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驻华大使:以色列不为伊核问题打头阵

2012-02-22 11:11: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以色列驻华大使安泰毅

  以色列是否会先发制人对伊朗核设施进行打击?随着在伊朗核问题上的国际纠纷和矛盾逐步升级,以色列的军事动向成了世界舆论猜测的新焦点。近一年多来,席卷中东阿拉伯国家的街头动荡的后果之一也让与此无关的以色列重新陷入“敌意”的包围之中。几天前,以色列多处驻外机构遭袭击成为这种敌意的外在表现。对此,以色列驻华大使安泰毅日前在接受《环球时报》独家专访时,首次明确表明以色列在伊核问题上的“红线”。


  以色列会把选择“摆上台面”


  环球时报:伊朗驻华大使萨法里日前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明了伊朗的“红线”,但他称不清楚什么是以色列的“红线”,您能告诉大家什么是以色列在伊核问题上的“红线”吗?


  安泰毅:我想在这里说清楚的是,以色列和伊朗之间不存在双边关系的问题,以色列与伊朗历史上有过悠久的合作,一直到1979年,伊朗当局才决定改变他们的政策。当前,伊朗的核计划给地区和世界带来了一个大问题,一个威胁,这不仅是以色列的问题。如果你问问伊朗周边国家的看法,你会得到同样的看法:伊朗在持续推进军事用途的核计划。以色列会通过外交努力和强硬的制裁措施来处理,如果这两种方式不能奏效,我们将采用其他方式。不过,以色列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打头阵”,因为这是一个全球问题,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来解决。


  环球时报:伊朗总统内贾德日前公开宣布伊朗在核方面取得的新成就,包括获得提炼20%纯度的高浓缩铀能力。您认为这触及了以色列的“红线”吗?


  安泰毅:这对以色列而言不是新闻,这也不是伊朗在核研发方面的“最新进展”。长期以来,伊朗一直致力于核武器的研制,伊朗在这方面非常努力。另一方面,伊朗也与国际社会保持对话,为的是争取时间。我非常高兴地看到,现在国际社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是一个威胁。伊朗成为核军事国家会给世界带来大麻烦,其中也包括中国。事实上,我非常不希望被人家问“以色列会怎么办?”因为这个问题关系世界,国际社会应当一起来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环球时报:美国《华盛顿邮报》日前称以色列已经做好准备在今后几个月攻打伊朗。对此您如何看?


  安泰毅:以色列领导人是有责任为公民提供安全保证的。我们已经把情况对国际社会说清楚了,如果国际社会不愿意负责,那么以色列会把自己的选择“摆上台面”。国际媒体对此做什么样的解读是媒体的权利。我们没有说我们要攻打伊朗,但我们希望国际社会要非常严肃地对待这个“大问题”。


  以色列在中东剧变中的最大利益是稳定


  环球时报:一年多来,伊斯兰世界发生了巨大改变。以色列周围都是伊斯兰国家,您怎么看这场剧变?


  安泰毅:我不是伊斯兰国家问题的专家。这些国家是复杂的,在非洲的伊斯兰国家和印尼以及巴基斯坦都不一样。从以色列的角度来观察,我们觉得周围的世界正在发生巨大变化。对于这些变化,我们非常关切,但我们不会干涉,无论是对埃及还是对叙利亚。对于那些国家里努力争取改变和奋斗的人们而言,我们祝他们好运。以色列在这场变化中的利益,就是希望这些国家保持稳定。我们和埃及有和平协议,我们希望新政权遵守与我们的和平协议。过去几十年,以色列与叙利亚的边界地区一直保持稳定,我们希望这种局面今后继续保持。


  环球时报:对中东伊斯兰国家今后的和平与发展,您怎么看?


  安泰毅:给阿拉伯国家提建议,我不敢当。不过,或许他们应当多看看中国,看看中国如何让国家快速发展起来。以色列在这些方面非常愿意与阿拉伯国家合作。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成堆的合作项目建议书,等待他们。以色列与周边近邻的和平希望与努力都能被看得见。


  环球时报:您认为美国的巧实力外交政策在中东地区奏效了吗?


  安泰毅:这种政策反映了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对外政策方面的一些差异。但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执政,美国在参与中东事务方面的作用是非常积极的。从这个角度上说,以色列欢迎美国在中东的介入,欢迎美国使用任何他们想用的策略。


  以中军事合作是透明的


  环球时报:今年是中以建交20周年。许多中国年轻一代对以色列印象很好。您对中以关系怎么看?


  安泰毅:不仅中国年轻一代喜欢以色列,中国其他年龄阶段的人对以色列的印象也很好。中国与以色列是彼此非常尊重的真正“老朋友”。近期以色列会邀请中国上千名优秀学生去留学,将由诺贝尔奖得主亲自为他们授课,这些学生不仅将在以色列学习课堂知识,还将直接接触以色列社会。作为以色列驻华大使,我对过去5年的工作感到十分荣幸,我在这里过得非常愉快。


  环球时报:以日前决定由国家安全部部长维勒奈接任驻华大使,您怎么看?


  安泰毅:的确如此,以色列国家安全部部长、前国防部副部长维勒奈将接替我担当驻华大使。我非常熟悉他,他曾经担任以色列副总参谋长。他来自于世界上最好的精英部队,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人,强调价值观、很聪明。我很高兴他将接替我做这个工作,进一步发展与深化中以关系。几周前,他已经对中国进行了一次访问,我和他在机场的贵宾室进行了几个小时的交谈,讲中国当前的情况与重要性,我相信,他会做得非常出色。


  环球时报:12年前,中国与以色列曾经开展过一些深度合作的技术项目,但最终被美国人给“搅黄”了。您认为未来中以会有更广阔的技术合作空间吗?


  安泰毅:坦率地说,以色列周边的环境非常复杂。以色列周边一些国家近来并未打算让情况缓和。美国是世界上唯一在历史上给予我们安全保证的国家。因此如果美国跟我们说,一些事对美国的利益有影响,我们只能接受。我们现在和中方的合作范围广泛,科学、技术、农业、教育,甚至军事。不久前,中国总参谋长陈炳德对以色列进行了非常成功的访问,以国防部长也对北京成功地进行了访问。这一切都是透明的。所以,在中国、美国和以色列的三角关系中,我看不到有什么问题和麻烦。(本报记者 魏 莱)▲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