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立国:培育职业精神是系统工程

2017-05-19 01:16:00 环球时报 邵立国 分享
参与

  影视圈的“小鲜肉”们最近可能比较烦。很多人在品味《人民的名义》中老戏骨们高水准飙戏、赞叹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中阿米尔·汗短时间内大幅度增减体重之余不禁发问,动辄上千万片酬的小鲜肉们到底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这似乎是一个关乎市场分工与需求的问题。虽然被广泛吐槽和质疑,奈何小鲜肉们自带流量,收视水平和广告效应足以让制片方乐此不疲。观感效果如何因人而异,但这其中折射出职业精神缺失的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市场经济的基础在于分工,由分工形成专业,因专业提高效率。而分工的基本要求是,每个环节都要依据一定的规则运行,整个体系才能持续良好运转。同样,每一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规则和要求。除了外部监督之外,行业正常运转的基础就是从业人员的职业精神。坚持市场导向没有错,但如果单纯追求经济效益,忽略行业的功能定位和长远发展,无视从业人员的职业精神培育,各种弊病终究显露。

  随着我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人们追求富裕生活的路径拓宽了,追求幸福的脚步也加快了,但很长一段时间里,对职业精神的培育被忽略了,出现了一些错位和扭曲。

  工业领域也有很多深刻的例子。我们国家原有200多家行业研究院和设计院,主要功能是进行共性技术与核心产品的研发。但为解决机构冗余与效率低下等问题,上世纪90年代开始进行企业化转制。转制后科研院所经济活力增强了,个人收入增加了,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和削弱了研发人员承担共性技术研发的积极性,加剧了我国共性技术研发主体缺位的问题。

  “在其位、谋其政,任其职、尽其责。”一个本来理所应当的道理,其实并不容易实现,是一个复杂系统工程,需要多方面共同努力。

  首先,职业精神需要进行系统培养。职业精神不是天生的,要在职业技能培养的同时,加强对职业精神的灌输,提高从业人员对企业的契约精神,提高对岗位职责的忠诚。“爱岗敬业”固然美好,但从职业精神角度看,即使不爱岗也要敬业。

  其次,职业精神的养成需要实实在在的制度保障。例如,我们总是赞许德国的工匠精神,但德国的工匠精神和工业文明是有着强大的制度作后盾支撑的,德国制造业工人的工资待遇和社会地位,与科研院所的教授们并无太大差距。而我国目前地区间、行业间的收入差距过于明显,而且近年有加剧的趋势。例如,据统计银行业营业利润率接近40%,是工业行业的7倍,金融业平均工资接近全国平均水平两倍,导致大量的人员从实体经济转向金融业。

  第三,要重视对职业理念的宣传。从老托马斯·沃森的“竭尽全力做好每一件事,永远保持乐观向上的积极态度”,到乔布斯的“活着就为改变世界”,世界制造业巨头们的做法值得我们学习。企业在提高人员素质的同时,要注重向员工灌输企业的核心理念和价值观,提高员工对企业发展的认同,提高员工的使命感和荣誉感。(作者是工信部赛迪研究院规划研究所研究员)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