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雨:算法时代,谁是总编?

2017-04-08 00:39:00 环球时报 瞬雨 分享
参与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跟我一样,每天被各手机媒体推送的垃圾文章搞得心力交瘁?看吧,文不对题、夸大其词、捕风捉影;不看吧,又怕错过有用的信息。一方面,从严谨的发展角度,我们才刚刚认可人工智能撰写简单新闻类稿件的尝试;另一方面,以今日头条为代表的一些网络媒体平台却已经在用它堂而皇之地充任媒体编辑。有评论称,“你必须相信今日头条已经这么做,它甚至可以每天出版数亿份不同内容的读物”。

  由于机器在纯粹的效率上完胜人工编辑,今日头条等一些网络媒体平台得以在初期遭遇短时间的版权非议之后,迅速崛起并获得巨大的商业成功。进而,今日头条的“先进经验”被整个行业所效仿,形成强大的正反馈。各个网络媒体平台纷纷上马自己的机器编辑、算法编辑,而坚持人工编辑和一定思想性的平台被行业逐渐边缘化,曾经以云集思想精英闻名的百度百家甚至被百度自己给边缘化,落入不引流不推送的尴尬境地。

  在我看来,称职的编辑应当是伯乐,不断发现优秀的作者和好文章,引领阅读者的视野。新视野和观点被好作者创造出来,被好编辑发掘出来弘扬出去,然后读者也越来越有品位,越来越有思想。而算法的编辑却像是霸王,不断用大数据去捕捉读者的趣味,以此为基础,运算和规划出自己的条框,然后用这个条框来引导和约束作者的创作方向和文章的推荐可能性。最后,可能只会剩下佞臣一样迎合算法的写手,以及恶俗趣味被充分迎合的读者。

  试想,假如牛顿将他的惊世大作——《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投稿到当今一些网络媒体,不改变标题和写作手法,是没法被读者接收到的,只有诸如《骇人听闻:地球与太阳原来有这样的不伦关系》之类才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估计也只有同理冠名以《性感的丈母娘和丑陋的未婚妻,你约哪一个?》,否则没有哪个机器媒体平台会推荐。

  近日有报道曝出算法编辑滋生的产业链——“做号江湖”。谈到大批的垃圾文章是如何从写手公司源源不断地被生产出来,然后顺利通过机器平台的检验(甚至是跟平台合谋),向互联网灌注、充斥。在我看来,伴随算法编辑出现的这些垃圾,就像电影《黑客帝国》里面的特工史密斯——演化到中期以后,他不仅吞噬掉敌人,也吞噬掉同类,最后形成铺天盖地的自己。

  编辑就是作者、文章、观点和读者链条上的决策者。算法当然不是没有决策,实际上它恰恰反映了最不当的决策。这个决策不是根据当时当景的思考和应变的结果,而是一开始就由算法的编写者写进机器、再由机器来执行的。换句话说,以今日头条为代表的网络媒体平台,一篇文章是否被推荐以及如何被推荐,真正决策者实际上是我认为最不懂文化、最不懂经济、也最不懂人生的程序员。

  今日头条的开篇口号叫做:“你关心的,才是头条!”这看似充满人文关怀,细想来有一定误导性。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是你关心什么事儿才发生什么事儿的话,那倒是天下太平了。然而事实上,无论是朴槿惠丑闻还是金正男遇刺,无论是特朗普发布争议性的移民政策,还是默克尔遭遇尴尬瞬间,所有事件都发生在“你关心”之前。你是因为事件而关心,而不是相反。(作者是技术经济观察家)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