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德瑰:右翼扭曲了日本文化自信

2017-03-06 01:10:00 环球时报 廉德瑰 分享
参与

  日本国内存在一大批歪曲甚至否认历史的右翼势力,同时也有不少有良知者对右翼进行批评,甚至举行大规模示威反对亵渎和平宪法。这便给我们提出一个问题:究竟应该如何看日本呢?

  日本是有文化自信的国家。同屈指可数的几个文明古国不同,日本文化的原创性单薄,但它具有明显的包容性,一直紧盯并愿意吸收世界最先进的文化。这个国家曾虚心学习中国,儒家思想、佛教经典和西方理念都对其文化有所影响。就像卤水点豆腐一样,中国文化使日本原有文化素材成型、凝固,形成自身特征。学完中国,又学西方,近代以来的日本是世界首个吸收西方文化并成功实现现代化的国家。即使今天,日本也仍是非欧美国家中唯一的发达国家。某种意义上,这种文化自信使日本成为亚洲唯一一个敢向中国挑战、敢与美国周旋的国家。

  这种文化性格给日本带来益处,但也造成一定恶果。它在日本遭遇西方列强侵略时变成一种自强不息精神,促生明治维新、实现国家转型,使日本成为近代亚洲唯一未被殖民统治的国家。明治先贤中有两股力量,一股主张富国和学习西方,一股主张强兵和排斥西方,学习者有古代遣唐使精神,主张拥抱“西力东渐”,排外者有丰臣秀吉遗风,要当亚洲主宰。当时的排外主义者就是后来日本右翼的先驱,构成滋生军国主义的土壤,攫取了自强不息精神的成果,把日本引向灭亡之路。战后日本为亲美主义者主导,维护宪法、自强不息,创造了经济奇迹。但冷战终结、经济衰退和金融危机,为右翼的死灰复燃创造了机会,如果他们攫取日本人民自强不息的成果,战后的和平主义就将动摇。

  根据日本警方统计,现在日本登记在册的右翼团体有500多个、成员约12万人,但有实际活动的不过其中一部分而已。他们在战前支持侵略战争,战后反对中日邦交正常化、美化侵略战争,虽是被警方监视的“一小撮”,但经常发声、影响极坏。自民党保守政客中的个别人就是右翼的代理人,他们曾反对“村山谈话”,安倍信任的人中也有人被曝与右翼分子照过相。

  如上所述,日本人具有文化自信和大国志向,这是他们自强不息的动力。凭借这种品质,日本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发达国家。但正如本尼迪克特所说:日本人有温和的一面但也生性好斗,彬彬有礼却也傲慢自尊。日本右翼自我标榜成民族文化的代表,但实质是排外主义,他们在政界的代理人表面亲美,实际上是伺机摆脱战后体制、摆脱美国。右翼的得逞将会扭曲日本的文化自信、大国志向和自强不息精神。(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文化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