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义虎:台湾学运会演变成一场革命吗

2014-03-31 12:57:00 环球网 郭至君 分享
参与

  香港中评社3月31日文章 原题:反服贸消极影响何在?李义虎答中评 摘编如下:台湾学生的反服贸运动已经持续超过一周,但乱象仍然持续。随着运动的愈加激烈化,连一些台湾媒体也开始发文反问,学生们真的是在反服贸吗?针对反服贸运动所折射出的一些问题以及目前美国日本对台湾的一些动作,北京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全国高校国际政治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李义虎日前在北京接受了中评社记者的专访,就一些涉台热点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记者:反服贸运动反映出怎样的台湾政党政治问题? 

  李义虎:目前反服贸运动还没结束,它以学潮的形式出现,以“占院”作为其比较大的动作。从大陆的角度讲,反服贸运动的非理性和情绪化的导向比较严重。据我们所知,很多人对服贸协议的具体条文和具体措施并不太了解,对服贸的文本也没什么接触,而是听信了岛内若干学者和律师对反服贸的宣传或宣导,其中影响较大的是根据台湾国立大学经济系主任郑秀玲“自救宝典”编的“懒人包”。“懒人包”里列举了很多服贸协议对台湾不利的方面,比如“大陆劳工拥进台湾”等不太符合协议本身内容的导向和趋势出现,这也是一种误导性的宣传。很多学生是通过上网查阅“懒人包”来了解服贸协议的,有的参加学运的学生甚至是在“占院”几天前才看这个“懒人包”的,这就像是“隔着门缝看人”一样,这是一种失真的、失焦的认识。 

  当然,马当局在服贸的宣导上也存在一定的瑕疵,它举行了20场公听会,但学生没有积极参与,马当局也没有做到深入人心。我认为,不如当年ECFA签署时那个宣导过程做得细致,这样就容易引起大家对服贸协议的歧义甚至相反的理解。现在尽管经济部长出来讲具体的服贸协议,但已为时已晚,而且能不能抵消这种爆发的运动所产生的影响还不好说。 

  这次运动是特殊背景下发生的学潮运动,占领立法院和攻进行政院的行为容易使得管理机构瘫痪,社会失序。对比2006年的“倒扁运动”,我们发现,当年游行的100万人基本上采取广场静坐或街头游行以及讲演的方式,所以,从形式上讲,这次的反服贸运动已经超越了当年“倒扁运动”的烈度了,这会引发大陆特别是大陆学生对台湾民主的一些看法。 

  我们承认,台湾在民主方面曾经取得一定进步。但经历过“倒扁运动”、“陈水扁贪腐”以及此次的乱局,这种群众运动式的非理性方式也会让大陆民众和学生对台湾民主产生一种“负”的看法。对这次台湾学潮,大陆民众或学生更多是采取隔岸观火的态度,但这并不意味他们心中没有看法。台湾社会正面临一个如何很好地去处理民主与法制的问题,民主并不是说不要法制,民主也是有规范的,并且现代民主是建立在法制基础上的。另外,民主的界限是绝对不应搞“大民主”,即使“广场效应”和“街头斗争”也并不多是民主的常态,民主应该是有法制的、有规范的、有制度的民主,也应该是有精神和素养的民主。如果那种“占领立法院,攻进行政院”的态势再往下延续,就可能“进入总统府”了,而这很可能变成了无政府主义,这样,就容易使社会进入“霍布斯困境”,也就是非常混乱的、社会完全脱序的局面,相信多数人会认为这对于社会发展来讲是一种非常不良好的现象。 

  记者:反服贸运动对两岸关系有怎样的消极影响? 

