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靖:美俄亲善大门被堵上了

2017-04-10 00:45:00 环球时报 黄靖 分享
参与

  美国7日以59枚“战斧”巡航导弹袭击了叙利亚政府军空军基地。对巴沙尔政权采取如此激烈的军事打击,华盛顿意欲何为?

  袭击叙利亚,是共和党建制派的胜利。奥巴马第二任期,将美国的战略资源集中于“亚太再平衡”战略,在中东全面收缩,尤其在叙利亚内战和打击IS方面,更是踌躇不前。普京精准地抓住了这一战略机遇,强势卷入叙利亚内战,不仅一举夺得中东事务中的主动权,而且将俄罗斯与西方的博弈焦点从乌克兰腾挪到中东,进而充分暴露美欧之间在中东问题上的矛盾,弱化了美欧的反俄同盟。显然,共和党建制派对奥巴马在中东问题上的“软弱”十分不满,他们利用在美国军事和安全事务中的深厚影响,一直积极推动美国直接卷入叙利亚内战和打击IS的军事行动。

  而特朗普当选后,反而比奥巴马更为压制建制派的中东政策主张。其根本原因在于特朗普及其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都意图在中东寻求同俄罗斯合作,共同打击恐怖势力,进而打开改善美俄关系的突破口。这是建制派绝对不能接受的。

  因此,建制派在对俄政策上不遗余力地反制特朗普,力图“管控(manage)”这位桀骜不驯的总统。他们首先通过FBI泄露弗林和俄罗斯大使的电话录音迫使弗林辞职,护送与建制派关系密切的麦克马斯特将军就任国家安全顾问;继而策划特朗普麾下“四巨头”——防长马蒂斯、国务卿蒂勒森、国土安全部长凯利和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联手施压,将特朗普的首席战略顾问班农挤出国安会。紧接着,建制派抓住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的指控,通过特朗普自己的安全和外交团队向其提出军事打击叙利亚的建议。在这一局势下,特朗普不得不在麦克马斯特呈报的三个打击方案中选择一个,下令袭击叙利亚。

  事实上,美国轰炸叙利亚的真正目标是俄罗斯,目的是从普京手里夺回中东事务的主动权。而俄罗斯也不甘示弱,立即对美国的袭击表达愤怒,并威胁今后在叙利亚不再对美国提供“安全保障”。如此一来,共和党建制派彻底打消了特朗普修复美俄关系的初衷,堵死了改善美俄关系的大门。

  同时,攻击叙利亚也是给伊朗施压。叙利亚内战,实质是一场穆斯林什叶派逊尼派之间的政治战争,伊朗坚决支持同是什叶派的巴沙尔政权。正是俄罗斯的空中压制和伊朗有力的地面支持,使巴沙尔政权得以扭转内战局面,转守为攻。美国袭击叙利亚,对地面作战的伊朗的威胁甚于俄罗斯。伊朗在袭击后发出严厉谴责,原因就在于此。

  更具长远意义的是,军事打击巴沙尔政权有助于逆转美伊核协议,重启美国主导中东事务的传统格局。奥巴马政府努力与伊朗签署的核协议,尽管似乎解除了伊朗潜在的“核威胁”,但与美国的倒巴沙尔立场背道而驰。其结果是,美伊核协议不仅使共和党建制派怒气冲天,而且使美国同时开罪在中东的两个最重要盟友:以色列沙特——遏制伊朗是以沙两国最重要的国家利益。袭击叙利亚不仅与建制派废弃美伊核协议的努力方向一致,也使美国在中东事务中重新与以色列和沙特站在了同一战线上。

  简言之,袭击叙利亚是美国共和党建制派长期策划的结果。建制派能够在特朗普胜选后的第一个重大对外政策上迫使其就范,逆转特朗普修复美俄关系的初衷,同时压制伊朗,重新赢得中东传统盟友的支持,可见建制派力量之强大,手段之老辣。这标志着美国将以更强硬的态势卷入以叙利亚内战为焦点的中东事务,力图从俄罗斯手中夺回中东事务主导权。这一转变,不仅对美俄关系以及中东格局有重大影响,对特朗普政府今后的内政外交也具有深远意义。(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李氏基金会讲座教授、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