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对谈:苏联解体后,“冷战”没结束

2014-03-18 08:38: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链接:

  “乌克兰局势”访谈系列之一:克里米亚大局已定,美国制裁没用

  “乌克兰局势”访谈系列之二:普京借乌危机对西方做出反击

  ——“乌克兰局势”访谈系列之三

  苏联解体后,冷战并没有结束

  丁原洪(前驻联合国瑞士比利时大使及驻欧盟代表团团长):乌克兰这次危机出现之后,引出一个问题大家都在讨论,即上个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之后,究竟冷战结没结束?据我看并没有结束。为什么?记得在1989年之后,小平同志曾讲,一场冷战结束了,美国跟苏联的,另一场冷战又开始了,就是西方对社会主义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所以怎么理解这个冷战?苏联解体以后,西方并没有停止对原苏联地区的攻势,通过“双东扩”,即欧盟东扩、北约东扩,不断地把东欧国家,甚至波罗的海,全夺过去了。你说它停止了吗?而且之后还搞颜色革命。另外,从现在东北亚地区、朝鲜半岛的形势来看,冷战结束没有?这个地区连和平协定都没签,签的还是临时停战协定。

  杨成绪(前驻奥地利大使、前外交部西欧司副司长及政策研究室主任):随着1991年苏联的解体,以美苏争霸世界为标志的冷战应该说结束了,不能说这个冷战还没结束。尽管现在美俄之间有尖锐的矛盾,斗争也很激烈,有利益之争,但并不意味着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那种冷战还存在。

  丁原洪:当然,现在冷战的情况和五六十年代不一样,但是本质是一样的,就是不同国家为了利益而争斗。美苏争霸是为了自己国家,现在不是同样性质的吗?过去是美苏两个集团,但现在不能说没了集团就没有冷战。怎样叫冷战?实际上就是不同的国家,由于利益不同而进行各种争斗。“冷战”是相对于“热战”来讲的,就是没真正动刀动枪,但没有停止双方的争斗。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看法,现在还在争论。

  “新的冷战”指争夺走自己道路的权利

  杨成绪:有政治、文化、上层建筑的差异的存在,有各国治理的不同方式、不同道路的存在,它必然是有争斗的。在这种意义上,这种国与国之间的冷战依然会存在下去,这是不可否认的。

  每个国家都认为它的办法好。西方说,我的三权独立制度最好,你们为什么不用呢?你没有按照自由民主的理念来治理国家。发展中国家则认为,我过去受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剥削压迫,国力大大削弱,我现在就要改变这个状况,所以,最重要的就是根据本国情况,来摸索解决本国问题的道路。这在每个国家都经过了反复实验,中国就经过了多次实验。

  再如现在埃及发生的问题。埃及在颜色革命之后,突然穆斯林兄弟会掌权了,但接下来又说穆斯林兄弟会掌权不行了,军政权也出来要竞争总统了,埃及也在不断地摸索自己的道路过程中。

  按照发展中国家的看法,落后是过去受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剥削和侵略造成的。现在解放了,独立了,就面临着摸索道路的问题。所以,现在更多的发展中国家中,不管是中东、西亚、北非或南亚等等地区,也都在发生这些变化。按照我们中国的说法,我们要相信本国的人民,自己来寻求这个道路,自己根据自己的经验才能找到正确的道路。外国要通过各种方式渗透或收买这些国家,最后的结果都是失败。

  丁原洪:小平同志在苏联解体以后讲,一场冷战结束了,一场新的冷战又开始了,而且他说这场冷战主要针对的是社会主义和其他国家的。我是这样理解的:如果说过去美苏之间的冷战,核心是争夺世界霸权,那么,现在小平同志讲的“新的冷战”,就是来争夺自己走自己道路的权利。美国现在发动各种颜色革命,归根到底一条,就是别人必须按照他的道路走。西方总想大家按照他们的道路走,而现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包括我们中国是要按照自己的国情来寻找道路的。他就看不惯,就要搞颠覆。

  从这个意义上讲,双方争夺和冷战争斗的焦点跟过去是不一样的。过去美苏是争霸,现在的发展中国家,应该说对美国没有威胁,但他为什么到处搞颜色革命?归根到底就是要别人按照他的道路走,或者像前几年说的,按照华盛顿共识走,后来又出现了华盛顿共识与北京共识的争论。所以,我们跟美国交涉时,希望他们尊重我们的核心利益,其中包括我自己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

  小平同志对冷战的论断是公开讲的,我理解,起码他认为,所谓冷战并没有结束,美苏冷战可能是结束了,但美国或西方对社会主义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冷战又开始了。其实,不必在意怎样称呼,要看这个问题的实质。这种斗争是十分尖锐的,而且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你死我活的,包括颜色革命——你要是不走我的道路,我就把你推翻,街头造反派给你闹革命。大国可能经受得起,小的国家三搞两搞就搞掉了,但是这又不能真正解决它的问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