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一件事看出维也纳人非常爱面子

2017-10-02 10:15: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国庆和中秋长假期间,定会有不少中国游客去“世界音乐之都”维也纳。入乡随俗,入国问禁,事前了解一些当地的风土人情,世风民俗,有利于增加旅游深度,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和尴尬。我多年前的旧作所记述的情况,无疑是管中窥豹,有的或已成明日黄花。抚今追昔,或许不无裨益。

  人是社会关系的综和。

  兴许是世代受艺术熏陶的缘故,维也纳人的生活格调好像比西欧一些国家的高。从凌晨到深夜,11个频道的电视节目相当健康,极少出现有伤大雅的内容;市区无数大幅商业、电影广告中,几乎看不到不堪入目的画面;也有妓女活动的红灯区,但没有巴黎和阿姆斯特丹那样赤裸裸;这里很少看见伦敦街头那种涂着花臉、将头发染得红红绿绿、梳得奇形怪状的“崩克”,也难遇到在柏林和巴黎常见的挟着酒瓶、踉跄过街的醉鬼。此地的男青年时兴留短短的有些土气的学生头,女士们的发式也趋向朴素自然。人们衣着随便较少怪里怪气。

  在步行街、教堂前和地铁出入口处,总可以看到一些独个的或三五成群的演奏者。他们凭一把提琴,一支小号,一架管风琴,只管旁若无人地吹奏出欢快或忧伤的曲调。时常有匆匆路过的行人和听众,向他们放在地上的帽子里和打开的琴匣里投进几枚硬币。这些演奏者大体分为两类。一类是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爱好者,他们为有机会在“世界音乐之都”演奏感到荣幸,在此献艺几次便远走他乡。多数人实际上是乞讨者,有当地人也有来自异囯的,他们靠在街头演奏维持生计。一位当地朋友告诉我,“在维也纳,一个人平白无故地向别人伸手,一般会遭白眼,被认为是不劳而获行为,但对街头音乐家们,人们都乐于解囊,因为他们付出了劳动,而且是高尚的劳动”。

  我曾多次问当地年长和年轻的友人:维也纳青年如今关心什么?得到最多的回答是:学一门专业,将来找个好工作。这让人想到,许多维也纳朋友对国家前景表示乐观是不无理由的,社会成员学有专长,精于职掌,无疑是社会发展十分重要的条件。

  自1905年诺贝尔奖创立以来,奥地利已有16人获医学、化学、物理、经济、和平等奖,获奖人数之多名列世界第7。

  在音乐、建筑、绘画方面,成就卓著,世所公认。

  在冶金领域长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奥地利科学家发明的“氧气顶吹炼钢法”,被誉为“划时代的贡献”,至今仍为数十个国家采用。

  有一天,年近古稀的费尔姆先生自己开车领我们访问迈尔克古城。途中,我问中国留学生、临时请来作翻译的小杨:“你们在课余和假日里是不是也勤工俭学,譬如到饭店刷盘洗碗什么的?”

  “那可不行,会被同学看不起,当地人认为这是丢面子的事”。小杨同时悄悄告诉我:“这位老先生很有地位,你没看见他的车牌号是1579”。

  她进一步解释,在维也纳,汽车牌号的大小表示车子主人地位的高低。号码越小,地位越高,总统是1号,议长2号,前20号留给政府内阁成员。普通人的车号是6位数。小楊用德语将这番话向费尔姆先生讲了一遍,老人听了只是微徵一笑,说了句“你知道的可真多”,默认了。

  当地朋友说,维也纳人很看重头衔,所有的职衔都写在名片上,别人称呼时,必须一一说出,漏一个他都不高兴。邀请我访问维也纳的主人海伦特先生讲了个笑话:“我有个朋友是教授。有一次我向他建议:为维护教授的尊严,你应该对那些不是靠真才实学弄到教授头衔的那些人予以揭露。第二天,我们的友谊就断了,因为他的教授桂冠也是用‘那些人’的手法弄到的。”

  大家都笑了。海伦特讽刺的这种现象是确实存在的。他的这番话进一步证实我听到的这一说法:那些与时代精神相悖的历史遗产,正遭到越来越多的维也纳人的鄙弃。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