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利鹏:与朱清时院士商榷

2017-06-12 00:55:00 环球时报 李利鹏 分享
参与

  6月10日,中科院院士朱清时开讲《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称修炼真气让他获得极大的快乐。此前,该讲座的海报在网上曝光后,引起一片哗然。

  朱清时院士在讲座中表示,自己已练习《达摩禅经》十余年,从修炼真气中产生“极大的快乐”。他还试图“用现代的科学语言”解释真气。

  笔者练过气功,觉得从心理学角度去分析气功比较好,也可以用科学方法去研究禅定状态下人的生理和心理机制。从心理学上来说,参禅是保持一种似悟非悟的沉定态。这个在脑科学和神经科学里可以找到一个解释,就是人的大脑处理信息的能力有限,一个问题来了后,大脑需要调动相关的神经、肌肉去进入非显性思考的状态。因为过去心理学不发达,以为思考过程中心身的谐振是探索到了思考的真谛,这实际上是坠入了一个误区:在寻找答案的时候由对问题的探究本身,进入了对问题探究过程中身心状态的追求,并以为获得了接近于寻找到答案的愉悦。

  参禅最直接的方法是用纯粹理性的逻辑,把佛性这些都当成客观的对象去考虑,给出定义,然后用符号代表它,做简单的推理,把佛教术语翻译成通用语言。比如色是客观的外在,相是抽象的概念范畴,空代表虚无。破除对神通和宗教的迷信与仰望后,进入纯粹理性世界,禅机里抖机灵的话头就不算什么了,就进入了哲学上概念、逻辑、推理、归纳、演绎的路径。

  不过,笔者想说,人的大脑处理信息的能力毕竟有限,人的知识亦有局限性。如果不持续地学习,了解更多的科学和哲学知识,仅靠自己参禅打坐、潜心琢磨,恐怕就会有陷入歧途的风险。人是无法完全了解自己的,也不会存在“自性圆满灵明”,一刹那的顿悟只是某一时刻认识的合集。顿悟了又如何?顿悟只是当时所了解的知识和道理的融会贯通,不懂的知识和道理还是不懂。所以从另一个层面来说,顿悟也是一种“妄”,自以为“通透灵明圆满”了,实际上还是存在着很多未知。顿悟往往不是知识上的,而是逻辑上的,更类似于建立了一个比较能够自圆其说、自洽的逻辑体系。

  对于练气功,笔者觉得老年人练练还可以,因为练气功追求一种和谐宁静的状态,有利于人的心性培养。但是这种向内的追求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对青年人来说,只有向外追求,以入世之心,经历千辛万苦、痛快淋漓、爱恨情仇、世事人生,才算是真正的修行,也才能理解人生的真谛。青年人遁世练气功而不能为社会做任何事,对于社会和家庭的意义何在?不管成就大小,青年人应“建功立业”,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才不枉世上走一遭。从这个意义上说,笔者不建议青年人练气功。(作者是北京汇真网络传媒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