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女子举重是否应从奥运项目中删除

2016-08-29 09:03: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8月24日,国际举重联合会宣布,通过国际奧委会对2008年北京奥运会检验样本重新测试显示,三名中国女子举重队员药检呈阳性,通俗点说,即服了兴奋剂。

  尘封了8年的旧案被翻出,舆论反应甚大。除了对服兴奋剂的谴责,要求女子举重从奥运会比赛项目中删除的呼声也高了起来,理由也更加充分明晰 。

  在女子举重领域,服用兴奋剂屡禁不止。举重需要很强爆发力,而女性并不具备这个优势。一些选手经不住奥运奖牌的诱惑,不惜冒险乞灵于兴奋剂。为了适应这种“需求”,有人便运用高科技,制造新药品,让当时拥有的检查手段失灵,“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规律如影随形。服用兴奋剂,对运动员身心健康伤害很大,对女性尤甚。为什么奥奥会规定每层奥运会后要将运动员尿样保留8年,2014年索契冬运会又将时间延长至10年?就是为了提高对服用兴奋剂的威慑力,展示“种瓜得瓜”、“种蒺藜得剌”的真理,还世界一个迟到的公道。但事实会证明,这会起一定作用,但难以彻底改变女子举重是兴奋剂重灾区的状况。

  从根本上说,举重不适合女性。举重运动是危险系数较高的运动,稍有疏忽就可能伤及腕肘、肩背、腰和膝盖等部位。有统计显示,3成以上的举重运动员有腰伤。对未来的妈妈,伤痛会对她们造成比男性更大的困难。

  体育运动的根本目的是增强人的健与美。按人类的审美观,女性理想的身材应该是柔美苗条。而女性从小练举重,容易把身体练得强壮短粗,全身疙瘩肉,失去女性应有的柔性美,她们中不少人甚至为自己的身材终生抱憾。体育评论员董路当年曾有感而发:“女子应该展现柔美,女子举重对身体伤害太大,应该取消。”他这种观点应该得到越来越多人的支持。

  有人会说,女子举重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时才列入奥运比赛项目的,这么快就提出取消,是否急了点,欠考虑?

  事实上,在奥运的发展过程中,运动项目的增加和删除始终没断过。变更的指导原则包括以下两点:项目有利于人的身心健康;具有较广泛群众性和参与度。过于曲高和寡和不符合奥运比赛程序的项目不被接受。

  譬如网球,第一屆奥运会被列为比赛项目,但1928年第9屆时被取消,1988年第24屆时又恢复。高尔夫球也有与网球类似的经历。

  又如板球,这在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孟加拉国等南亚国家是一项深受广大群众喜爱的运动,要求将板球列为奥运比赛项目的呼声不断,国际板球理事会还向奥委会提出申诉,要求将板球列入2016年里约奥运比赛项目,但愿望一直未实现。建议所以不被接纳,是因为该项比赛持续时间太长,一场比赛要四五天,精简过的也要3个小时。如按奥运比赛模式,将16个队分成4个小组,决出名次需要100个小时,奥运比赛没时间陪它玩。

  再比如,相扑是日本国粹,不管日本怎么想,但绝对成不了奥运会比赛项目,原因是它只存在于日本,沒有比赛对手。只许男性参与,有违男女平等的奥运精神。在外人看来,两个大胖子在长宽各4·55米的场内较量,相互推推搡槡,把对方推出圈子即为胜,往往塊头大的占便宜,缺少竞技性。相扑运动员硕大的身驱是靠填鸭式催肥的。这项运动似乎跟健与美都不沾边。

  奥运奖牌热,国人上上下下都开始降温,对奥运精神也有新的领悟。有鉴于此,我们对参与项目应有所审视。有的项目,根据国情,似可暂不参加,譬如马术。这个项目看起来比的更多是马而不是人。而养一匹马,动辄数百上千万,绝对是小众运动。中国这次在里约奥运会上得了个第八名,被媒体赞为“历史性突破”,但骑手华天的经历并非普通运动员所及。

  更有人提出,中国是否考虑在适当时候向奥委会提出,女子举重应从奥运比赛项目中刪除。当然不是现在,别让人误解为我们是在赌气。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