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兴东:全球网络治理最大威胁绝非中国

2017-03-11 00:54:00 环球时报 方兴东 分享
参与

  不久前,中国发布了《网络空间国际合作战略》(下称《战略》),第一次全面系统地阐述了中国参与全球网络治理,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主张。旨在指导中国今后一个时期参与网络空间国际交流与合作,同时也是国际社会更好了解中国政策和理念的重要举措。不过,西方一些媒体依然以一贯的有色眼镜来看待中国的这一建设性举措,刻意曲解成“中国试图把国家控制互联网写成国际法”。

  这些媒体的说辞,就是将中国的网络主权概念简单片面地理解为出于“国家控制”的需要。其实,网络主权概念早就是客观事实,中国推进网络主权是进一步强化各国政府的主体责任。

  随着网络不断发展,网络治理开始超越网络本身,而越来越成为整个社会的治理问题。只有各国政府积极行动起来,更好建立全球性的协作机制,才可能有效应对越来越走向失序的严峻现实。继斯诺登之后,刚刚披露的最新资料,详尽展示了美国中央情报局如何对智能电视、智能手机和汽车等电子产品的全面监控举措。这是美国政府的滥用技术垄断力量,缺乏基本主体责任感的典型表现。

  当然,由于网络空间独特的虚拟性和全球性,网络主权无论是内涵还是外延,都不同于传统的主权,更具开放性和灵活性,各国与其围绕网络主权概念打口水战,不如共同坐下来,围绕网络主权的具体内涵进行有效的协商。

  西方媒体喜欢抨击的另一个点,是中国积极推进更多的国际法适用于网络空间的努力。当下,网络空间最大的威胁就是缺乏全球性的共识和普遍规则,全球治理机制日趋碎片化,使得作为法外之地的网络空间越来越走向失序。只有以更具国际社会共识的国际法,来替代原始的丛林法则,才可能有效建立全球网络秩序。而事实上,早在2013年,包括美国、俄罗斯和中国在内的主要国家,已经在第三届信息安全政府专家组(GGE)达成的最后报告确认国际法特别是《联合国宪章》适用于网络空间。

  目前看来,事实上真正威胁全球网络治理进程的并不是中国,而恰恰是美国。特朗普上台之后掀起的政治运动,其核心信念就是美国优先,将“国家安全和主权”放在首位。所以,过去中美之间最针锋相对的“网络主权”反而与他的理念不谋而合。我们反而要担心,特朗普有可能将“网络主权”推向极端,走向更加封闭。不知道特朗普接下来是否还承认一个国际的互联网?无论是特朗普以后只关心美国自己国家的互联网,或者干脆认为整个互联网就是美国的,都具有颠覆性的影响。

  对于全球网络治理来说,最大的幸事莫过于去年ICANN职能管理权从美国政府手中移交出来。包括特朗普在内的一干共和党人竭力阻挠移交,要是拖延到特朗普上台,移交肯定不再可能。现在想想都后怕。

  西方媒体应该放弃长期的傲慢与偏见,站在人类共同发展、繁荣与安全的视角,更加客观、理性地推进全球网络治理的健康发展。(作者是中国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