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风田:农村“厕所革命”功在千秋

2017-02-06 01:04:00 环球时报 郑风田 分享
参与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游客开始向农村进发,但农村景区与路边的公共厕所一直是个死角。正如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4日在全国厕所革命工作现场会上所说,厕所虽小,却是一个国家和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体现,如厕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事实上,不独农村旅游景区需要厕所革命,我国更大的挑战是2亿多农户家庭的厕所卫生问题。“两块砖,一个坑,蛆蝇孳生臭烘烘”的农村土厕仍在相当大范围内存在,尤其是夏天蝇蛆成群、臭气冲天。“连茅圈”(茅厕与猪圈相连)、露天旱厕是蚊蝇病菌的滋生地,这是我国农村卫生环境的一块短板,更是危害农民身体健康的重要隐患,正所谓“物质文明看厨房,精神文明看茅房”。

  将厕所革命进行到底,是防治农村疾病的治本之策。农村地区80%的传染病是由厕所粪便污染和饮水不卫生引起,其中与粪便有关的传染病达30余种, 人畜共患病的问题在农村地区十分常见,这些都是不洁厕所带来的。通过厕所革命,可以使农民的肠道等传染病发病率逐年下降。比如山西南部绛县通过厕所革命使6万多农民告别蚊蝇孳生的老式旱厕,当地肠道传染病减少46%、蛔虫病减少40%,蝇虫密度降低90%以上。

  为统筹推进本地的厕所环境改善计划,近年来我国各地已在积极试点成立“厕所革命领导小组”。比如山东省2016年改造农村无害化卫生厕所225万户,青岛市两年农村改厕60万个,涉及村庄4100多个,农户180多万人口。 河北省规划用3年时间消灭农村连茅圈、路边厕和旱厕。吉林省规划在“十三五”期间,财政按照每户4000元的标准补助农户改厕,到2025年底,全省要基本完成农户厕所改造。   

  以青岛为代表,不少地区在农村改厕过程中并非单纯地改厕所,往往和农村污水处理同步进行,通过做好厕所下水道管网建设和农村污水处理, 根治农村生活污水随意排放的顽疾,不断提高农民的生活质量。

  可见,厕所革命是对传统观念、传统生活方式、环境建设的深刻革命。通过实施改厕工作,带动农村的水、电、路等公共基础设施的改善,拉动乡村建设投资和乡村旅游,以及改善农村的人居环境,提高人民健康水平。

  俗话说:“小康不小康,厕所算一桩”。目前在我国的城乡差别中,厕所差距最大。推动厕所革命不仅是为了让农村的厕所文明追上城市,更应成为一个抓手和样本,通过厕改,带动农村污水与环境整治,通过改厕、改路、改电、改校、改房、改水等基础设施的投入,让城乡居民享受同等的公共品服务,让我国的乡村变得更美丽。(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