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新闻点评会>正文

邸朔:中美走进“安纳伯格庄园时刻”

2013-06-08 08:29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安纳伯格庄园,一块名不见经传的加州沙漠绿地,尚未见证6月7-8日的中美元首会晤就已名声大噪。而它在互联网搜索热度持续蹿升,意味着习近平主席这次出访的最高潮即将到来。

  据美方透露,此次中美元首的非正式会晤主题除了经济、朝鲜与网络安全外,还将包括亚太领土争端议题,以及两军在亚太区域行动的问题。另有美方官员透露,他们为奥巴马准备了7个小时的谈话材料。而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谈到这次“习奥会”时,用了“历史性”一词来描述。

  的确,“历史性”一词正在即时更新着迅速发展的中美关系。从周恩来和尼克松1972年跨越太平洋的历史性握手,到七年后的邓小平历史性访美,再到江泽民、胡锦涛对美国的历史性国事访问,中美领导人历次“历史性的会晤”本身就成就了中美关系新的高度。而习近平主席上任仅3个月就“顺访”美国,更是在不断积累信任的中美关系下,双方元首会晤形式的一次创新和“历史性质变”。

  中美刚建交时,中国的体量不到美国的十分之一,中国也不过美国对苏全球战略的一环,被归入“友好的非盟国”。而10多年之后,中国经济迅速发展,中美间的各种摩擦快速增多,发展“建设性伙伴关系”成了频率最高的词汇,又过了10多年,中国的经济总量超过了美国的50%,“新型大国关系”又成了媒体嘴边的流行语。

  在这期间,中美关系突破了“好也好不到哪去,坏也坏不到哪去”的时代,也脱离了“上半年差,下半年就好”这个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怪圈”。这个突破和脱离正是来自于中美各自对对方认识有意识地“重构”。

  中美从建交一刻起就不是单纯的双边关系。她的发展受着国际环境的拉扯,同时也对国际格局有着潜移默化的反作用力。如今世界舆论纷纷以“G2”来形容中美,无论正确与否,这种“分贝最高”的元首会晤无疑会让世界用扩音器来倾听传出来的每一个音符。

  然而这并非冷战时期美苏首脑形式的对话。赫鲁晓夫与尼克松著名的“厨房辩论”已经被世界的脚步落下久远,戈尔巴乔夫与里根在莱芒湖畔的唇枪舌剑也无法追赶这个时代的共识。我们相信,中美两个世界大国有足够的智慧,不必在美苏冷战形成的零和博弈式的“规定动作”后亦步亦趋。

  美国人或许已经认识到,中美两国显然已经成为世界上最不可或缺的国家。中国三十年华丽的转身已然让美国体会到,一个曾经遭到各种束缚的国家一旦松绑爆发出的力量是多么得惊人。中美也不再是各自“平行市场”内的玩主,而是进入了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参与国际分工。如今,在全球化下深刻的相互依赖中,美国人应该意识到如何和中国处关系,而不是要把中国“搞糟”或者“搞掉”。中美关系涉及到世界上许多重大而深切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并非美国和西方一家或几家能够承担,它会给未来的大国关系走向刻下一道标记,这比当年仅仅局限在安全领域的美苏关系分量更重。

  时代已经改变,思维也必须跟上。早先中国认为美国“很霸道”,而美国认为我们是比苏联更为可怕的力量。然而1979年后,中美看待对方的方式变了。邓小平访美“招牌式的微笑”一改过去美国对中国的死板成见,成了八十年代美国对1949年后“赤色中国”最时髦的印象。而中国再也不会用意识形态的标签把美国贴成“帝国主义”,而是在吸收了西方的一切先进成果之后,反而在美国面前越发地自信起来。

  中美之间展开自信的对话,这便是一个新的开始。于是中美在所有问题上都分道扬镳的时代结束了。中美都在各自学着调试如何与对方更舒适地相处,学着如何耐心听取对方意见,学着如何管控危机,避免擦枪走火,学着如何携手解决共同关心的国际问题。如果这种方式持续下去,这不仅是中美之幸,更是世界之幸。此次中美元首的轻松会晤正是在这一过程中的极为出彩的一笔。

  当然,中国和美国发展的方式和道路仍然有着诸多不同,这很自然存在着竞争。我们并不排斥中美之间竞争,这种竞争并非“新兴大国”挑战“守成大国”那么简单,中美的竞争更多是促使对方在各个领域激发和释放更多的活力与潜力,向着自己中意的发展方式不断变革,来适应时代的要求,从而带动整个世界上一个新台阶。

  “宽广的太平洋两岸有足够空间容纳中美两个大国”,这不仅之于中美两个国家,更之于两国的人民。

  习近平和奥巴马带领中美走进“安纳伯格庄园时刻”,我们期待着历史在这里再一次刷新。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