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红:日本无法忽视“一带一路”红利

2017-04-27 00:34:00 环球时报 刘军红 分享
参与

  近日,日媒报道称,安倍政府拟派自民党二号人物、著名的“中国通”二阶俊博参加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同时有可能向中国领导人转交安倍亲笔信。这一动向被视为改善中日关系的信号。

  尽管日本官方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评价惜字如金,但日本民间却早已按捺不住,各路智库纷纷发表报告。今年1月,习近平主席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欢迎各国首脑来京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这份“邀请函”无疑也包括对日美欧等发达国家领导人的邀约。至于日本“派谁前往”,则由安倍政府自行协调与平衡。

  安倍派人参会自然有多种理由,其中包括近期地缘政治风险明显上升,也可能包括对改善中日关系的期许与尝试。但无论如何,日本都无法不正视“一带一路”带来的政治、经济乃至安全机遇。避免错失良机,可谓安倍政府派员与会的根本动机。

  对安倍政府而言,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及其压力堪比“黑云压城”。在“安倍经济学”启动的四年中,日本企业利用日元贬值重新完成了对美出口市场的扩张。在国际收支上,日对美贸易顺差大幅扩张接近700亿美元。日本还通过企业投资、海外并购,强化了国际竞争力,特别是对美竞争力。特朗普的政策反转直接针对日元汇率,直逼日本既得利益,甚至海外市场和阵地。这是安倍政府最担心的“新广场协议”。

  上世纪80年代,作为安倍的政治偶像,中曾根康弘虽在外汇政策上败给了里根主导的“广场协议”,但在国际政治上,则通过结成西方保守联盟,共同推动冷战终结,积攒了关键的“政治遗产”。当前,安倍虽两次三番拜会特朗普,但不论在地缘政治、国际安全乃至贸易投资上都未获得“定心丸”。日美首脑会谈,敲定了日方主导的“日美经济对话”。但面对中美领导人会谈及“中美全面经济对话”,日本才惊异地发现特朗普的谈判价码升级了。在中美日三边关系乃至全球秩序的应对上,安倍的“先手棋”反而越发被卷入漩涡。在中美跨太平洋格局中,甚或在中美俄国际政治关系上,日本开始迷失自己的位置。

  按照安倍的外交安全智囊、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的定义,所谓外交就是“对国家利益的追求”。那么,当前如何应对特朗普政权的“经济单边主义”及其强烈的贸易保护主义,守住既得经济利益,可谓现阶段日本外交的核心目标。据近期日本民间智库关于“一带一路”的报告,如何保证日本企业赶得上“一带一路”的发展浪潮,避免错失商机,则成为安倍政府能否守住国家利益的战略选择。日本专修大学教授大桥英夫就曾发文“TPP与中国的‘一带一路’构想”,指出“一带一路”既是对亚太、东亚区域各种合作机制的综合运用,也与“十三五”规划纲要一脉相承,更体现了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所提示的基本方向,堪称中国“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关键存在”。

  21世纪,中国经济对日本经济的发展已经不可或缺,日本经济已无法脱离中国经济自行运转。双方能否找到合作面对风云变幻的国际格局的路径,关乎彼此的长远战略利益。如此,二阶来华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堪称中日关系发展的时空折射,这样看也不为过。(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