  李义虎:服贸协议是大陆海协会和台湾海基会经过多次谈判达成的,其中已有对相关内容、条款的妥协、折冲,从项目上来看大陆让的方面多一些,其实这是对台湾经济、两岸经济的发展都有好处的。服贸协议应该是ECFA 框架下后续的一个重要安排,是顺延逻辑的正常延续。其实,现在台湾的服务业比大陆要有优势,签这样的协议大陆让利又多,对台湾是必有好处的,但它为何惧怕呢?这反映出在近年来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局面之下,台湾有些人产生出的一种不自信,总是担心在大陆崛起的情况下,台湾被矮化、被统战、被蚕食。但现在是全球化和区域整合都在加强的时期,其他经济体都在纷纷采取主动作为去加入到这些过程中。比如,从政治方面讲,中日关系不好,韩日关系也不好,但中日韩自贸区的建设还是一直在推动,去年副部长级、局长级的谈判一直在进行。 

  区域整合的发展态势就是如此,谁也不能自外于其中,台湾的反服贸运动会引起别人对它的看法,就是一种“自我的边缘化”、“经济孤立主义”,反映出在区域整合强劲趋势之下和全球化发展的态势之下,台湾部分人士的很不自信。近年来,两岸的经贸关系越来越密切和热络,每年的经贸额都大幅度的攀升,去年已经达到了1972亿美元,如此大规模的经贸关系必定要向前发展,这不是人为所能够阻止的。 

  现在,我们也逐渐看出,反服贸运动背后已闪现民进党操弄的影子,这就使得学生运动纯真的一面容易失焦。这几年,台湾有不少公民运动,但这次学潮背后,我们还是看到民进党自身反服贸的图腾在运动中时隐时现。虽然说这次运动要超越政党政治的因素,但其中还是有一些无法梳理的关系的。当年,李登辉采取的还是一个“戒急用忍”的政策性阻碍,但现在是用一种群众运动式的堵绝,其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自伤台湾经济,对台湾的前途也是很不利的。 

  记者:服贸协议若不通过,台湾是否能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李义虎:从总体上来讲,两岸服贸协议若不通过,对台湾在区域整合中的地位很不利,跟亚太经济合作机制相衔接的途径更难寻找。实际上讲,美国设置的TPP的门槛是很高的,而且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完成加入的过程,而是需要比较长的时间。而且其他的经济体包括美国、欧盟韩国东盟都主动加强和大陆的经济合作与联系,只有台湾自外于此。 

  当然,台湾的反服贸运动有政治因素在内,害怕签了服贸协议之后台湾就被大陆拴住了,害怕大陆“以商围政”的策略奏效,但这都是有些多余的考虑,把一些政治问题无限上纲了。经贸归经贸,政治归政治,虽然说在短时间之内会有一些类似反服贸运动的干扰,对两岸经贸关系产生一定影响,但从大的态势来讲,两岸经贸关系发展对台湾的经济和民生都是有利的。如果反服贸运动之后,大家沉淀一下,反覆比较,仔细考虑,再好好看看服贸协议文本本身,回归真实,就可能明白一些真的道理。而且,人们还是要明白,两岸经济关系还会按照它自身的、内在的规律去发展。 

  记者:如果服贸协议无法通过,是否会影响到两岸之间的互信? 

  李义虎:如果反服贸运动继续,一个社会运动的原理就会出现,那就是中产阶级的态度如何。我们应该观察台湾中产阶级的动向。如果台湾中产阶级支持这个运动,那就是一场翻天覆地的革命,但从现在来看,台湾的中产阶级并没有完全参与到这个运动中来,台湾也还没有发展到要革命的地步。另外,绝大部分台湾民众也不想社会失序,从而使得这场运动走向非理性的方向。 

  这几年马当局的支持率一直低迷,而且社会矛盾很多,民怨较大,需要发泄,所以正好就在反服贸运动的这个点上爆发出来。但批判归批判,台湾民众并不希望社会混乱,伤害到台湾的经济和民生。这次运动,短时间之内会导致岛内政局的一些混乱,服贸协议的过关也暂时搁置了,并且不知何时能真的通过。我们知道,服贸协议无法通过,货贸协议也就无法签署,两岸经贸关系就会受到一定影响。但试问,台湾去年和新加坡新西兰签署协议“类FTA协议”时,怎么没有拿来逐条审查?说到底,这还是反映出了民进党操弄下的一种“逢中必反”的折射。(作者是中评社记者郭至君、周雨曦)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