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锋:“军事欧盟”说说罢了,不必来真的

2017-06-15 00:27:00 环球时报 姜锋 分享
参与

  内外压力令欧洲担忧“自身难保”

  2007年,当时的德国外长斯泰因迈尔这样描述欧盟安全政策:欧盟已经成为全球安全的输出者,成为解决全球危机的榜样,其特点是兼顾军事和民事手段,在欧亚非三大洲有效执行维和与重建任务,欧盟在全球安全体系中确立了应有的地位。但十年后的今天,欧洲暴恐不断,自身安全局势堪忧。美国总统特朗普把“保卫欧洲”当成一场“给货付钱”的交易,更令欧盟忧虑丛生。安全问题已经成为当前欧盟及其成员国各种政治力量的核心议题之一,也是决定其政治生命的根本标准。

  二战后的欧洲依靠跨大西洋“盟主”美国获得安全保障,因而对美国形成了结构性依赖,尽管偶有独立自主的呼声,但基本没有大的作为。美国虽然不断要求欧盟自己承担更大安全责任,但也半真半假,没有大的动作。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表现出强硬改变游戏规则的势头,要把一切都放在“美国优先”的天平上加以衡量,包括对欧洲的“安全供应”。上月底特朗普首访欧洲时“追债”态度坚定,欧盟的实际掌舵人、德国总理默克尔对此深感失望,坦陈欧洲人完全依赖他人的时代过去了,欧洲人必须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欧盟和德法两国领导人随后也纷纷就加强安全和防卫政策表态。比如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就公布了欧洲防卫战略建议书,计划设立欧洲防卫基金、建立联合军事指挥部,旨在实质推动形成统一的欧盟军事政策,包括建立一支“欧洲军队”。

  一时间,加强欧洲军事力量的声音格外响亮,一些欧洲政策学者认为,欧盟已经进入调整政策的快车道,即从以往立足“民事欧盟”转向“民事欧盟”与“军事欧盟”并重,但更强调“军事欧盟”建设。

  欲打造“欧盟军队”以求安全自主

  “民事欧盟”源于欧洲学者“欧洲民事强权”的概念,到本世纪初已成为欧盟各界推崇的理念,要义在于强调国际关系的非军事意义,与“军事强权”相对,主张以多边化、机制化和法制化实现国际关系的“文明化”。应该说,在遭受两次世界大战的血腥摧残后,塑造非武力的国际关系,走出权力和利益为核心的现实主义魔咒,实现永久和平,符合欧洲民众的期待,也符合欧洲精英为全球树立国际秩序中文明榜样的价值追求。

  只是现实和愿望往往难以契合。长期以来,5亿多人口的欧洲一直依赖美国的“安全呵护”,因而在军事领域不得不完全听从美国指挥。对日益壮大并渴望“承担更大全球责任”的欧洲而言,这样的局面颇为尴尬,独立自主的冲动在冷战后不断滋生发展。1999年,欧盟确立安全和防卫政策机制,有计划地加强联盟军事力量;2003年4月,德、法、比、卢等反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老欧洲”国家共同建立军事指挥机构,朝着建立“欧盟军队”的方向迈出重要一步;2007年2月,时任德国外长斯泰因迈尔在阐述欧盟对外政策时提出,未来的欧盟应是“有牙齿的民事强权”。可以看出,欧盟谋求军事自强、掌握自身安全命运的想法早已产生,特朗普的“威逼”恰好强化了欧洲人的谋划。

  最近两年,波兰、荷兰、罗马尼亚以及捷克等国,都以不同形式加强了同德国的军事联合或融合。以至于美国《外交政策》不久前刊文,指出德国正在低调而雄心勃勃地建立一个由其领导的“微型欧洲军事体系”。这一说法能否准确描述德国的政策和行动还无法确定,因为很难想象德国弃北约和欧盟的双重体系于不顾,而在军事方面单独行进。但这些信息可能表明,欧盟及其部分成员国间的军事力量建设正在加速。

  多因素致欧盟“军事一体化”太难

  历史事实表明,欧洲未来的走向是文是武,德国的作用举足轻重。如何协调好思想和行动之间的关系,将是被誉为“思想大国”的德国面临的挑战。基辛格曾言,德国对欧洲而言太大,对世界而言太小,德国真要领导建立欧洲军事力量吗?果真如此,它有能力处理好与美国和北约的关系吗?

  退一步讲,即便欧盟加强军事能力建设的决心已定,但它短期内有这样的能力摆脱美国“呵护”而独立自主吗?首先,仅从核保护和情报系统来看,欧盟目前根本离不开美国,况且美国也不可能真正撒手。美国总统特朗普明显有其战略谋划,要对欧洲采取“分而治之”战略,以使欧洲各国更加依赖美国。在此过程中,北约将是重要工具。

  其次,即便是目前貌似态度尤为坚决的德国及其总理默克尔,最终也还是希望和美国走到一起。德国还没有挑战美国的本钱,这是事实。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若无美国情报支持,德国连本国反恐问题都难解决。另外,周边国家与德国的军事合作多半是权宜之计,东欧国家更多的是因为恐俄而靠近德国,但骨子里难以完全信任德国。毕竟在它们看来,历史上德国欺负它们太多了。

  再次,德法轴心并不十分牢固,不少法国精英认为德国当下气势仍盛甚至在欧盟问题上独断专行,法国则经济萧条,在心态上变得自卑。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法国人对德国人的反感情绪会加大,防备德国的心态也将增强,欧盟也将因此缺乏核心有力的领导。

  如此看来,欧盟实现军事一体化很难,可能最多也就做些修修补补的工作,比如联合研发采购武器、培训士兵等,实质的系统作战能力很难形成。欧盟不是主权意义上的政权,没有战争权力,在可预见的未来,各成员国也不太可能让渡战争权力给欧盟。总之,要建立统一的欧洲常规军队太难,目前已有军力也只是基于成员国“民族国家”的有限合作。

  最后,笔者想说,正在试图构建欧洲军事力量的政治家们,或许应给历史一个讲述未来的机会:增强军事力量的结果往往是导致战争,这在欧洲历史上已被反复证明。况且,我们当下这个世界已有太多的武器了,它真正缺乏的是和平的意志、智慧和行动,欧洲更应在这个方向上做出努力。(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研究员、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前公使衔参赞)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