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名家专栏>正文

许育红:毛泽东“打扫屋子请客”思想从何而来

2014-05-06 14:01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1949年1月,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胜利,标志着国民党政府即将垮台、中国大部分地区即将解放。此时,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人面前的一个急待解决的问题,就是制定新中国的外交政策。为此,毛泽东、周恩来等根据当时的国内外形势,为争取国际社会的承认和支持,实现国家主权的真正独立,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对峙的国际环境中,提出了“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另起炉灶”及“站在社会主义一边”等一系列外交方针政策。然而,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些外交方针的酝酿与“领事”有关。

  一、人民解放军进攻沈阳时便触及“外国领事机构”的承认问题

  沈阳是东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人民解放军在全国范围内较早攻入的大城市。对此,中共中央极为重视,任命陈云为沈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简称“军管会”)主任,伍修权、陶铸为副主任。

  1948年11月2日,当东北野战军向沈阳发起总攻、城里还在进行激烈战斗时,伍修权和陶铸二人就乘吉普车穿越阵地,赶往沈阳市内的人民解放军临时指挥部。因为这里有美国英国法国等原驻沈阳“领事机构”的问题急待处理。

  美国原驻沈阳总领事馆,是当时沈阳最大的外国“领事机构”。按照当时国际社会的普遍做法,领事机构一般不设立无线电台,但该总领事馆却以“与本国政府联络需要”为借口,拥有许多无线电台。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在从事与领事身份不相符的情报收集活动。

  随着解放军在东北战场的捷报频传,东北各地人民政权的相继建立,不少电台便转入地下,继续刺探、搜集与传递解放区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的情报,直接威胁到新生人民政权的安全。

  按照中央既定方针,沈阳军管会首先宣布不承认外国原驻沈阳领事机构的所谓“外交人员”地位。接着,经中央同意,军管会开始着手采取措施,取消这些机构原有的各种特权。其中重要一项,就是要求各国原驻沈阳领事机构交出其所使用的无线电台。对此,英法两国“总领事馆”称其没有电台;而美国“总领事”瓦尔德承认拥有电台,但以“已获国民政府认可”为由拒绝交出来。为此,沈阳市军管会在向中央军委发出请示报告的同时,派出公安人员对美国“总领事馆”进行全天监控,以防其将电台转移。

  这是人民解放军进入大城市后,较早触及“外国领事机构”的承认问题。

  二、美国原驻沈阳总领事馆电台事件引发中共中央领导的深思

  1948年11月20日,中共中央指示沈阳市军管会:首先,声明人民政府与美国政府并无外交关系,旧领事机构从国民党政府所取得的一切权利,人民政府不能承认,对现在沈阳之美国旧领事人员只当外侨看待,保护其居住安全,并非正式往来;其次,军管会有权命令旧领事机构停止电台联络并交出电台,经双方点数签字后,由中方封存保管,待将来中美正式建立外交关系或美原领事人员自沈阳回国时发还。

  当天,沈阳军管及公安人员持通知进入“总领事馆”进行检查。收缴工作从下午1时开始,持续至晚间11时结束。共收缴无线电收发报机9台,其中7台是便携式的,另有几台发电机、手摇马达和其他一些辅助设备。这些电台及其设备,远远超过了一个所谓“总领事馆”对外联系的需要。后来,据公安机关所破获的间谍案证明,这里是当时美国在东北间谍网的一个指挥点。

  公安人员当面将收发报机逐件点清后,写了一式两份收据请瓦尔德签字。 

  根据当时所查获的大量电台,沈阳军管会完全有理由将瓦尔德驱逐出境。对此,瓦尔德惴惴不安,在南京获知此情况的美国原驻华大使司徒雷登也忧心忡忡。因而,瓦尔德没有对沈阳军管会的惩罚提出“抗议”。

  当晚,瓦尔德的不安表现,促使公安人员在办妥收缴手续离开后,立即对与“总领事馆”相邻的“美孚商行”实施监控。次日深夜,美国特务佐佐木弘经、伯彦苍、吴人杰等三人分别被公安机关捕获。公安人员当场缴获美式收发报机6台、发电机3台、密码本16本、间谍工作指示信与计划书、美国间谍组织材料及募集人员履历表若干,还有28份情报底稿和40多份地图与图表。

