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三人谈:“亚洲一体化”最大障碍在日本

2014-03-28 08:48: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中欧关系”独家访谈系列之五

  不能笼而统之地把欧盟模式搬到亚洲来

  梅兆荣(中国前驻德国大使、前外交部西欧司司长):韩国时,我参加过一个研讨会,会上有人提出亚洲国家应该向欧洲学习一体化。在我看来,要学习欧洲,首先必须考虑的问题是,欧洲共同体的发展背景是什么?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欧洲的有识之士提出了一个问题,欧洲曾经出现两次世界大战,那么,应该如何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发生?上世纪50年代,法国外长提出了“煤钢联营计划”,主旨思想就是要把最重要的战略物资联合起来治理,而不能由德国一家来管理。所以,在欧共体刚开始发展的时候,是以制约德国为主导思想的。后来随着冷战开始,它们的战略思想里又加入了制约俄罗斯(当时的苏联)这一环节。那时候有三句话广为流传:把德国人的头按下去,把苏联挤出去,把美国人请进来。然而,亚洲并不存在这样的历史背景,所以不能将欧洲一体化进程与亚洲类比。

  还有一点需要指出,欧洲国家现在有24种官方语言,但它总体上的文化是统一的。亚洲国家不仅社会政治制度不一样,宗教也不一样。亚洲的日本、韩国跟中国文化比较相近,但它们毕竟有自己的体系,这和欧洲国家文化上的统一不能类比。当然,不能说我们完全没有借鉴欧盟经验的可能:欧盟通过聚合经济上的力量来减少成本,使大家共同得益;欧洲实现了货币统一,过去把欧元换成法郎或者英镑都是需要成本的,现在已经不用成本了;旅游也方便了很多,各国间没有界线,也没有签证的问题了。最近习主席召集了北京、天津、河北等地相关负责人商讨如何解决雾霾问题,也是在把各方力量结合起来,成为一个聚合力量来共同解决问题的。因此总体看来,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笼而统之地把欧盟模式搬到亚洲来,还需要多多考量。

  欧洲一体化的最大基础是德国承认二战罪行

  丁原洪(前驻联合国瑞士比利时大使及驻欧盟代表团团长):欧盟之所以能够实现一体化,取得一定成绩,是有客观原因的。欧洲跟亚洲的形势绝对不一样,欧洲一体化推进的最大基础就是德国愿意承认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罪行,愿意达到和解妥协的结果。而亚洲方面最基本的一个问题是日本根本不承认二战罪行,甚至想翻案。这样我们如何能够实现一体化?不是白日做梦吗?亚洲国家千差万别,有很发达的,有很落后的,领土也并没有连在一起,怎么实现一体化?现在东盟国家想推进一体化都行不通,因为它有内部矛盾。而且,欧盟也在反思其一体化道路走到这个程度,已经出现矛盾和问题了,下一步该怎么走还是个问题。欧债危机就是例证,各国的利益已经撮合不到一起了。虽然表面上看似是一体化,但是实际上它内部是分裂的。

  条件不成熟就一定不能搞亚洲一体化

  蔡方柏(中国前驻法国大使、现任外交笔会会长):我参加类似研讨会时,有人也提出过“欧盟一体化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的问题。我认为这个提法应该补充为“有什么经验和教训可以借鉴”,要从两个不同方面来考量。首先说经验,欧洲之所以能够一体化,最关键的是法德和解。如果没有法德签订和解条约,根本就不可能有现在的欧盟。亚洲要借鉴经验,首先日本人应该好好学习战后德国的榜样,如果日本人能做到德国这样,亚洲一体化就有希望。现在日本人不但不认罪,而且不断否定其前任领导人的承诺,这与欧洲是有极大区别的。再来说教训,这其中有两点可以借鉴:第一,要实现一体化必须是经济先行、政治再跟上。欧洲一开始先搞市场、搞农业,经济势头发展得不错,但后来欧元发生危机,就是因为缺乏政治联盟,没有稳扎稳打的基础。第二,欧盟东扩太快,一时间把10个东欧国家收入囊中。当时希腊是没有资格进欧盟的,是美国高盛公司帮它做假账才进来的,所以欧债危机中最早出现问题的就是希腊。亚洲到一定时候是应该寻求一体化,我们现在就在搞互联互通,搞自贸区等来为此铺路,但一定要稳打稳扎,条件不够绝对不能搞,一定是要水到渠成。(整理 翟亚菲;本系列至此结束)

  链接:

  大使三人谈:习近平访欧体现中国新全球战略

  大使三人谈:中欧为何交往不少,理解不够

  大使三人谈:欧洲为何难与美国平起平坐

  大使三人谈:欧洲的力量不应低估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