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东:美俄关系回归竞逐常态

2017-02-16 01:06:00 环球时报 李海东 分享
参与

  美国白宫发言人斯派塞14日宣布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辞职消息,随后指责俄罗斯,要求俄缓解乌克兰冲突并将克里米亚归还乌克兰。这番堪称特朗普执政以来最强硬的对俄表态,与特朗普一段时间以来对俄亲近言论呈现明显反差,该如何解读?

  首先,毫无行政经验的特朗普以往对俄罗斯欣赏有加的表态,应更多是出于选举需要和对国际政治复杂性认识不足。特朗普将选举视作一场战争,他选择用俄罗斯对中东等议题的聪明处理反衬美国大选另一方的短视与无能,亲俄人士也就成为特朗普国内选战关键依靠力量。胜选后,特朗普内阁成员与顾问构成大致反映了其选举时与俄和好的倾向。

  但上任后,特朗普必须从政治视角处理对俄关系,这就离不开权力竞逐这一目前对他而言尚显陌生的主题。熟悉新身份,更换新视角的过程还在持续,而对俄的新认识可说是特朗普对美俄关系复杂性的理解加深了。

  其次,入主白宫的特朗普面临国内不同部门的强有力约束,其对俄政策很难摆脱美政策团体中关于俄罗斯不满现状、破坏现有国际秩序的主流认识。先前任命弗林为国家安全顾问,可谓特朗普对其在选举中鼎力支持的投桃报李,而当前接受弗林辞职,则是在情报与安全部门和国会持续警告、主流媒体营造的压力氛围下,特朗普采取的适时之举。这表明特朗普要突破美国精英派长期以来确定的包括对俄在内的外交政策,将何等艰难,也表明他对美国政治中妥协之道的认同和接受。当然,这也意味着特朗普可能会根据其对美国现实政治的理解,不断更换或完善其内阁和顾问团队。

  第三,特朗普政府最终将不得不接受“美俄关系结构性矛盾难以调和”的冲突现实,并以此为前提再认识俄和处理对俄政策。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始终未变的对俄政策主轴,是无情地排挤和边缘化俄罗斯在欧洲和其他区域的力量和影响,坚定地将俄罗斯贬损为一个永久无法挑战美国确立的欧亚安全秩序的二流国家。冷战后美国推动的一轮又一轮北约扩大进程,基本剥夺了俄罗斯自身认定的欧洲国家身份,以及俄对欧洲安全构建进程中曾经拥有的主导力和发言权。

  俄罗斯在乌克兰危机中的强烈举措,恰恰折射出其一直以来对美国“霸道”行为的极端愤怒。俄罗斯别无选择,注定会以彻底颠覆美国在冷战后欧洲构建的安全秩序作为其奋斗目标。在欧洲以外区域,美俄双方最终也都将难以摆脱激烈权力角逐的惯性态势。美俄关系内在冲突性根本无法克服,特朗普可能会在其任期行将结束时才会理解到美俄关系的悲剧性。

  弗林走了,带走的是特朗普对俄的好感,带来的是美俄关系回归竞逐常态。这可能是美俄决策者都难以改变的悲剧结局。(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