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珺:香会过个“小年”又何妨

2017-06-03 00:33:00 环球时报 姜珺 分享
参与

  一年一度的香格里拉对话会(简称“香会”)再次粉墨登场了,可在定场锣敲响之前,中国代表团的出席级别就意外成了序曲。过去十年间,中国有8次是由副总参谋长(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领衔,1次是国防部长率团,因此一些人士认为今年由军事科学院副院长带队是降低了级别。有的猜测是受到军改影响,有的怀疑是中新关系遇到障碍,有的甚至称是因中方不擅国际沟通、不愿成为众矢之的,还有人士叹息今年中方比较“低调”,香会可能是个“小年”。

  关于香会出席级别,国防部和外交部发言人都已明确表示,中方是根据工作需要做出的决定,但仍有人乐此不疲地做出各种推断,这再次证明中国确实是亚太舞台当之无愧的主角,出席了是焦点,不出席也能产生轰动效应。事实上,中方5年前就曾派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率团与会,而且中将级别也已不低。再者说,中国真的不是非要派出“几星将军”出席才符合规矩。

  首先,香会既不是官方性质,也不是强制性活动。这只是由英国民间学术机构牵头主办,新加坡国防部协办的“一轨半”会议。各国是否参加、何人参加全凭自觉自愿,一些国家的国防部也只是派了代表。而且,香会邀请了大批专家学者、媒体记者,甚至军火商活跃其中,政府官员反而成了陪衬。

  其次,主办方虽称香会为“亚洲安全峰会”,但它并非亚洲国家共谋安全的平台。多年来美国代表团规模最大、级别最高,国防部长、参联会主席、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悉数出席。日、韩、澳、加、英等盟国以及北约、欧盟也要帮个场子。反观大多数亚洲国家,即使是防长、总长也不过是跑跑龙套,甚至连大会发言的机会都没有。可见,香会本质上是西方国家在亚太防务和军事安全领域主动设置议题、强化影响力的一个平台。事实上,在亚洲有多个安全对话合作机制,有些机制议题更宽、作用更实、成果更多,但由于不是西方主导,因而西方人士吵吵得没有那么厉害。

  第三,某些人盼望中方加大参与力度未必都是出于好心和热情。中方早期参会的人员级别较低,有的国家借机恶意散布“中国军事威胁论”。后来中方与会级别提高了,批评中国的声音也未见削弱,反而有时会由于在某些问题上的公开辩论而形成大会热点。当然,这也是香会能够吸引一大批记者和军火商参与的原因之一。

  客观地讲,经过主办方多年经营,依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雄厚的资金赞助、专业的会议管理和高超的公关手段,香会确实提供了一个学者与官方交流的渠道,东西方安全理念对冲的平台。中方利用这一平台主动发声,可以达到宣介立场、阐释政策、介绍情况、释疑解惑的目的,过去多年来中方的出席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但是,香会除去一场媒体盛宴外,既没有达成什么协议,也没有解决实质性问题,热点还是热点,分歧还是分歧。因此,中方在出席方案上必须根据自身需要作出决定,这里既有政策层面的要求,也有内部工作的考量,还有对会议安排的考虑。

  话说回来,有的国家连气候变化《巴黎协定》都可以轻易退出,中方调整一下与会级别又有什么不可呢?就算本届香会过个“小年”,又有何妨呢?(作者是中国网络空间战略研究所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