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奥运冠军,永铭师恩

2016-08-23 08:12: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看奥运比赛,金戈铁马声中,也有温馨之音。一些载誉归来的选手,第一时间前去看望自己启蒙老师,展现了人性中的美好:明理、感恩、温情。奥运会昨天闭幕,有两则故事有必要复述,以感动更多人。

  赛事结束,摘取一金一银的孙杨回到国内,像往常参加完国际大赛一样,在回家之前,先要回母校陈经纶体校看望启蒙老师朱颖。当年孙杨学游泳,学了一年就逃学了,是朱老师好说歹说把他拽回泳池。对此,孙杨的感念之情可谓矢志不渝。

  朱颖老师曾这样夸赞这位爱徒:“他是一个善良单纯而且很知道感恩的孩子,这么多年来一直这样。每次比赛回来总是第一时间联系我,请我出来吃饭,还总是不忘记给我带礼物。”2014年亚运会从韩国回来后,他送给老师一部iphone手机,这次又早早就送上中秋月饼。

  跆拳道男子58公斤级选手赵帅夺得金牌,实现了中国运动员在这个项目上的突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几度哽咽:“其实我很想念我的启蒙教练……”令他感伤的是,恩师赵彦峰已经去世。

  2005年,11岁的楞小子赵帅开始跟张教练学习跆拳道,“老师不光管我训练,还教我怎样做人”。4年后,他跟着张老师从辽宁到了江苏跆拳道队,一度担任女队员的陪练。2013年,赵帅获得该项目全运会冠军,调入国家队,起初也是当陪练。这项看似“二线”的活,倒使他长了特殊本事,可以应对不同对手的各种踢法。他踏踏实实,刻苦练功,进步很快。在2016里约奥运会跆拳道亚洲赛区资格赛中获得58公斤级冠军,拿到奥运门票。赴里约前,赵帅到了恩师坟前,发誓要实现给师母的承诺,一定要夺冠。

  无论是孙杨、赵帅还是在奥运会上摘金夺银的其他运动员,如果没有启蒙老师的慧眼识珠和后来许多教练老师的精心调教,就没有他们的今天。感激将他们引向成功的老师,显示了他们知恩图报,有情有义,纯真善良。他们大都是90后青年,有如此情怀尤为可贵,对弘扬尊师重道优良传统具有引领作用,极富现实意义。

  作为人类文明的传承者,老师在各国都备受尊崇。俄罗斯称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以色列要求每个孩子要像尊重上帝那样尊重老师;我国更有尊师重道传统:“一日之师,终生为父”,将老师与生父等量齐观。“国将兴,心贵师而重傅也”,把尊师上升到关乎国家强弱兴衰的高度。孔子是世界文化名人,有政治家、哲学家、文学家的名号,但最尊贵的称谓莫过于“大成至圣先师”。

  尊重老师,特别是名人尊师的故事在各国广为流传,为人津津乐道。下面的两个故事在此类书中多有收录:

  汉明帝刘庄做太子时,博士桓荣是他老师,后来他当上皇帝,“犹尊桓荣以师礼”。他不仅自己像当学生时那样必恭必敬聆听老师指教,还将百官和桓荣教过的学生召到太常府向桓荣行弟子礼。老师生病他亲自探望,握着老师枯瘦的手,默默垂泪。桓荣去世,明帝亲自送葬。

  1932年,华沙镭研究所建立,居里夫人回到祖国出席落成典礼。典礼即将开始时,她忽然走下主席台,来到一位坐轮椅的老妇人面前,深情地吻她双颊,并亲自把她推上主席台,向与会者介绍,这是自己的启蒙老师。掌声雷动,老人和在座的许多人流下眼泪。

  贵为帝王和两次诺贝尔奖得主,对儿时的老师怀拳拳之心,挚弟子之礼,自然可贵。其实,在我们现实生活里,在小人物中,“事师犹事父”的感人故事多得很,对年迈清贫的老师予以帮助和照料的事迹天天都有,人情味浓得醉人,只是被陈腐理念的压抑,未得到应有的颁扬和传播。这种状况应有大的改观,也是本文主张赞扬孙扬和赵帅的初衷。

  当然,作为个体的老师,要得到应有的尊重,自身先要做到“为人师表”,至少道德学问都讲得过去。这是另一个话题。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