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育红:月娘

2015-05-20 14:50:00 环球网 许育红 分享
参与

     “闽南人称男人‘打捕’─原意为打猎捕渔,称女人‘在户’─意为在家务农、生儿育女,把月亮尊称为‘月娘’”,我对女儿说,“我是闽南泉州晋江的‘在户仔’,是‘月娘’陪伴我走在江河湖海的南、北与东、西。”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我们坐在高高的土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这是妈妈教给我的第一首以“月亮”为牵头词的歌。妈妈是个性格开朗、能歌善舞、兢兢业业的乡村小学教师。妈妈待学生如子女,无论其家境赤贫或富有,妈妈均视情免费为他们补课,为此,家中唯一的小木桌,常常不属于我们五个兄弟姐妹的份儿;为熟悉每个学生,在寒暑假里,妈妈挨家挨户进行家访。每年“六.一”儿童节前后,妈妈既是全校二十多个节目的总编导(包括背景音乐和舞蹈动作),又是上台演出的服饰、化妆及舞台的总指挥。妈妈总结出一套“生字生词”教学法─结合闽南话及闽南习俗编成的汉字教学方法,可称一绝,是学区公开教学的典范。从妈妈的“番仔目”(指“老外”的大眼睛)里,我读懂了“付出就是收穫”的含义。

  乡里有句俗语:两犁走脚皮。十个手指纹中只有两个“圆圈犁纹”的我,大学毕业后,开始从南走向北。是妈妈,在我第一次乘坐的火车启动时,边抹眼泪边小跑……

  火车朝北京走。望车窗外面的“月娘”,我眼前渐渐模糊了;心里想乡里的湖,我彷彿看见妈妈的泪水滴滴落入湖中,汇进了大海……

  日本,是我第一次出国的目的地,此地盛行卡拉OK。一天,我身妈妈缝製的衣裳,出席了在东京举办的华侨、华人招待宴会。席间,宾主边酒边歌,卡拉OK唱出了“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的旋律。那天晚上,“月娘”明亮而且圆满。

  美国,是我第一次从东走向西的国家。我所居住的洛杉矶,由八十八个小城市组成。其中,蒙特利公园市是中国闽南泉州市的姐妹城市。在那里,我遇见了来自泉州、晋江、石狮三个城市的访问团组成员,他们给我带来了故乡赤土埔上泥土的芳香,带来了“月娘”的问候。

  一年,中央电视台为拍摄春节联欢专场晚会到了洛杉矶。当地福建同乡会演出的节目─男女小合唱《爱拼才会赢》,成为该晚会的开场节目。当地福建同乡会的成员,多数是来自中国内地、港、澳、台地区以及东南亚国家的华侨、华人,他们亲切地称我“老乡”、夸我“水(水灵)”。多么熟悉的乡俗、乡音、乡情!这,就是陪伴我走遍天涯海角的“月娘”。

  “……睡觉吧,妈妈的好娃娃,醒来领你去玩耍,玩耍到了外婆家”,我边唱催眠曲,边给女儿讲述“月娘”的故事……(文章来自2015年4月24日大公网)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郭馥源(实习)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