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治琳:我在维也纳公墓看到的

2015-04-08 14:35:00 环球网 刘治琳 分享
参与

  从1989至1997年,我先后4次出差奥地利首都维也纳(Vienna)。1989年9月4日,由莫斯科乘奥航首次飞维也纳。当日天气恶劣,阴云密布,伴有阵雨。班机升空之后不久,便高居雨云之上,可见丽日高照,给人一种暖融融的感觉。机身下,白云似海,一望无垠,又似茫茫雪原,景色十分壮观。飞行两小时15分钟后,班机降落维也纳,机场跑道上尚有积水,阵雨刚刚离去。

  维也纳机场,不需要填写入境卡。移民局的官员在我的护照上盖了一个章,挥手放行,不到半分钟。在行李厅等候不到10分钟,衣箱就运到了。第一次入境奥地利给我的印象甚佳。

  1989年9月6日上午,我们前往维也纳著名的圣麦斯公墓游览。公墓坐落在维也纳市郊,建于1789年,占地面积甚广,里面共有100多万座坟墓,分为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等墓区;墓园内建有漂亮的街道,标有街名和门牌号;里面树木葱茏,绿草如茵,鲜花盛开,芬芳四溢,如同一座美丽的大花园。

图为音乐大师贝多芬幕碑(1989年9月作者自拍) 

  一座公墓原本没有什么了不起,欧洲许多国家都有花园式公墓,只是这里埋葬着数位世界著名的音乐大师,使公墓名扬四海,成为维也纳十分著名的旅游景点。这里有乐圣贝多芬的坟墓,墓碑由白色大理石砌成,上面雕刻有他的头像;墓前的花池里是盛开的红白两色花;墓后面是貌盛的青松,显得十分朴素、高雅而凝重。贝多芬的坟墓附近是舒伯特、海顿和施特劳斯父子的坟墓。墓碑上或雕塑天使、美女或花卉,艺术风格各具特色。数位音乐大师的坟墓集中在一处,十分醒目,成为音乐爱好者们朝觐的麦加。当我们正在专心欣赏墓碑上的雕塑时,有几位欧洲少女嘻笑着来到贝多芬墓前敬献鲜花并在墓前拍照留念。音乐是人类和时代前进的旋律。音乐如同日月和星辰一样没有国界。所以,音乐大师们深受世人敬仰和爱戴。

  整个墓区管理得井井有序,设有专职花工和清洁工等,护理花草,打扫卫生和清洗墓碑。公墓主街两侧的名人墓碑雕刻精美,风格各异,艺术水平很高,堪称墓碑艺术长廊,充满浓厚的文化氛围。长眠黄土者绝不会计较墓之优劣;墓和墓碑是作给后人看的,是活着的人对死者的一种敬重,对生者的心灵也是一种安慰。

  我们正在游览欣赏时,巧遇一个送葬车队。出于好奇,我们尾随其后,看个究竟。车队由一位身穿道袍的男童,手举道仗,行进在最前列,作为先导;紧随先导之后的是一位牧师,手持圣经,一边行进,一边口中念念有词;牧师身后是一辆锃亮的黑色旅行车——即灵车。

图为行进中灵车队伍(1989年9月作者自拍)

  灵车里面放着棺材,棺材上面放置由松枝和鲜花编织而成的花圈。灵车两侧悬挂着鲜花;死者的亲友们跟随在灵车之后。灵车行进的速度与人步行的速度一致,缓缓而行,十分肃静,没有哀乐,没有哭泣声。不一会儿,车队来到事先挖好了的墓穴处。服务人员把棺材从汽车后部抬下来,放置在事先准备的支架上。先导和牧师站立在墓穴的下端,亲属们侍立在墓穴的左侧,朋友们站在路边。支架是特制的,四周安装着滑轮和黑色飘带。一位服务员用手一摇,棺材缓缓降入穴位里。然后,牧师象征性的往棺材上撒了一些土,口中念着圣经;亲朋们始终没有哭泣,仪式十分简单。

图为埋葬仪式(1989年9月作者自拍) 

  当然,这时候,送葬人的表情都是相当严肃的。这就是我亲眼看到的西方文明葬仪的一个缩影。

  世人有生必有死,神仙皇帝难逃脱。千古英杰皆如此,百年无不入黄土。近日,我在网上看到,我们有的地方搞“天坛式”豪华公墓,每平米售价高达数万元……不知此时,是否应引起充分反思了呢?(作者是前外交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