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对谈:普京借乌危机对西方做出反击

2014-03-17 08:49: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丁原洪(左)与杨成绪(右)做客环球网分析乌克兰局势

   链接:“乌克兰局势”访谈系列之一:克里米亚大局已定,美国制裁没用

   ——“乌克兰局势”访谈系列之二

  乌克兰危机是西方策划的升级版的“颜色革命”

  丁原洪(前驻联合国瑞士比利时大使及驻欧盟代表团团长):乌克兰危机从去年11月到现在,整个形势越来越紧张,这并非偶然。过去几个月的发展进程可以简单归纳为,本来是乌克兰内部两派对这个国家今后走向(向东向西)的问题,逐渐演变成为东方和西方来争夺乌克兰的问题。多种因素酿成这次危机,所以显得错综复杂,而且很难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出路。乌克兰历史上一直是列强争夺的地方。1939年,在乌克兰西部,苏联和德国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1954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为了祝贺俄罗斯同乌克兰结盟300周年,将克里米亚作为一个礼物送给了乌克兰。因此从历史、国境来讲,乌克兰本身就不是一个很团结的国家。

  最近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批评欧盟在这次乌克兰事件上犯了严重的错误,没认识到乌克兰本身就是文化上分裂的国家。从实际情况来讲,乌克兰西部或西北部是讲乌克兰语,从事农业的人口居多;而东南部或者东部主要是俄罗斯语占多数。虽然都是斯拉夫民族,但语言不一样。双方宗教也信仰不同,西部信天主教,东部是信东正教。经济构成也不一样,东南部基本上是工业,这些工业跟当时的苏联关系十分密切,而西部主要是农业。

  2004年乌克兰发生了“颜色革命”,事件的导火索是乌克兰究竟是和欧盟签订联系国协定,还是跟俄罗斯加强经贸往来。而当下的乌克兰危机则是西方策动的又一次颜色革命,甚至可以说是升级版的。11月乌克兰发生街头示威游行后,包括欧盟外交安全政策特别代表阿什顿、美国议员在内的一些西方领导人公开到街上去鼓动反动派,给他们提供钱财,甚至还提供一些武装。因为亚努科维奇将目光转向了俄罗斯,西方想借机一举推翻亚努科维奇。2月21日,在德国、法国波兰、俄罗斯的代表撮合下,乌克兰两派力量,即亚努科维奇的人和所谓反对派曾经达成一个协议,试图通过妥协解决问题。但这个协议达成之后,反动派极右势力不同意,于是策动所谓2月21日晚上的武装镇压,以武装镇压为借口,把亚努科维奇赶跑了。但这个镇压究竟是谁干的,是需要澄清的问题。前不久,爱沙尼亚的外长打电话给欧盟的外交与安全事故特别代表阿什顿,说开枪的不是亚努科维奇这派,是反对派故意挑起的。实际上,在没有发生镇压事件之前,美国助理国务卿和美国驻乌克兰大使在通话中已经考虑了谁适合当乌克兰反对派掌权,甚至批评欧盟不够强硬,可以看出西方的介入已经十分入骨了。后来俄罗斯坚持这不算革命,政权不合法,属于武装篡权。因为按照俄罗斯的法律,议会想恢复议会总统制而不改变总统制,必须要总统来签署。

  反对派上台后,继续做了一系列错误举措,更激发了当地俄罗斯族人的反抗。他们先宣布俄罗斯语不是官方语言、各地方“去俄化”、搬倒列宁像,甚至把俄罗斯沙皇时代的抗击外国的人像都搬倒。俄罗斯族无法忍受,在这种情况下才出现了3月16日的克里米亚公投。克里米亚本来就是一个自治共和国,不承认反对派组成的临时政府。

  最近,基辛格写了一篇有关乌克兰的文章,他实际上是批评西方,说乌克兰这个国家有两种力量,绝不能说完全倒向西方,也不是完全倒向俄罗斯,应该是俄罗斯和西方沟通的桥梁。现在奥巴马政府和欧盟要逼得俄罗斯被驱逐出去,俄罗斯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对俄罗斯来讲,乌克兰的重要意义远大于西方。比如,乌克兰首都基辅,本来叫“基辅罗斯”,就是俄罗斯沙皇时的首都,而且东正教的发源地也在这里。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把俄罗斯势力排除出去?西方这个做法一方面引起了俄罗斯的极大反感,另一方面当地的老百姓也不赞成,感到受了压迫。最近施罗德也发表文章批评了欧盟。西方以为施压就解决问题,恰恰没想到普京不吃这一套,反而很强势。西方输理了。

