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起淮:无人机不能再“摸黑飞行”

2017-01-18 01:01:00 环球时报 张起淮 分享
参与

  1月15日,浙江业余飞行爱好者袁某在没有相关资质的情况下,因操纵某品牌无人机在距离萧山机场约8.5公里处升空拍摄日落。经有关方面调查确认,该架无人机已闯入机场净空保护区,影响飞行安全。目前袁某已被警方控制。此事引发机场、航空公司、无人机制造商、民众等对无人机违法违规飞行危及民航安全的谴责和担忧,也在中国互联网舆论场上引起广泛讨论。

  无人机是由遥控站管理的航空器,按照不同的使用领域可以分为军用、民用两大类。其中,民用又分专业级和消费级,前者集中于政府公共服务的提供,包括警用、气象、消防等。后者则更多的用于航拍、游戏等休闲用途。

  从2015年起,无人机市场开始井喷式增长。根据市场研究公司发布的报告,2015年4月至2016年4月,美国无人机销售额增长了224%,接近2亿美元。而作为无人机的领军国家(以消费无人机技术和市场占有率来说),无人机在中国市场也呈几何式增长的趋势。目前中国99%的消费级无人机都从深圳出口,据深圳海关统计,2015年一整年,深圳无人机出口额超过27亿元人民币,是2014年同期的9.2倍。

  无人机消费市场快速发展,但由于立法滞后和监管不足,无人机“黑飞”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干扰军民飞机正常起降、无人机坠落造成人员伤亡等问题日益严重。很多人购买无人机后并未有相关资质,也不清楚哪些地方不能飞,导致使用上没有了边界。

  我国通过《通用航空飞行管制条例》、《民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办法》、《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等法律法规、规章文件对无人机的飞行活动进行规制,而且按照我国《民用航空法》规定“民用航空器在管制空域内进行飞行活动,应当取得空中交通管制单位的许可。”否则,应由民用航空主管部门责令停止飞行,对该民用航空器所有人或者承租人处以罚款;对该民用航空器的机长也有相应处罚。2015年10月,民航新疆管理局据此开出首张无人机违法飞行罚单。一旦无人机“黑飞”干扰了正常的民航飞行秩序,导致民航飞机延误、绕飞、避让等,危害到公共安全,还可能触犯我国《刑法》。

  由于无人机应用广泛、品类繁多,我国乃至世界其他各国的立法都存在缺失,监管措施不足。这也成了一个世界性课题。当前急需一部专门的法律,明晰生产者、销售商和使用者的责任义务,对各种大小、用途不同机型给出明确的使用区限,让购买者周知并严格监管的情况下,才能对层出不穷的问题对症下药。

  目前,中国民用航空局授权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中国AOPA)按照相关规定,负责在视距内运行的空机重量大于7千克的无人机驾驶员和在隔离空域超视距运行的无人机驾驶员的资质管理。截止到2016年6月,共颁发了5047个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希望随着法律法规、行业管理规定的健全,通过相关机构的不懈努力,进一步确立适航标准、企业准入、生产制造、技术研发等一系列规则,杜绝“黑飞”现象,促进有着巨大市场前景的无人机行业健康稳健发展。(作者是中国政法大学航空与空间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市航空法学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