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戈:大学生需直面“低薪白领”现实

2017-06-07 00:30:00 环球时报 刘戈 分享
参与

  这个夏季,中国将有795万应届大学生毕业。来自招聘网站的一份调查显示,2017届大学毕业生的起薪平均比起他们去年毕业的学哥学姐们下降16%,超过3/4的毕业生的实际薪资低于其期望薪资。

  两位数的下降幅度有点让人惊诧,似乎和统计数字中中国经济企稳的指标不太相符。但如果放到中国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去考量,就会看到其中的合理性和必然性。随着中国经济转型不断走向深入,人才的结构性矛盾也越来越突出。大量工作岗位会消失,大量新工作岗位会诞生。总体上看,高薪旧岗位消失的速度会超过高薪新岗位产生的速度。

  移动互联网招聘平台直聘网发布的报告显示,从岗位需求上看,包括机械制造、能源化工、房地产、建筑、广告传媒等传统行业期待流域的应届毕业生均有不同程度的萎缩。过去这些行业都属于需求庞大的中高薪酬行业。另外,超过四成学生工作与专业不对口。

  一方面,大学的专业设置和社会需求变化总体上会有一个较长时间的滞后期。专业设置上从前期调研到首届学生毕业,其间至少经历十年漫长的过程。而另一方面,中国正在同时经历工业化中期向工业化后期、工业化向信息化的双重转型,经济结构和社会结构正在经历剧烈的变化。

  直聘网另外一项报告显示,对比国内100所名牌大学2017年的毕业生平均起薪,中国科技大学从38名上升到第3,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等大学也上升明显,而北京大学竟然意外跌出前三。这个排序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社会专业需求的变化。在大学生就业起薪排行榜中,互联网公司和其他行业相比增长明显,大量出产相关专业毕业生的大学,平均起薪必然水涨船高。

  大学生起薪降低的另一个原因是大学生和非大学生就业人数与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需求结构的矛盾。2017年将有近800万大学生毕业,同一年出生的人将近一半拥有大学学历。而社会提供的新工作中,蓝领和白领的比例却根本不可能是1:1,据一些城市劳动市场的估计这个比例是1:3甚至更高。

  从2001年到2017年,中国大学生毕业数量增加7倍,大学教育快速实现由精英教育到普及教育的转变。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现阶段中国大学生就业难恐将长期持续,甚至在一些领域还会重新出现“脑体倒挂”。如果大学生依然希望能从事白领工作同时自身又没有太强的竞争力的话,就只能够接受低薪白领的工作。(作者是央视财经频道评论员)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