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玲:多关注实体经济发展

2017-02-03 01:02:00 环球时报 谭雅玲 分享
参与

  2017年的国际金融市场将充满政治干扰,地缘关系与国际关系的复杂性来自特朗普新政的显著作用,以及欧洲板块接二连三的“黑天鹅”事件,这或许将导致2017年更加不确定、不太平和不安全,局部金融危机有一触即发的可能。

  中美经济相比较,美国经济有“远虑”,主要体现在经济利好的资产泡沫处置,进而将搅动全球资产流失与资本流离。而中国经济有“近忧”,主要是内在经济不利因素的作用,资产旺盛以及资产出海直接面临美元资产风暴的冲击。因此,不管世界形势如何错综复杂失去方向,我们都应着重关切中国的内在压力与改革。我想从三个方面谈谈看法:

  其一是加强国内基础建设与专业推进。新年伊始,国内关切国际问题的密集度很高,尤其是猜测与紧张特朗普治下中美关系的未来。但实际上我国经济内在发展与改革的紧迫与重要性远远大于国际问题。尤其是目前经济实体发展的重要性更加凸显,金融问题的千变万化更需要实体经济的支持与保障。经济与金融间的主次、先后顺序需要纠偏与定位,这对我国经济的未来十分重要。2016年最后一个季度,实体经济在PPI指标、贸易数据以及证券市场显现出曙光与希望,表明我国经济供给侧改革的成效已显现、结构性改革有成果、实体经济回归主板有重要转机。因此,2017年我们必须抓住实体经济这条主线,明确各行各业尽职尽责的基础与重心,为我国贸易实体的再崛起、“一带一路”贸易和投资的双驱动发展、未来我国从经济大国走向强国的目标而继续艰苦奋斗。

  其二,汇率基础要素是实体贸易推进。人民币是我国世界信誉的代表作,也是我国三十多年经济发展的巨大成果。2016年人民币的压力来自实体发展不足、金融运用过度,市场恐慌性加大导致的汇率波动风险。预计2017年人民币将面临新的挑战,美元走势的变化将使人民币面临不同的境地与状态,而加强专业定力、增强概念指引、纠正偏激情绪、预期合理角度或将对人民币的有效发展和长足进步产生重要意义与作用。因此,我们更需要加强货币制度与市场的配套建设,做好合理评估以及长远规划。

  其三,惯性舆论导向需要分清是与非。伴随着2016年国际金融市场的大起大落,金融市场恐慌明显扩大,缺少主见和不够专业的环境与认知影响凸显。2017年,围绕美联储加息的猜测与敏感仍将继续,未来美元实际走势与预期的偏差将会加大,这对整个金融市场将产生重要影响。

  2017年的金融市场不平静,趋势、阶段与方向交织的复杂因素值得我们密切关注、深入研究和论证。2016年的最大教训在于大事看得不透彻,评估过于短期,心理感应刺激偏激情绪、加剧恐慌心理。因此,2017年需要密切跟踪市场,发现新的问题、新的趋势、新的动向、新的格局、新的方向,竭尽全力让我们的研究与观察为实体经济与金融安全作为。(作者是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