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中企海外劳资纠纷谁之过

2017-06-14 00:27:00 环球时报 梅新育 分享
参与

  美国《纽约时报》日前刊文,称中国玻璃制造商福耀集团面临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发起的工会运动。此次事件并不令我意外。因为无论是赴海外直接投资,还是单纯的对外货物出口和工程承包,不管是在美欧这样的发达国家和地区,还是在秘鲁、赞比亚、柬埔寨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劳资关系摩擦早已成为中国企业在海外面临的最大考验之一。

  对高风险国家和地区尽可能以销售取代投资设厂生产,满足企业员工合理要求主张……这些都是应对海外劳资关系问题的必要功课。但首要的任务还是正名,为中国模式正名,占据理论和道义制高点,否则根本不可能摆脱被动。

  多年来,在西方主流话语体系下,中国经济发展模式被涂抹上了“工人低工资、低福利、无保障”的油彩。相应地,中国企业在海外遭遇的劳资关系冲突,普遍被先入为主地视为中国企业之过。然而事实是,中国企业和中国制造绝不是“低技术”的代名词,因而并非只能支付不合理的低待遇。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遭遇的许多劳资关系摩擦,实际上是先进高效的中国模式与落后低效的东道国模式、勤奋的中国人与懒惰的东道国人之间的摩擦。正确的做法不应该是谴责先进、高效和勤奋,并强迫其向落后、低效和懒惰看齐,而是相反。

  在现行体制下,美国工会掌握用工权利,却不承担提供具备相应知识能力工人的义务,致使中国投资方或合作方工作效率受此拖累。不仅如此,在美国大型制造业企业现行劳动薪酬体制下,对工人普遍实施计时工资,工人工资取决于工种和工作时间,与完成的工作量没有关系,导致工人工作效率普遍较低,加班加点以求尽快完工投产的情景很难想象。而在美国现行工会体制下,工会干的事情就是全力以赴保护工人们磨洋工、耗日子的“权利”。

  曾经独步天下的美国汽车、钢铁等产业为什么没落?这些产业的工会组织难辞其咎,其中就包括这回与福耀玻璃冲突的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即使美国社会自己,对此问题的研究分析也屡见不鲜。正因为如此,我一再强调,我乐于见到“特朗普经济学”奏效,因为只有一个基础扎实、宏观经济稳定的美国,才是我们可以长久持续开发的大市场。而特朗普重振“美国制造”的雄心成败,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他改革美国福利制度与工会制度的结果。正因为中资企业在海外市场遭遇的诸如此类的劳资关系摩擦可谓多矣,所以我无法认为这回的摩擦错在福耀玻璃,我更希望“山姆大叔”能静下心来改革劳动法规和工会体制中早已不合时宜的成分。

  事实上,德国能有现在较好的经济表现,离不开当初施罗德不惜牺牲自己政治生命对劳动法规的改革。法国新总统马克龙当初在经济部长任上也曾大力推动劳动法改革。那么,从美国到中国直接投资迅速增长的印度,正在努力争取中国投资者的东道国们能否汲取这些经验教训?(作者是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