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正文

王嵎生:G20 生命力有赖于顺应时代诉求

2012-06-19 08:41 环球网评论 请快来参与
分享到: 0

  G20第七次峰会6月18-19日在墨西哥举行。去年11月在法国戛纳举行的第六次峰会主题是“新世界,新思维”。主题思想很好,但到底什么是 “新世界”,应该有什么样的“新思维”,G20领导人似乎并没有深入研究,更谈不上有什么战略性“共识”。尽管如此,他们经过协调立场和一定程度的妥协,在稳定经济复苏和促进经济增长方面,还是有贡献的。

  G20峰会诞生于危难之际,也是时代变迁和国际力量对比发生历史性变化的产物。它是新世纪老牌发达国家同新兴经济体对话和协调立场,以及为“全球治理”寻求“良方”的平台。它既不同于已是明日黄花的“8+5”机制,更不同于32年前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的22国南北对话(其中8个发达国家就是现在所谓的G8)。过去是它们说了算,现在它们虽然仍在诸多方面起主导作用,但已不能“朕即天下”了。事情正像西方一些领导人说的,现在是“相对大国时代”,一切重大国际问题,离开中国、印度和巴西等新兴大国经济体是无法解决的。

  作为国际经济合作的主要论坛,G20的历史地位和代表性都十分明显。它们的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的90%,贸易额占全球的80%,人口也占全球的三分之二。它的成员兼顾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以及不同地域的平衡。因此,它的每次峰会都举世瞩目,人们对它寄予相当的厚望,希望它多做一些好事,多释放一些积极的信号,顺应时代和平、发展与“合作共赢”的诉求。

  这次墨西哥峰会能否不负众望,证明自己有强大的生命力,首先在于对“新世界,新思维”采取务实态度,从而初步取得一定的共识。在这方面,新兴经济体问题不大,它们需要一个更加公正和平等的国际经济和政治秩序,但并不寻求对抗,也并不奢望一步到位,而是不断探寻“合作共赢”。老牌发达国家如果能看清自己新的身份,认可新时代的诉求,相向而行,一定程度的共识是有可能的。

  IMF前任总裁卡恩虽然桃色新闻缠身,但他政治上有些说道还是蛮好的。他主张国际外汇储备多元化,希望推行非主权国家综合性外汇储备,增加“特别提款权”货币的币种。他还公开声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掌门人长期由美欧把持的局面不应该再继续下去,新兴经济体国家也应该有掌门的机会。新兴经济体并不奢望这些主张可以“立竿见影”,但作为一种方向,也是不可避免的。G20峰会已定IMF股权和投票权份额的重新分配年内要到位,墨西哥峰会应努力推动完成,不容个别国家拖延。

  法国戛纳峰会以来,贸易保护主义有进一步抬头趋势,特别是美国表现比较差。想当年,美国高官在APEC经常“开导”我说,自由贸易和投资多么、多么重要,保护主义是“死路一条”,没有前途。现在,美国好像在“自坎”一手树立起来的自由贸易和投资的大旗。墨西哥峰会在这方面也应该有所作为,坚持反对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和双重标准。

  最后要强调的一点是,当前世界经济复苏和增长仍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除了美国主导的新干涉主义造成政治动荡和引起大宗商品价格“非正常波动”外,希腊等国为代表的“欧债危机”也是一个突出问题,影响全局。此次峰会应该在要求欧洲“自救”基础上,寻求“他助”,如通过IMF“注资贷款”等方式。在这方面,中国是不会缺席的,“金砖国家”也不会缺席。问题是美国持什么态度。有人说,美国是“落井下石”。此话似乎言过其实,但说美国乐见欧元“日渐式微”,可能比较符合事实。美国至今尚无出手相助的表示。欧盟和“金砖国家”应分别做工作,让美国明白:在经济全球化的当今世界,为了一己私利,企图独善其身,不顾大局,到头来自己也是要倒霉的;G20各国现在实际上已是一种“相互依存关系”,让这种关系“舒服一点”,至少“比较舒服一点”,“合作共赢”,可能是最佳选择,对各方都有好处。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打印收藏纠错
分享到: 0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中美未必像美苏那样走向对抗

中美未必像美苏那样走向对抗
相比美苏之间敌意浓重的对立关系,中美关系的性质更加复杂。 [详细]

未核准吴英死刑体现法律进步

未核准吴英死刑体现法律进步
我国历史和各国经验证明,重刑和苛刑,并不能解决社会问题。 [详细]

美国难做亚洲的“老板”

美国难做亚洲的“老板”
美国高调“回归”亚洲,给中国带来了一些显而易见的消极后果. [详细]

为何民族关系出现不和谐?

为何民族关系出现不和谐?
大多数三四十岁的人还没把民族问题当作重大的现实挑战来看.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