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东:荷兰会是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吗?

2017-03-13 01:06:00 环球时报 涂东 分享
参与

  将于3月15日举行的荷兰议会选举是本年度欧盟成员国举行的几大选举之一,其结果不仅关乎荷兰国内政治,还可能对5月的法国和9月的德国选举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进而影响欧盟一体化的总进程。

  此次荷兰大选面临着激进民粹主义势力的挑战。在过去两年中,荷兰自由党(PVV)及其党首维尔德斯的支持率大多数时候占据了各项民调的榜首,领先于现任首相马克·吕特带领的执政党,中右翼人民自由和民主党(VVD)。而维尔德斯领导的自由党与法国的勒庞类似,以反移民、反欧盟而著称。他宣称力图“再次将荷兰变回成我们的荷兰”,提出关闭清真寺和禁止可兰经;废除欧元,恢复荷兰边界控制。

  由于过去两年,在难民危机持续发酵、反欧情绪弥漫、欧洲民粹主义蔓延的大背景下,自由党的支持率步步攀升,令不少人担心维尔德斯会在即将举行的大选中获胜。

  此种担忧不无道理,不过笔者认为,自由党距离执政还有不可逾越的障碍。一是,跟此前大选临近必然式微的惯性类似,自由党近两周的支持率呈下降趋势。二是,即使自由党在3月15日的投票中成功赢得最多席位成为议会最大党,也仍然无法进入政府。据现有情况来看,荷兰参加议会竞选的所有党派中无一能够获得76席以单独组阁,因此联合执政实属必然。但到目前为止,其他主流政党均表示不会跟自由党合作。极有可能的结局是,自由党手握最多席位,但仍然坐在反对党的位置。

  然而,这并不影响自由党对荷兰乃至欧盟政治继续发挥影响。首先,对于荷兰国内政治来说,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警示。前者虽未曾进入政府,但已经对主流政治产生影响。尤其是右翼的主流政党因为时刻感受到来自激进右翼的威胁,因此在诸多政策上被迫右移。比如,马克·吕特政府在近期宣布了禁止佩戴头巾的提议,在数家大报纸刊发要求移民要么“正常表现”要么离开的通告。这跟法国、德国的情况不无相似。

  其次,荷兰自由党的获胜会对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国的民粹政党起到激励作用。目前,法国的选情正处于扑朔迷离的阶段,此前一直被看好的候选人菲永已经因“空饷门”丑闻而元气大伤;独立候选人马克龙的支持率近来节节攀升,但玛丽·勒庞的势力不容小觑。转眼到德国,9月的大选被认为德国选择党鲜有机会获胜。但正如上文所说,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持续“进攻”已经导致其他主流政党持续右移,采纳更加右倾的政策,也算是一种巨大的成功。

  最后,欧盟在此刻正眼巴巴地望着荷兰、法国和德国的选举,急切希望看到亲欧力量能够成功阻截右翼民粹主义势力。即便欧盟整体在短时间内阻断民粹主义势力,后者正在主导社会关注的议题。比如,如今关于布鲁塞尔返还成员国部分权力的讨论此起彼伏,其中弥漫着浓重的民粹主义气息。

  笔者认为,阻止民粹主义政党上台只能说是权宜之计,并不能解决欧盟及各成员国内面临的根源性问题。面对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导致的贫富差距加大、福利国家的衰落导致的不安全感,制度改革才是欧盟及各成员国所面临的真正问题。(作者是四川大学欧洲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