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文化>正文

张颐武:诺奖令中国文学放下了“包袱”

2012-10-13 09:27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这次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当然是实至名归的事情,也是中国文化的骄傲。这首先是莫言本人30年来艰苦写作的最好报偿之一,也是他大胆尝试写作新形式,把中国传统的、民间传奇般的想象力和现代的复杂技巧结合,从中国本土出发,用大的整体性来把握一个文化神髓的结果;也是他明快鲜明地展现中国的生活特色,便于跨文化传播的结果;也是他坚持自己独特的写作风格,在国际纯文学出版体系中享有了多年声誉的结果。

  莫言是华文作家中最接近这个奖的,他已受到了全球性的肯定。瑞典文学院做了前瞻性的选择。他们的气魄比我大得多,我总是觉得再有十年左右莫言就可以获奖。这既是长期努力的结果,也是当下历史情势超常规的选择,可以说来得比我们预想得还快,超出了他们不紧不慢的常规。

  诺贝尔文学奖一直是国人心中的焦虑所在,而莫言获奖填补了这一缺憾,这就仿佛“水痘”一般,得过一次之后就心理“免疫”了。可以说套在中国文学上符咒般的焦虑彻底放下了。那只悬在楼上的靴子终于掉下来了,因为该得的奖项终于得过了。

  瑞典文学院这一次做了超前的,而且最富前瞻性的选择,这会给全球的文学注入一种新的可能性。这件事说明瑞典文学院是从大尺度、大历史、大空间看待自己的奖项,莫言得奖其实是中国崛起和发展带来的结果,中华文明已不能被忽视。自此,中国文学终于可以放下包袱,踏踏实实发展自身,可以更加从容地继续我们的努力。中国和中国文学未来的路正长,这当然是里程碑式的时刻。

  当下中国出版业已经比较深入地卷入了世界纯文学的领域。比如畅销书《狼图腾》也已介入纯文学与大众文学之间,该书不仅有英译本,并且受到西方报刊的推介。目前很多中国纯文学作家的作品经常会有外文译本,尤其是英文译本。可以说,中国文学在全球的影响力正在逐渐形成。当然,中国作家的作品销量一般还不大,且局限于喜爱中国文学的小众圈子,但呈现一种越来越普及的发展态势。而且伴随中国对外国文学了解的深度、广度,以及对国外文坛的熟悉程度等都在加深,中外的交流日益频繁,中国文学的国际传播力也会随着增强。

  莫言此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无疑将会极大促进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步伐。毕竟诺贝尔文学奖是一个令全球瞩目的奖项。中国作家获奖也将促进全球对中国文学的认可度。记得上次在韩国,我看到一名韩国服务员找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非洲作家索因卡签名时,激动得双手都在颤抖。可见诺贝尔文学奖的魅力之大。诺贝尔奖是纯文学与大众阅读的唯一切点。在高等教育已广泛普及的今天,各国大众需要由诺奖引领,接触高雅文化。当然,是否一定会在世界各国掀起一次中国文学热潮难说,但能肯定的是,没有以往的焦虑之后,拥有平常心的中国文学在国际文学的圈子中会越走越远。▲(作者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