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宗:内斗加剧将把美国带向何方

2017-06-07 00:30:00 环球时报 张文宗 分享
参与

  美国社会的分裂和对立仍在加剧

  美国总统特朗普不顾国内外劝阻和反对、执意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后,大批民众连日聚集在白宫前抗议,美国部分州政府、市政府和企业则发表声明,表达继续兑现减排承诺、发展清洁能源、保护地球环境的决心。经过国际社会、美国多届政府、企业界、环保团体和科学家长期不懈的努力,气候变化的事实及应对理念在美国已深入人心,相关政策也催生了新的产业和利益集团。特朗普“逆历史潮流”之举,损害的不仅是美国“软实力”,更损害了相当一部分美国人的实际利益,践踏了他们的价值观。

  美国社会的这些反对和抗议,只是特朗普及其政策引发争议的最新表现。去年大选结束后,纽约、芝加哥等大城市即爆发反对特朗普当选的示威;特朗普宣誓就职后,美国女性发起“向华盛顿进军”的大游行;“禁穆令”颁布后,全美几十个城市的机场出现混乱。从金融、医保、移民到税收、能源和气候变化等议题,特朗普及共和党正在颠覆前总统奥巴马和民主党政府过去八年来几乎所有的执政“遗产”,极大撼动民主党及其选民的利益和价值观,势必刺激美国政坛内斗,加剧社会躁动。

  近半年来,除了特朗普施政引发的各种抗议外,美国社会还出现了更危险的征兆。一是大学校园频发群体性冲突。美国高校既是宁静的学术殿堂,也是政治思想和青年运动迸发的活跃场。自2月以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纽约大学等屡屡上演全武行。一边是带有右翼倾向的校外演讲者和捍卫“言论自由”的群体,另一边是反对种族歧视和“法西斯主义”的左翼学生,双方冲突导致多人受伤和被捕。

  二是仇恨犯罪屡禁不止。在美国政治右转,极右势力、白人至上主义者认为时来运转的背景下,针对少数族群的恶性事件时有发生。多地犹太人的墓碑被推倒,犹太人社区受到骚扰,离不开极右势力的反犹行为。因波特兰市穆斯林女性被骚扰引发的凶杀案,导致两名见义勇为者死亡,一人受伤,行凶者是一名典型的白人种族主义者。特朗普誓言加大执法力度,但与社会冲突相关的治安状况似乎没有改善,反而出现恶化势头。

  实际上,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政治和社会就进入一个不稳定期。各类游行示威轮番登场,规模和频率超过前几任政府时期。反对前总统奥巴马的“茶党”运动、反对金融集团和贫富差距拉大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反对警察滥用暴力的“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或此起彼伏,或相互交织。这些运动传导至政治层面,改变了美国的政治生态。奥巴马政府所有的重大立法在国会投票均以党派画线,围绕提高国债上限的斗争导致美国国债被降级,众议院前议长博纳被迫辞职等,成为两党恶斗和政治极化的生动写照。社会和政治的互动,在2016年大选初期催生了“特朗普现象”和“桑德斯现象”,并最终推动了民粹主义和特朗普的崛起。

  恶斗和内耗持续将导致更大危险

  美国政治和社会中的乱象,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遗症的表现,长期看则是美国新自由主义和新保守主义理念及相关政策负效应的结果,当然与全球化也有一定关系。里根推动的市场原教旨主义拉大了美国贫富差距,小布什的两场战争损耗了美国国力。面对实体经济和受损群体的困境,奥巴马和特朗普实际上都在追求“变革”,都想“让美国再度伟大”,但他们代表不同的利益群体,采用了不同甚至相悖的解决方法。

  不同性别、年龄、阶级、种族、受教育程度和意识形态的美国人,在选举政治下缺乏耐心。美国在产业和科技上不再一枝独秀,面临国际竞争,改革会触动部分人的利益,取得成效也需要时间。在经济没有实现强劲复苏、蛋糕难以迅速做大的情况下,为分蛋糕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也就不足为奇了。

  以造反派面目登上美国政坛的特朗普,就职演说时曾呼吁国人团结一致,发扬爱国心,在国会演讲时也力图树立“全民总统”的形象。但其执政以来的所作所为、特立独行的性格特质,几乎堵死了与政治对手和民主党选民妥协的空间。在民主党议员拒不配合、自由派媒体全天候敌视、国会对“通俄门”调查步步紧逼的背景下,特朗普为度过执政危机,除了更紧密地拥抱热情的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外,别无选择。“爱的更爱、恨的更恨”,特朗普以自己爱憎分明的政策和性格,持续撕裂着美国社会。

  未来如果特朗普面临被弹劾危险或最终被弹劾,特朗普的支持者,尤其是中下层白人将视此为建制派的“政治追杀”,右翼民粹的愤怒可能催生更多暴力。如果特朗普和共和党推动新预算,削减联邦政府在教育、住房和医疗领域对弱势群体的支持,则可能触发民主党基本盘的反弹。在社会对立情绪依然浓厚的气氛中,事态恶化的危险是存在的。

  二战之前,美国曾几次出现排外运动兴起、民粹主义高涨的时期,最后相继通过经济恢复、进步主义改革和战争化解掉了。二战后,美国经历民权运动和反战运动冲击,但在吸纳多元主义文化运动的影响后仍大体保持了社会的稳定和谐,这得益于强大的经济和金融实力、开放和多元的政治体系以及有吸引力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当前美国政治和社会的乱象,是全球化时代美国面临的新课题。在中美和各国利益深度交织,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今天,希望美国能够通过改革和经济发展逐步缓解政治恶斗和社会内耗。同时,对美国转嫁国内矛盾的可能,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其他国家也需保持充分警惕。(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政治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