  所以,看乌克兰问题不仅要说是乌克兰的归属问题,某种意义上更是冷战结束以后,西方借着北约和欧盟的东扩不断蚕食俄罗斯势力范围的问题。西方在俄罗斯周边国家实行所谓新干涉主义,而俄罗斯在进行一次对“颜色革命”的反击。

  杨成绪(前驻奥地利大使、前外交部西欧司副司长及政策研究室主任):美国前总统卡特的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在《大棋局》一书中说,如果俄罗斯撤掉乌克兰,它就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大的帝国。这句话也是我们最多引用的一句话,说明乌克兰对俄罗斯的重要意义。

  苏联解体之后,西方国家继续向东方推进,从未停止步伐。很早以前,北约和欧盟就吸收了东欧国家参加,后来又开始预备吸收波罗的海、立陶宛等三国。这时,德国认为如果再吸收,俄罗斯就会做出强烈反应。但在美国坚持下,北约还是吸收了波罗的海三国,当时俄罗斯做出了反应,但不够强硬。在波罗的海三国之后更接近于俄罗斯国家就是乌克兰了。而这次俄罗斯做出了强烈反应,因为乌克兰对于俄罗斯实在太重要。

  乌克兰最大的问题是经济问题

  丁原洪:现在乌克兰基本问题的复杂性在于,不管今后是加入欧盟还是跟随俄罗斯,最大的问题是经济。以前乌克兰是一个很富庶的地方,当时在苏联时期都有粮仓,而且乌克兰的军工业和其他工业在整个苏联都是很强的。从苏联解体到现在,不到20年的时间变成目前这个状况:现在乌克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欧洲排最后,甚至比邻国摩尔达维亚都少。虽然现在西方争它,俄罗斯也不肯放它,但一篇英国杂志的文章提到,他们谁也不愿意背这个包袱。乌克兰现在连工资都快发不出来了,起码要给他350亿才行。闹了半天美国才给了10亿,还是作为贷款。欧盟也拿不出那么多,只好推给IMF,但从IMF能够真正拿到钱是一个很长的过程,有很多手续和程序。如果连工资都发不了,政府根本无法维持。所以,乌克兰局势不会发生进一步大规模的军事冲突,乌克兰跟俄罗斯对抗根本不可能,包括乌克兰很多俄罗斯籍的人也不会打,西方也不敢打。

  杨成绪:现在东欧是站在欧盟的立场上,希望欧盟进一步东扩,希望乌克兰和欧盟签订联系国协议,这样他们就更有把握来对付俄罗斯。但是,大国博弈造成了乌克兰内部分歧的加剧,而且本身乌克兰两个地区的老百姓看法就不同。很重要的原因是:第一,苏联解体20多年以来,乌克兰从来没有走上一条正确道路。乌克兰的国民生产总值人均计算只有俄罗斯的1/3,而波兰是它的20倍。第二,乌克兰国内政治比较腐败,尤其是经济上的贪污腐败很严重。历来,乌克兰都是由寡头政治统治国家的。亚努科维奇过去就是一个工业集团的总裁,在乌克兰东部有很大势力,其财富是巨额的;季莫申科是个女强人,也是乌克兰最大的一个寡头之一,经营着天然气和能源集团。她财富最多时占到乌克兰国民生产总值的1/5;尤先科也有寡头的背景。而俄罗斯的寡头政治与乌克兰不同。之前俄罗斯搞“休克疗法”,也是说要走民主、自由、市场经济道路,将国营企业发股票给老百姓,然后又有人利用机会把股票收购回来,一夜间暴富,变成了寡头。但普京上台之后专门治理了这些寡头,所以相对来讲,俄罗斯寡头继续有其政治影响、有地位,但很难有人公开和国家政权、权利机构对抗的能力。乌克兰就没做到这一点。(整理 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