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勒庞败选,欧洲还不是民粹主义的天下

2017-05-07 22:41: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法国5月7日大选结果揭晓,马克龙以65.5%对34.5%的得票率击败勒庞。这样的结局不出多数人的预料,显示了两位角逐者的个人竞选能力及所代表的势力对比,也反映当下法国乃至欧洲的政治生态状况:民粹主义虽然在高涨中,但这里还远不是它的天下。   

  马克龙胜出,主要得益于其竞选纲领和政治主张比较符合法国的国情民意。他表示欢迎移民,认为移民有利于法国经济发展;主张欧洲应进一步对难民开放,接纳难民是欧洲人的道德义务;支持全球化,主张继续推进欧洲一体化,在欧元区实施统一的经济和预算管理。法国是欧盟的主要缔造者,也是受益者,法国人很享受作为欧盟政治领导者的感觉,对欧盟存在的缺陷大都主张修补完善,而不是拆台散伙。法国是接受移民最多的国家之一,法国人崇尚自由平等和人道主义,将难民拒之门外的做法,有违主流意愿。马克龙的政治理念和主张在多数选民中拥有市场。   

  为了大选,马克龙的自我政治定位很取巧。他自称不是社会主义者,也不是极端自由派,既不是左翼,也不是右翼,而是中立派。他认为,法国真正分野不是左与右,而是进步与退步,而他代表进步的方向。他退出社会党,以独立人士身份参选,并组建政治组织“前进”运动。有评论说“他代表了左右两翼中最好的部分”。第一轮投票中被淘汰出局的几乎所有参选者,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都号召自己的支持者在第二轮中把票投给马克龙。显然,“既不是左翼,也不是右翼”的自我标榜,成为他赢得大选的又一优势。   

  勒庞同马克龙的政治主张和大选口号几乎是针锋相对,泾渭分明,被称为民粹主义势力的代表。她反对移民,主张退出欧盟,在竞选演说中,她直言不讳:“我当上总统的第一件事就是收回边界管控权。大规模移民对法国来说不是机遇,而是闹剧”,还说,“我们把法国的大门向黑手党打开,向恐怖分子打开,他们马上明白能从我们令人难以置信的无能中得到好处,并将他们的仇恨战士混入难民中,朝着法国的心脏致命一击”。在法国经受一波波难民潮冲击和屡遭恐怖袭击的现实下,她的这些话无疑很能俘获一部分选民的心。   

  然而,这样的极端主张,对她来说很有些“成也萧何 ,败也萧何”的意味。法国现有移民近600万,占全国总人口约9%,她这些强硬主张让很多法国人害怕惹出事来。马克龙在辩论中指出,勒庞的强硬政策将加剧国内种族对立情绪,甚至“引发内战”。这在很大程度上表达了选民的担忧,也是在戮她的软肋。据多个民调显示,70%以上的选民排斥勒庞对待难民和移民的主张。这是她为自己设的一道过不去的坎,即使使出全身解数,在大选中也必败无疑。形势比人强。   

  这些年法国一直经济低迷,失业率居高不下,民众很希望选出个能让国家摆脱困境的领导人。马克龙虽然从政时间短,但他毕竟在政府中当过两年经济、工业和数字经济部长,在管理经济方面比勒厐有优势,这也成为他的得分点。另外,在竞选“优势”一栏中,有人还为他填上“拥有传奇婚姻”这一条。法国人的浪漫,非外人所能揣摩。   

  在某种意义上说,勒庞“虽败犹胜”。选举结果表明,她的民意支持率有很大提升。回想2002年,她父亲老勒厐曾以18%的得票率进入第二轮投票,最终以18%比82%的得票率败给希拉克。这个18%就是他那时实在的民意支持率。这次大选,勒庞在第一轮投票中,得到21.7%的选票,第二轮她的得票率为34.5%,比父亲当年的18%高出16个百分点。   

  还有,勒庞首次找到政治盟友,杜邦·艾尼昂愿意把自已在第一轮投票中赢得的4.7%的选票送给她,交换条件是如果勒庞当选总统,杜邦·艾尼昂将担任总理。这虽然类似画饼充饥,但对勒庞有着非同小可的象征意义: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孤家寡人局面开始改变。    

  近年来,在美国和欧洲,民粹主义抬头,传统政党和建制派越来越不受待见,2016年这一现象尤为突出。政治素人特朗普当上总统,英国脱欧,荷兰差点飞出黑天鹅。这次法国大选,第一轮胜出的竟然都不是长期把持政坛的主流政党提名人。不过,法国大选结果再次说明,呈上升势头的民粹主义为欧盟敲响了警钟,但不是丧钟,欧洲还远不是民粹主义的天下。(劳木)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