那一段为后人和世界所了解,让人们知道中国人曾经付出的惨痛牺牲。这既是让无辜生命的付出和牺牲得到纪念和伤悼,也是让现代中国历史的正义性得到国人和世界的更多了解。

  中华民族一百多年的奋斗,不同于西方既靠内部的工业化,又靠对其他社会的殖民和掠夺崛起;也不同于其他许多经历过殖民统治的发展中社会,曾经完全丧失了历史的连续性,被迫在经历了完全的殖民化过程后再独立。中国虽然付出过惨痛的代价,但它的历史依然连续,现代化的国家转型一直在持续。中国虽有历史悲情,也有和被压迫民族感同身受的精神联系。因此,它能够努力超出那种“仰视”或“俯视”其他社会的意识。中国在积弱时代始终保持尊严和对世界平等的追求,在崛起中也不会走向自身的反面。

  现代中国在自己的奋斗中始终有三个追求:一是和而不同,就是尊重其他国家,我们不是侵略、扩张,和平共处,不强加于人;二是以德报怨,抗日战争其实也是凸显了中国以德报怨的品质,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这么凶残,但日本的孤残儿童在中国受到了老百姓和社会广泛关照,这些日本人到今天仍然满怀感激,这是一种人道的关怀;三是扶弱抑强,中国始终和被压迫的人站在一起,我们始终和弱者站在一起,和世界上的弱者一起奋斗是现代中国的关怀所在,自20世纪中叶以来和第三世界人民之间的情谊都说明了这一点。

  中国人曾经受到的苦难也是人类境遇的一部分,我们也正是从自身的苦难中感受到人们会因侵略和压迫承受何种的苦难。

  今天中国的兴起是依赖现代以来,中国人的艰辛劳作和努力奋斗。记住过去经历的苦难和艰难奋斗,绝不是为了渲染仇恨,而是为了更好地理解历史,告别悲情,让世界和中国共同分享和平与发展。

  公祭其实是让历史告诉未来,也让未来知道,中国人曾经承受过这样多的苦难,我们有更高的自觉为人类的共同发展做更多的贡献。这应是世界各国共同理念的一部分。(作者是北京大学教授)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