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特朗普上台给我们提供了造势而上的机会

2017-01-21 22:40:00 环球时报 罗援 分享
参与

  特朗普于1月20日正式担任美国第45届总统。中美之间开启了新一轮的动荡期,观察期,磨合期。

  由于特朗普是一个与前几任美国总统性格迥异的“个性政客”,反建制,反传统,反全球化,不按常理出牌,因此,中美关系将进入一个动荡期,以前达成的一些共识可能需要推倒重来。相互之间的抱怨、责难、成见、误解,甚至敌意将会增大。但是,这一阶段,双方大致还是停留在打“嘴仗”而不是打“炮仗”的阶段。

  由于特朗普是一个毫无执政阅历的“素面政客”,因此,他和他的团队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国内事务时要有一个不断熟悉、适应的过程,包括摔几个跟头,碰几回墙,长长见识。知道哪些是可以触动的,哪些是绝对不能触动的。中美高层之间也有一个相互观察、相互了解的过程,看看双方之间有什么合作面,有什么最大公约数,有什么底牌。同时,也可以了解对方有什么长处、短处和可利用之处。在这一阶段,特朗普团队可能会做出一些实质性的挑衅行动,释放出一些气球,比如在贸易问题上,在台湾问题上,在南海问题上,在钓鱼岛问题上试探中国的底线和反应程度与力度。我们要有所准备。

  由于特朗普又是一个商人禀性极强的“商人政客”,因此,他精于计算,在权衡利弊之后,他会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弊相衡取其轻。如果,他利令智昏,不计成本和代价一味地向中国发难,那么遭到损失的绝对不单单是中国。现在,中美双方已经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攸关方,中国是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国,美国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国,截止2016年中美贸易额达到5196亿美元。中美服务贸易额超过1000亿美元,美方对华保持顺差。同时,双向投资已累计超过1700亿美元。中美贸易为两国人民带来福祉。2015年美中双边贸易和双向投资为美国创造了约260万个就业岗位,为美经济增长贡献了2160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内生产总值的1.2%。中国商品出口到美国,使美国物价水平降低了1-1.5个百分点。2015年典型的美国家庭年平均收入为5.65万美元,中美贸易可帮助这些家庭一年节省850美元以上。中国的分量、中国的体量、中国的力量,做为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应该清楚。

  经过这么一番博弈之后,中美关系将进入两个路径,或者修复,进入正常的国家关系状态;或者继续下滑,进入对立状态。后者,对两国人民,甚至对世界人民来说,都只能是祸而不是福。

  对于特朗普执政后的中美关系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第一句话是,机遇与挑战并存,挑战大于机遇;第二句话是,挑战与机会并存,机会大于挑战。特朗普时代,我们的战略机遇期将面临严峻的挑战,在某些领域将会丧失,我们必须从最坏处着想,予有准备,以变应变。机遇期不可能是永恒的,丧失“机遇”并不等于丧失“机会”,特朗普没有执政经验,这就是“机会”,他很可能给我们提供趋利避害的机会,如果没有可乘之隙,我们还可以创造机会。不要指望特朗普对中国有多好,也不要指望他对中国有多坏,要关注他能给我多少发展的机会。既然,特朗普把国运当做生意来“赌”,那我们就可以跟他斗智斗勇,相信中国人的智慧不会输于对手。

  总之,面对多变的特朗普时代,我们要以不变应万变,保持战略定力,就是四句话:冷静观察,沉着应对;强筋健骨,造势而上。“造势而上”与“顺势而上”的区别在于,前者更积极有为,制人而不制于人。你搞你的“单边主义”,我搞我的“多边主义”;你搞你的“美国第一”,我搞我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你搞你的“闭关锁国”,我搞我的“一带一路”;你搞你的“以邻为壑”,我搞我的“睦邻、安邻、富邻”;你搞你的“美国治理”,我搞我的“全球治理”;你搞你的“不循规蹈矩”,我搞我的“遵守并完善世界政治经济新秩序”。两者相比,立意高低,心胸宽窄,眼光远近,获利大小,立马可见。只要我们保持充分的战略自信,我们就可以营造新的有利于我的战略机遇期。(作者为军事科学院国家高端智库学术委员会特约委员 罗援)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