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锋:美国对朝结束“战略耐心”的政策含义

2017-04-21 00:48:00 环球时报 朱锋 分享
参与

  特朗普政府的朝核政策来势汹汹。先是进入3月中旬以来,国务卿蒂勒森在亚洲三国之行中坚定地表示,奥巴马政府所实行的“战略耐心”政策已经结束,美国将把包括军事解决在内的方案都置于“桌上”,甚至不排除对朝鲜进行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后是特朗普本人连续发送5条涉及朝鲜的推文,指责朝鲜正在“找麻烦”。美国军方也在造势,气氛紧张,似乎表明美国对朝动手已经“箭在弦上”。

  然而,美国副总统彭斯和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之后又强调朝核问题要“和平解决”。人们不禁要问,特朗普的朝鲜政策到底怎么了?

  “战略耐心”的由来

  奥巴马政府2009年1月上台,当时美国和朝鲜在“谈”还是“不谈”问题上的较劲。关于六方会谈第二阶段朝鲜核设施“去功能化”的查证进程,当时美国要“看彻底”,朝鲜只让“看部分”。压垮六方会谈的“最后稻草”,一是2009年6月朝鲜的第二次核试验,二是2010年3月的“天安舰事件”和“延坪岛炮击”。这让奥巴马政府下决心“不再第三次被朝鲜欺骗”。

  “战略耐心”政策有三大要素:一、不降低和朝鲜外交接触和对话的“门槛”,强调美朝对话或者恢复六方会谈的条件是朝鲜必须拿出“可验证的弃核行动”的诚意;二、加强对朝鲜的孤立和压力,谋求遏制朝鲜核导开发所需要的资金、设备和材料来源;三、提高对朝鲜的军事威慑,遏制和回击朝鲜的军事挑衅。

  特朗普政府强调“战略耐心”政策结束了,一是因为在华盛顿看来“战略耐心”是一项无效的政策。2016年朝鲜两次核试验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2270号决议和2321号决议制裁朝鲜,已经创造了联合国对一个单一国家采取最为严厉制裁措施的历史纪录。即便如此,在中短期内仍无法达到让朝鲜态度软化、重回弃核义务的目的;二是 “战略耐心”政策持续了8年,已被认为是一项危险的政策。这8年中朝鲜已经进行了4次核试验、超过65次各种射程导弹试验。朝鲜的核导弹技术有了实质性的进步。

  但对特朗普政府来说,放弃“战略耐心”政策,并不等同于直接启动对朝“军事打击”。

  朝鲜半岛周边地缘战略力量布局、朝韩直接相邻的地缘特点以及朝鲜多年来的“先军政治”体制,都决定了1953年朝鲜战争之后,韩美对朝军事打击预案没有一个是低代价的。在朝鲜事实上已经拥有核武器的今天,对朝“军事打击方案”更是“说易行难”。美国长期缺乏对朝战争行动的决心,不是美国及其盟国没有对朝军事打击的能力,而是缺乏“成本与收益”之间划算的、可操作的预案。这是朝鲜半岛内、外的政治、经济与地缘战略结构所决定的。

  军事行动准备将加速进行

  虽然美军对朝动手不会进入“倒计时”,但特朗普政府宣布结束“战略耐心”政策,仍然是美国对朝战略的决定性变化。这一变化的直接作用,是华盛顿要将解决朝核问题列为外交与安全政策的“优先事项”。正如美国副总统彭斯日前在韩国访问三八线非军事区时所说,美国需要“引导各种国际资源”包括加强与中国的合作等在内,将打破朝核问题现有僵局、抑制朝鲜核导能力的发展列为最迫切和最主要的外交议程。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间,全力应对朝鲜问题将成为特朗普政府亚太战略的优先议题。

  相应地,特朗普外交也将由此调整和展开。至少有五个方面的工作,特朗普政府将全力推进:一、继续动员美国亚太同盟国家,为应对朝鲜局势做深入准备;二、努力推动和中国等国的合作,重新启动在朝核问题上的“大国协调”进程;三、加大在联合国机构内的涉朝攻势,推动对平壤政权彻底的“去合法化”;四、说服东盟、欧洲、中东、非洲等国家,全面加强对朝鲜外交人员、商务活动和人员来往等方面的限制和打击,进一步切断朝鲜经营的“地下网络”;五、全力说服国际社会尽可能多地采取针对朝鲜的“次级制裁”行动,在严格执行联合国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之外,全面压缩、甚至断绝与朝鲜的人员、经贸往来,以求最大限度地扼杀朝鲜的金融与经济来源。

  与此同时,美国对朝军事行动的准备将会加速。从2015年开始,美韩联合军演就开始包括对朝鲜的“斩首行动”、战略设施控制、心理战等诸多内容。美国在韩国的军事部署,也增加了防核、防化等军事行动能力。美日韩军事同盟框架内的协调也在不断深入。2016年美日韩联合举行针对朝鲜的反导演习之后,2017年3月,美日韩又联合举行了首度针对朝鲜的反潜演习。日韩涉朝军事情报共享协定,以及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等行动,都预示着对朝战争行动准备确实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和平解决的钥匙在美朝手上

  说白了,特朗普的策略是利用全面施压,迫使朝鲜丢掉“拥核自保”的幻想。如果朝鲜不妥协,“压垮朝鲜”、甚至因为朝鲜新的挑衅行动而借机“打垮朝鲜”,就是这一策略的结果。美国的这一政策,尽管有强势的一面,但也有应对朝核困局、美国在竭力“求变”的一面。

  中国主张和平解决朝核问题。中国政府和人民珍惜传统中朝友谊。同时,中国对半岛无核化的决心坚定不移。朝鲜需要珍惜中国发挥的特殊作用,珍惜中国的和平努力,尊重中国的利益与原则。否则,局势必然朝着朝鲜无法承受、它恐怕也不想承受的方向发展。

  中国坚持对话,特朗普政府或许不会拒绝与朝鲜的对话。彭斯提到美国并不追求朝鲜的“政权更替”。中美两国追求的对话,是国际社会想要看到的对话,也是平壤面临巨大压力的同时做出选择的对话。即便美国不采取战争行动,在越发严峻的制裁之下,朝鲜究竟能够维持多久?美朝两国都要想明白,这将不再是简单以“停核”、“冻核”换取的对话,更不是对话启动就能让朝鲜迅速获得收益的对话,而是朝鲜弃核的同时重申六方会谈共同声明义务的对话,是诚心想要弃核的朝鲜同时真正能够获得安全保障与尊重的对话。

         朝核问题的和平解决,需要勇气、更需要抉择。(作者是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