  军管会在佐佐木弘经等特务的供词中,获取了美国“领事人员”从事间谍活动的真凭实据。这一事件,引发了毛泽东等中共中央高层领导人的深思。

  三、“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另起炉灶”构思的对外披露

  在收缴西方各国原驻沈阳领事机构之无线电台的同时,东北野战军在攻占沈阳、长春、锦州等大城市中,先后遇到了部队或者军管会如何对待在华外国人及其设立的教堂、医院、学校,外资开办的工厂、商店、矿山、银行等敏感问题。这些在胜利大反攻中出现的问题,使得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开始构思新中国的外交政策。

  1949年元月初,在太行山东麓西柏坡这个小小的山村里,毛泽东主持了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形势和任务,通过了毛泽东起草的《目前形势和党在一九四九年的任务》。会上,毛泽东谈到了对外政策的考虑,也就是要“另起炉灶”和“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他指出,美国对华政策处于变化之中。同时强调:在人民解放军接近全国胜利的时候,他们甚至会不惜用承认人民共和国的办法,以求得合法地位,实施“内部破坏”政策,这一点我们也不能不引起注意。

  1949年2月,毛泽东在西柏坡接见斯大林派来的苏联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米高扬,谈到将建立的新中国外交政策时,毛泽东提出了“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另起炉灶”的方针。他说:“我们这个国家,如果形象地把它比作一个家庭来讲,它的屋内太脏了。解放后,我们必须认真清理我们的屋子,等屋内打扫清洁、干净,有了秩序,陈设好了,再请客人进来。我们的真朋友可以早点进屋子来,也可以帮助我们做点清理工作,但别的客人得等一等,暂时还不能让他们进门。”

  四、“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另起炉灶”方针的初步解读与应用

  1949年3月5日,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的报告中,对“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另起炉灶”的外交方针做了较详细的论述。他说:“关于帝国主义对我国的承认问题,不但现在不急于去解决,而且就是在全国胜利以后的一个相当时期内也不必急于去解决。我们是愿意按照平等原则同一切国家建立外交关系的,但是从来敌视中国人民的帝国主义,决不能很快地就以平等的态度对待我们,只要一天它们不改变敌视的态度,我们就一天不给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以合法的地位。”

  “旧中国是一个被帝国主义所控制的半殖民地国家”,随着“国民党军队被消灭、国民党政府被打倒的每一个城市和每一个地方,帝国主义者在政治上的控制权即随之被打倒,他们在经济上和文化上的控制权也被打倒。但帝国主义者直接经营的经济事业和文化事业依然存在,被国民党承认的外交人员和新闻记者依然存在。对于这些,我们必须分别先后缓急,给以正当的解决。不承认国民党时代的任何外国外交机关和外交人员的合法地位,不承认国民党时代的一切卖国条约的继续存在,取消一切帝国主义在中国开办的宣传机关,立即统制对外贸易,改革海关制度,这些都是我们进入大城市的时候所必须首先采取的步骤。在做了这些以后,中国人民就在帝国主义面前站立起来了。剩下的帝国主义的经济事业和文化事业,可以让它们暂时存在,由我们加以监督和管制,以待我们在全国胜利以后再去解决。对于普通外侨,则保护其合法的利益,不加侵犯。”

  1949年1月20日北平和平解放,北京市长兼军管会主任叶剑英所签署发布的《布告》中写道:原驻北平的各国领事馆及其中人员不能再享受外交人员待遇,而只是作为居住在北平的普通侨民。4月23日南京解放时,除苏联原驻华大使罗申跟随国民党政府南迁广州外,美国原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及其他国家原驻华大使均留在南京,等待与胜利者中国共产党建立外交关系,以便维持他们的在华特权和利益。对此,毛泽东的回答是“另起炉灶”。 

  后来,周恩来在一次讲话中明确地说:“1949年春,毛泽东同志就说过,我们的一个重要外交方针是‘另起炉灶’,就是不承认国民党政府同各国建立的旧的外交关系,而要在新的基础上同各国另行建立新的外交关系。”

  总之,“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另起炉灶”方针的酝酿与“领事”有关。(作者是外交部领事司领事)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