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凤英:金砖国家扩容迫在眉睫

2016-12-16 00:51:00 环球时报 陈凤英 分享
参与

  目前,全球经济已经进入危机时代的最后一个阶段:社会分化、政治极化。在这一背景下,金砖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几大挑战:

  第一,新兴市场在加快推进全球化的过程中,遭遇正在逆全球化而行的发达国家,在此影响下,南南合作在拓宽,南北合作在收紧。特别是特朗普胜选前后强调美国第一。以商人和军人组成的美国新政府,很有可能以强势方式与新兴市场谈判。

  第二,全球投资急需资本,全球“资本荒”加重。经济“脱实入虚”,造成投资与投机关系扭曲,价值投资成为稀缺品。

  第三,美联储加息将使美元进一步升值,全球资本将回流美国,导致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贬值,资本市场的格局将发生重大变化。

  第四,当新兴市场向“2030”目标迈进时,正遭遇世界经济进入到低增长阶段。

  虽然如此,新兴市场国家发展的窗口期依然存在。今年一季度,世界平均增长率只有2.15%,到第三季度,这一数字已经升高到4.31%。世界经济连续6年下滑的趋势已在2016年触底,将在2017~2021年呈现恢复性温和复苏,预计明年世界经济增长率为3.3%,新兴市场国家为5.1%,发达国家不到2%。世界经济的拉动力仍将主要来自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

  就金砖国家个体而言,两年的危机已经使俄罗斯的经济结构发生了明显调整,农产品实现净出口,基础制造业开始复苏。到今年8月份,俄经济已触底,预计明年经济增长率将达到1%左右。巴西政局稳定以后,今年的衰退将伴随着明年0.5%的适度增长。可以说,金砖国家已走出最困难的时期,明年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于美联储加息和特朗普的政策取向。特朗普的不确定性和新兴市场的不确定性很有可能触碰出危险信号,金砖国家仍需抱团取暖。

  然而,金砖国家内部机制仍未完善,因此创新是必须,合作是关键。外界一直认为金砖国家内部分化趋势在扩大, 的确目前中国在金砖国家中的比重已经占到67%以上,远高于美国在G7中的占比。长此以往,矛盾可能会逐渐集中到中国身上,因此金砖国家在G20的11个新兴市场国家中吸收新成员迫在眉睫,新的成员加入和机制创新将有助于稀释矛盾,增加共识。

  明年金砖国家峰会将在厦门召开,机制创新预计将写入峰会。我提议,在金砖国家机制下建立全面合作伙伴关系,成员间减少政治纷争,多谈经济合作,这主要可从三个层面来做:

  第一个层面,金砖银行和亚投行应共同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金砖国家都是亚投行成员,应该做好亚投行这篇文章,为新兴市场的发展,而不仅是为了金砖国家的发展,提供力所能及的金融保障。

  第二个层面是产能合作,加强产能合作才是金砖国家真正能够实现结构调整的核心问题。

  第三个层面是金融合作,全球治理当中的核心问题是金融,金砖国家间加强金融合作有助于提高新兴经济体整体在全球治理当中的话语权。(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