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科学家谈的也可能是伪科学

2017-06-15 00:27:00 环球时报 方舟子 分享
参与

  中国科学院院士朱清时近来经常发表演讲,也经常因此引发争议。以前是因为他声称物理学研究结果验证了“佛法”,留下名言称:“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这几天则是因为他去北京中医药大学做题为《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的演讲,介绍用自己的身体做实验研究“禅定”的结果。如果是一个老中医做类似的演讲,没有人会觉得奇怪。但是演讲人是院士、曾经当过两所科技大学的校长,就引人注目了。

  批评者说他模糊了科学与玄学的界限,支持者说他进行的是“理性的科学研究”,赞扬他“秉持着以理性思维探知人类未知领域的科学精神,何错之有”。这些观点都没有说到点子上。

  研究“禅定”这类冥想锻炼方式产生的生理或心理影响,不是玄学,而是属于生物医学研究范畴,国外科学家对此有很多研究,发表在严肃的科学期刊上。朱清时在研究中引用了丹麦科学家的一项关于冥想对大脑的影响的研究,虽然说法与论文有出入,但并非捏造。而现代科学研究是高度专业化的,研究者需要受过相关的学术训练,具有相应的研究资质。朱清时是化学家,本行是激光光谱学、单分子化学,与生物医学没有关系,他在这些方面的成就、因此获得的中国科学院院士称号,并不能让他具有研究生物医学问题的资质。也就是说,当他跨专业来研究生物医学问题时,就成了大外行。他所谓的研究,其实就是一个外行的夸夸其谈。

  偶尔也有科学家做跨行研究获得学术成果甚至是重大学术成果,这是因为他们自学并掌握了必备的专业知识。朱清时在演讲中说他在过去十多年中学习与人体有关的医学和生物学知识,但从其演讲内容看,显然学得不及格。例如,他在演讲中说人的大脑每分钟都会更换大约一百万个神经元细胞,有点生理学常识的人都知道神经细胞是几乎不可再生的,不可能时时更换。他说人体每个细胞都与神经元的突触相连,实际人体大多数细胞都与神经元无关。而他对“禅定”“真气”的解释正是建立在违背生理学常识的基础之上,必然是不科学的。

  朱清时说他是用自己的身体做“禅定”实验观察“真气和气脉”,自己是实验对象,又是实验者,这就难免会有主观偏差,而科学实验要求的是客观性,例如他引用的丹麦科学家研究,人家可是用仪器来观察、测量冥想练习者的大脑的。朱清时所做的根本就不是实验,他只是在讲述自己的主观感受,甚至不能排除是他的幻觉。朱清时应该清楚科学实验的基本要求是哪些。

  不具有研究资质、不掌握必备科学知识、不遵循科学方法,就成了在搞伪科学——所谓伪科学,就是把非科学的东西打上了“科学”的招牌。科学家在功成名就之后去搞伪科学,不是普遍现象,但是也时有耳闻。远的不说,最近的例子除了朱清时,还有电机系教授、台湾大学原校长李嗣涔研究“人体特异功能”“鬼魂”,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研究“量子纠缠神经生物学”。科学家谈伪科学,具有更大的误导性和迷惑性。在听到玄乎的、有迷信嫌疑的说法时,公众需要有警惕,不要被“科学家”“院士”之类的头衔吓住。(作者是旅美学者、科普作家)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