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靖:“美国乱象”是对整个世界的挑战

2017-06-06 00:25:00 环球时报 黄靖 分享
参与

  眼下的美国,不论是政府内部,还是外交环境似乎都遇到了点麻烦。因“通俄门”而将接受特别检察官的调查成了特朗普的一道“坎”,但他面临的困难其实还远不止于此。

  “三无”总统

  早在当选之后,特朗普就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外行总统”。而且除了缺乏从政经验之外,特朗普还面临“三无”:

  第一,无团队。一届美国政府中有近800个高级职位,其中副国务卿、副防长等诸多高级职位都需由总统提名并经国会批准任命。而目前获得特朗普提名者不足需求的十分之一,获国会通过的不到20人。上任已近5个月,仍没有一个健全的团队,如此局面,很难想象有效地领导美国。

  第二,无政策框架。按照美国的政策制定过程,总统的任何想法都需要其团队作出政策框架报告,经由相关部门的共同商议后形成具体的政策,再报请国会通过。而一个“无团队”的特朗普不可能将自己的想法靠“推特”转换成可以落实的具体政策,并且与相关部门、国会进行有效地沟通和协商。这反映出特朗普“决策难”的窘境。

  第三,无战略共识。作为世界头号大国,美国在重大的内外政策问题上必须要有内部的战略共识。而目前的美国内部严重撕裂,不仅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势不两立,特朗普与共和党建制派之间也存在裂痕,白宫西厢房和内阁在一系列问题上缠斗不已,就是明证。

  西厢房的顾问们由总统直接任命,而内阁成员须经国会批准方能就任,后者代表的终归是建制派利益。自尼克松以来,西厢房和内阁之间一直都有利益冲突和矛盾,但从未像特朗普就任以来这样势同水火。

  三大支柱

  特朗普虽困难重重,但是过早断言其难以长久则失之武断。实际上,特朗普在很多重大问题上都有精准的判断,并且做出了重大妥协。

  历史证明,一个共和党总统必须和三个利益集团保持密切关系:以华尔街为中心的大资本集团,以石油工业为中心的能源集团,以及军工集团。特朗普与这三大集团并无交集,即便胜选之后也对其持观望甚至是反对态度。但特朗普上台后很快采取措施,不但安抚了三大利益集团,而且开始与其建立密切的联系。

  特朗普提名三位前高盛高管进入内阁,帮助他打理美国的经贸事务(事实上,这三位了解中国并且务实的高管,在中美之间避免贸易战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同时利用总统权力松懈了奥巴马时期制定的对华尔街的管制条例,在美元汇率、生息问题上都做出了有利华尔街的决定。特朗普不久前宣布人民币不是“被操纵货币”部分原因也是向华尔街示好。华尔街也转而支持特朗普,股市也随之上扬。

  对于能源集团,特朗普上台后就表态美国将不再参与《巴黎协定》,6月1日正式宣布退出也给能源集团送了一份厚礼,与布什家族关系密切的能源集团对特朗普的态度由反对转为欣赏。特朗普上台后削减各个部门的经费,却唯独增加军费、订购大量武器,这也无疑让军工集团非常高兴。

  共和党的三个支柱性的利益集团对特朗普态度的转变,是“三无”总统特朗普仍能撑下去的主要原因。

  但是,特朗普总统的政治生命力还有更深层的原因。小布什的右翼政府和奥巴马的左翼政府治下的16年,极大地撕裂了美国社会,暴露出了美国社会在快速全球化过程中出现的深刻对立。其主要体现是作为美国建国主体的中下层白人,和以移民、精英为主体的自由派之间的矛盾。如果建制派现在对特朗普痛下杀手将其弹劾,那么会立即引爆美国的内部矛盾,以至引发内乱。

  美国历史上游行示威并不鲜见,但通常参与者除城市居民外大多是少数族裔和青年学生,这些人情绪高涨,但行动力十分有限。特朗普的支持者则大都是住在乡镇地区的白人群体,他们大都是美国“独立战士”后裔,因而自认为是真正的美国传人;根深蒂固的基督教沙文主义立场使他们对“政治正确”深恶痛绝。尽管这个群体在舆论界几乎默默无闻,但作为绝对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的信徒,他们有很强的行动能力。一旦行动起来,他们很可能效仿其为美国独立而战的先辈,开着自己的皮卡、扛着自己的步枪起来抵抗“非正义政府”。正是恐惧这种情况发生,华盛顿建制派不敢、也不会和特朗普彻底决裂。

  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2018年的国会中期选举。相当一部分共和党议员、尤其是来自美国中西部的国会议员都深知特朗普的支持者是得罪不起的,一旦失去这些选票,他们将丢掉在国会的席位。所以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前,他们也不会和特朗普闹翻。

  携手治“乱”

  当然在客观上,新一届美国政府不但让美国的“软实力”受到一定的损害,单边主义也破坏了美国和其盟友的关系。在最近的七国峰会后,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公开表示美国不值得信任。如果双方不妥协,问题只会更严重。

  而且,美国现在的“乱象”如果不加以有效地控制,必将带来全球性的负面影响。这不仅因为美国是全球第一大国,是当今世界秩序的主要建造者和“领导者”,更为要紧的是,一旦美国陷入不可逆的“动乱”,统治集团很可能通过“挑起外部战争”的方式转移危机,来寻求出路。这对于需要和平繁荣的安全环境的中国乃至整个世界来说,都将是灾难性的。

  从这个意义上讲,克服“乱象”带来的负面效应不仅是美国人民的责任,也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有识之士的使命和责任。笔者认为,美国人应该有足够的力量和底蕴克服当前的“乱”。更重要的是,世界各国为维护世界秩序与和平发展,也会一道努力克服美国带来的“乱”。在这一关键历史时期,习近平主席在达沃斯论坛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的讲话中,都强调要坚持以市场经济和自由贸易为动力的经济全球化,和以多边机制为基础的全球治理,不仅符合历史发展大潮,也体现出中国作为一个世界大国的担当和作为。(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